裁判文书详情

闫**与刘**排除妨害纠纷一案一审民事裁定书

2016.01.20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法院(2015)顺民初字第17239号

审理经过

原告闫**与被告刘**排除妨害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公开进行了审理。原告闫**及其委托代理人鲍**和付璐、被告刘**及其委托代理人卞志忠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闫*悦诉称:原告与被告东西为邻,原告居*。在原告宅基地西侧有原告一块空地。2015年9月,被告在原告这块空地西北侧建两段砖墙。为此,原告找到村委会,但调解未果。被告的行为是对原告的侵权。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要求判令:1.被告拆除在原告宅基地范围内西北侧建的院墙;2.案件受理费由被告负担。

被告辩称

被告刘**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要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原告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告宅基地西侧没有其宅基地使用范围,本案涉及到宅基地使用权权属问题,原告需要先去顺义区国土资源局就权属问题进行确认,本案争议不属于法院受理范围。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

原告闫**与被告刘**宅院东西为邻,原告居东。原告宅院内有北房6间,东西厢房各2间,建有东、南、西三面院墙,开南门进出。被告宅院有两排房屋,以宅院中间砖墙和门为界分前后院,前院有东、西厢房各2间,后院有东、西厢房各3间,建有南、西院墙,开南门进出。

原告涉诉宅基地登记在黄*(已故)名下,黄*系原告之夫。根据黄*名下《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记载,宅基地东西宽18.3米,南北长20.4米。被告涉诉宅基地登记在被告名下。根据其《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记载,宅基地北端东西宽15.14米,南端东西宽8.3米,南北总长44.05米。

经本院现场勘验:自原告北房后檐墙东北角至其西北角之间距离为16.64米。原告北房东山墙基部有0.04米磉石,该磉石以东有0.9米的水泥护坡。原告北房后檐墙与其北邻间有一空隙,东口宽0.76米,中间宽0.51米,西口宽1.26米。原告西厢房西山墙外墙皮超出其北房西山墙外墙皮之东西距离为0.49米。自原告北房后檐墙外墙皮西北角,沿着其西山墙向南至其西厢房北墙外墙皮之间的距离为7.88米。自其西厢房北墙外墙皮西北角至其南院墙外墙皮之间的距离为11.36米。自原告北房后檐墙外墙皮东北角至其南院墙外墙皮东南角之间的距离为20米。原告宅院西墙与被告宅院东墙有一空隙,自原告北房西山墙外墙皮至被告宅院北数第二排房屋东山墙外墙皮之间距离为1.8米。自被告北数第一排北房后檐墙外墙皮至其北数第二排房屋后檐墙外墙皮之间的距离为24.58米。从被告宅院前院东厢房南山墙向南垒有一南北长1.11米、高2.65米的二四墙,从被告宅院北数第二排房屋东山墙东北角位置向东垒有一东西长1.14米、高2.65米的砖墙,此两段砖墙交接成“L”型,即本案涉诉砖墙。该涉诉砖墙上部为一高度0.12米的三七墙,下部为二四墙。该涉诉砖墙距离原告北房西山墙外墙皮0.72米,其南端位置与原告北房后檐墙外墙皮相齐。自被告北数第二排房屋后檐墙东北角到涉诉“L”型砖墙北外墙皮的距离为0.26米,自被告前院东厢房西墙外墙皮西南角到涉诉“L”型砖墙西外墙皮的距离为0.24米。自被告宅院西院墙西外墙皮至涉诉“L”型砖墙东外墙皮的距离为10.47米。

审理中,原告称,宅院现由原告居住使用,宅院以东并无其宅基地范围,其宅院以西还有1.8米范围直至被告北数第二排房屋东山墙外墙皮处;故被告2015年10月建造的涉诉“L”形砖墙侵犯了原告的宅基地使用权。被告认可涉诉“L”形砖墙建造时间,但不认可其侵犯原告宅基地使用权,认为自己的宅基地东边有1.8米范围直至原告北房西山墙外墙皮处,且原告宅院以东的散水护坡也应该是原告宅基地范围。

上述事实,有双方《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勘验笔录、照片、村委会证明和庭审笔录等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

本案焦点在于被告所建涉诉砖墙是否侵占原告宅基地。根据现场勘验情况与双方《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相比较后存在宅基地界限模糊,具体而言有两个问题:1.根据现场勘验,原告宅院以东尚有0.9米水泥护坡,其宅院以东是否有原告的宅基地范围;2.被告《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上南北只标注总长,并未标注分段南北长度,致使争议位置界限不清。双方宅基地之争议实属宅基地界限不清,应属土地使用权争议。根据法律规定,该争议不属于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

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四)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闫文悦的起诉。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一六年一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