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赵**与贵阳市观**村民委员会土地承包经营权确认纠纷一案一审民事裁定书

2015.12.17贵阳市观山湖区人民法院(2015)筑观法民初字第2162号

审理经过

原告赵**诉被告麦**委会土地承包经营权确认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11月27日与本院(2015)筑观法民初字第**等31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原告委托代理人关*,被告法定代表人魏先会以及委托代理人班世贤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赵**诉称:原告系麦乃村八组村民,耕种有位于麦乃村茶山煤矿河边坝稻田共2.5亩,1995年起由于富宏煤矿采煤导致该片耕地地面下沉至今无法耕种,2007年12月30日经贵州地质工程勘查院进行技术鉴定分析,2.5亩稻田系富宏煤矿采矿导致,为此原告多次向政府有关部门反映,2011年10月21日,受原贵阳市**委员会的委托,贵州省国土资源厅贵阳国家**国土资源分局委托贵州省地矿建设工程施工公司对富宏煤矿矿区及采矿影响范围进行地质灾害排查,并作出《乌当**宏煤矿地质灾害排查报告》,该报告指明地面塌陷19处、地裂缝2处、水位下降水井4处、储水效果变差水田13处、房屋变形910户。为此,朱**于2014年4月21日主持召开处理富宏煤矿与麦乃村地质灾害专题会议,议定由富宏煤矿支付给麦乃村由煤矿开采造成的房屋、沟渠、土地、水井、塌陷等地质灾害补偿款1060万元整,对于该补偿款,麦乃村虽多次召开村民会议,但在原告未同意的情况下,草率作出分配方案,对原告耕种的2.5亩土地未予补偿。综上,贵州地质勘查院及贵州地矿建设工程施工公司的地质灾害排查报告中已明确原告的2.5亩土地中的河边坝田出现一个塌陷坑及该片土地下沉无法耕种,而被告领取补偿款1060万元后,未将原告耕种受损的土地补偿款37500元分配给原告,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被告支付富宏煤矿补偿原告的地质灾害补偿款人民币37500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

被告麦*村委会辩称:一、村委会不应该对原告等32户农户的土地进行补偿,因为这幅土地非补偿范围。1、原告以土地被损坏为由,要求村委会承担土地补偿责任,没有任何依据,村委会与富宏煤厂(金*)协调的1060万元的地质灾害补偿款,是以2011年9-10月,由贵州省地矿建设施工公司调查的排查报告为依据来协商处理的,甚至是捆绑式的。2、在与富宏煤厂(金*)达成共识后,村委会就反复召开村支两委会议研究讨论,最终统一意见,这笔地质灾害补偿款主要是以全村老百姓的住房补偿为主,其次就是根据富宏煤厂一直以来承认的,污水灌溉及污水灌溉的土地,从1990年至2006年以来补偿有青苗费名单为准。按2011年的市场粮价进行一次性补偿十年终止,历年来补偿的9幅田标准,是按1990年及2006年各幅田的补偿标准来补偿。所以,原告等户所诉讼的土地补偿没有任何补偿依据。3、排查报告上虽然调查麦*村辖区稻田耕地大小13幅不同程度受损,但事实上只有9幅田有足够的补偿依据,不同程度的塌陷坑19个,地裂缝2处、水位下降水井4个等,不同程度受损房屋910户(栋)。结合以上不同程度受损的情况,根据我村的实际出发,因势利导,我村委会按照村民组织法的相关规定,村民委员会是自治组织、自治管理的原则,就多次召开村两委会议讨论研究决定,由党员、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并表决通过,只补偿排查报告上3-3表房屋910户(栋)及1990年至2006年以来由富**矿(金*)一直补偿青苗费的9幅田,给予青苗费一次性补偿十年终止的方案,其他受损的不管是土地、沟渠、水井、塌陷坑都不补偿。经过10天的公示期,未收到任何村民的不良反映后,才进行实施的。

二、村委会处理1060万元补偿款的补偿方案和依据。1、处理方案主要是以2011年的排查报告来进行的,一是主要解决910户(栋)的房屋,二是历年来每年都得到富宏煤厂(金*)补偿9幅田的补偿为依据进行补偿,如果按原告诉讼的土地来补偿,排查报告上调查的13幅不同程度受损的土地,怎样来补偿,不要说一个小小的村委会,就是找到省、市、区有关部门都无法解决,因为没有任何补偿依据。水井、沟渠、塌陷坑都是在全村辖区范围内,有的在集体荒山上、有的在路上,有的在个人的承包地上,像这种情况是无法解决的。根据这种无法解决的实情,村两委多次召开会议讨论,最后作出这种解决方案,此种处理方案是根据村民组织法规定,提交党员、村民代表大会讨论表决通过后,并进行公示,公示期未收到任何异议,报上级政府同意后才进行的。

原告等32户村民中,有几户是村民代表,并全程参与了本村分配方案的讨论和表决,有意见建议应在在讨论、表决特别是公示期间提出,便于及时解决,而不是等到每家都领取了房屋补偿款,有的还领取了1-3户(栋)的房屋补偿,并且有部分农户还是历年来9幅田青苗补偿名单中的农户,已领取了一次性补偿十年终止的补偿款;在2014年6月把房屋、青苗补偿款领到后,其中几户村民代表领头组织到区、市、省进行上访,经区、市信访局多次到我村委会提取1060万元的处理资料,经过多方面核实后,终止了他们的上访。

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村民代表会议是村民委员会实行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有效形式,麦**委会是公平、公正、公开、合情、合理、合法分配该笔补偿款的,原告等人没有任何法律和事实依据,起诉显系滥用诉权,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从上世纪90年代起,因贵**西煤矿(后为富宏煤矿)的采矿作业,导致朱昌镇麦乃村各村民组的大量土地、农田、房屋、部分水井等不同程度遭受地质损害。1990年9月15日,朱昌镇政府、麦乃村、金西煤矿共同签订了一份《青苗补偿协议书》,对麦乃村受损土地、农田的补偿标准进行明确,确定了补偿面积为125.8亩,补偿价格为国家当年粮价,补偿总金额合计22242.88元。2006年12月14日,贵**西煤矿和麦乃**员会又签订了一份《2006年农田赔偿协议书》,再次对农田塌陷、灌溉等损失的补偿范围及补偿标准进行了约定。

为明确麦乃村受损的实际情况,经贵阳市**委员会委托,2011年10月21日,贵州省国土资源厅贵阳国家**国土资源分局委托贵州省地矿建设工程施工公司对富宏煤矿矿区及采矿影响范围进行地质灾害排查,2012年2月,贵州省地矿建设工程施工公司制作《乌当**宏煤矿地质灾害排查报告》,载明麦乃村因富宏煤矿的采矿影响导致的损失有地面塌陷19处、地裂缝2处、水位下降水井4处、蓄水效果变差水田13处(表3-1、表3-2)以及房屋开裂、变形910户、栋(表3-3),原告等人所承包的土地范围内有一处白沙大田塌陷坑,白沙大田蓄水能力变差的水田共120亩。

麦**委会还曾制作《地质灾害农田及水利设施调查情况汇报》,载明麦*村范围内井泉、塌陷坑、沟渠共计二十二处数百亩土地受损情况,其中原告所在磅房1幅田面积共74.36亩,涉及六、七、八村民组。2009年12月10日,麦**委会曾向各相关部门反映麦*村六、七、八村民组耕种管理的位于茶山煤矿磅房上下稻田共计74.36亩,因金西煤矿茶山井工人采煤活动导致地表下沉塌陷,因责任方不予答复,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

2014年4月21日,观山**镇党委印发(2014)6号《麦乃村与富宏煤矿地质灾害纠纷协调会专题会议纪要》,载明2014年4月21日,经区、镇领导主持,镇相关部门人员、富宏煤矿相关负责人、麦**两委成员及涉及村民组组长参加会议,共同协商解决地质灾害问题,形成会议纪要内容有:1、富宏煤矿支付1060万元给麦乃村解决因煤矿开采造成的房屋、沟渠、土地、青苗补偿、水井、塌陷坑等地址灾害问题(以2011年富宏煤矿地质灾害排查报告范围为准);2、朱昌镇政府协调区相关部门将补偿款1个月内力争拨付到位,于2014年5月30日前兑现给农户;3、煤矿支付补偿款后,麦乃村与富宏煤矿之间地质灾害等纠纷一次性处理完毕,麦乃村村民不得以任何理由向煤矿方及各级政府提出任何补偿要求。

2014年4月22日,麦乃村委会两委人员召开会议,讨论地质灾害补偿款分配方案,形成《麦乃村地质灾害补偿分配方案》(初步),内容为:1、分配总额1060万元,2、青苗补偿费约980917元,以历年来分配方案一次性领取十年的青苗补偿费终止,按9幅田土等补偿对象,计约155亩,按2011年的标准补偿,3、房屋补偿9611083元,以《乌当区朱昌镇富宏煤厂地质灾害排查报告》中表3-3《房屋变形特征统计表》为依据,共计约911个标号,每个编号补偿约10561.63元,讨论决定实发每个编号(户、栋)发放10560元,4、此初步分配方案提交村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

2014年4月23日,麦乃村召开村全体党员、村民代表大会,讨论上述分配方案,最终上述《麦乃村地质灾害补偿分配方案》(初步)获得大多数人表决同意通过。

2014年5月8日,麦乃村对上述分配方案中确定的补偿人员名单、金额进行公示,公示时注明,公示期为10天,各农户在公示期对分配方案或数据有异议的,在公示期内向麦**委会反映,如果在公示期内没有接到任何反映,作无异议处理。后按照上述分配方案,麦乃村于2014年6月6日通过银行发放的形式将补偿款发放给村民,原告等人均已实际领取。

2014年4月24日,原告等户到朱**人民政府信访办反映,要求将麦乃村六、七、八组74.36亩土地纳入富宏煤矿与麦乃村达成一次性支付1060万元处理麦乃村地质灾害遗留问题赔偿范围,朱**人民政府于2014年5月27日作出《关于麦乃村六、七、八组唐**等村民要求将该组74.36亩土地纳入富宏煤矿一次性处理麦乃村地质灾害遗留问题1060万元赔偿款赔偿范围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认为在2011年的地质灾害排查报告中,没有原告等人反映的74.36亩土地受损的排查情况,只有该幅土地中“白沙大田”出现一个塌陷坑,这个塌陷坑属于排查报告中19个塌陷坑之一。麦乃村经过召开村民代表会议多次研究,并通过全村党员、村民代表大会一致同意后决定,该笔款项首先用于补偿一直领取富宏煤矿青苗补偿费的农户,剩余款项将以2011年地质灾害排查报告结论为依据,结合排查报告3-3表中受损农户的名字平均分配;其他土地和属于集体部分的沟渠、水井、塌陷坑等不再进行补偿。该决定是恰当的,对原告等人提出的要求不予支持。同时指出如对答复意见不服,可自收到本答复意见之日起30日内向观山湖区信访局申请复查。

后原告等人对朱**人民政府的答复意见不服,向观山湖区人民政府申请复查,贵阳市观山湖区人民政府于2014年9月25日作出《观山湖区人民政府关于朱**麦乃村六、七、八组唐**等村民信访事项的复查意见》,认为村民代表会议是村民委员会实行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一种有效形式,麦乃村为公平、公正分配该笔补偿款,召开村民代表会议,并通过村民代表会议表决决定的分配方案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且信访人唐**等人也领取了相应的补偿款项,故维持朱**人民政府答复意见。同时指出,如不服本复查意见,可自收到本复查意见之日起三十日内向贵阳市人民政府书面提出复核申请,逾期不提出复核申请的,本复查意见即为该信访事项的终结性意见。

后原告等人不服上述复查意见,向贵阳市人民政府申请复核,贵阳市人民政府于2014年12月25日作出《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对唐**等人信访事项的复核意见》,未直接明确具体意见,而是建议原告等人与麦乃**员会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解决“茶山磅房上下幅(河沙坝)、白沙大田责任地74.36亩责任地的损害”赔偿问题。同时,指出本复核意见为信访终结意见。

后原告对上述复核意见仍不服,遂向本院提起民事诉讼并提出如前诉请。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当事人身份证明,《青苗补偿协议书》,《2006年农田赔偿协议书》,《乌当**宏煤矿地质灾害排查报告》,《地质灾害农田及水利设施调查情况汇报》,《麦乃村与富宏煤矿地质灾害纠纷协调会专题会议纪要》,麦乃村会议纪要两份,《麦乃村地质灾害补偿分配方案》(初步),公示照片,朱**人民政府《关于麦乃村六、七、八组唐**等村民要求将该组74.36亩土地纳入富宏煤矿一次性处理麦乃村地质灾害遗留问题1060万元赔偿款赔偿范围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观山湖区人民政府关于朱**麦乃村六、七、八组唐**等村民信访事项的复查意见》,《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对唐**等人信访事项的复核意见》等证据在卷佐证,亦经庭审举证、质证核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村民委员会是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村民委员会向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负责并报告工作。涉及村民利益的下列事项,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方可办理:(一)本村享受误工补贴的人员及补贴标准;(二)从村集体经济所得收益的使用;(三)本村公益事业的兴办和筹资筹劳方案及建设承包方案;(四)土地承包经营方案;(五)村集体经济项目的立项、承包方案;(六)宅基地的使用方案;(七)征地补偿费的使用、分配方案;(八)以借贷、租赁或者其他方式处分集体财产;(九)村民会议认为应当由村民会议讨论决定的涉及村民利益的其他事项。村民会议可以授权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决定前款规定的事项。人数较多或者居住分散的村,可以设立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决定村民会议授权的事项。

本案中,因富宏煤矿(金西煤矿)的开采行为,导致麦乃村受损的区域遍布全村多个村民组,造成塌陷坑19个、地裂缝2处、水位下降水井4个、蓄水效果变差水田13处、不同程度受损房屋910户(栋)等地质灾害,而在朱昌镇人民政府的主持下,麦乃村与富宏煤矿达成的赔偿方案,是按照上述所有受损情形总计赔偿1060万,并未具体分列单项赔偿标准,此种情况下,对涉及全村村民利益的补偿费如何分配,显然应由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讨论决定,属于村民自治的范围。被告麦乃村委会对于该笔补偿费的分配,经村两委成员讨论决定了初步的分配方案,将该分配方案经村民代表会议讨论获得通过,最终实施,其行为并未违反宪法、法律、法规规定,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村民自治”的法律精神。

村民自治的事项,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第三款“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以及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的决定不得与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相抵触,不得有侵犯村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合法财产权利的内容。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以及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的决定违反前款规定的,由乡、民族乡、镇的人民政府责令改正。”的规定,并非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同时,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三十六条“村民委员会或者村民委员会成员作出的决定侵害村民合法权益的,受侵害的村民可以申请人民法院予以撤销,责任人依法承担法律责任。”的规定,村民委员会或者村民委员会成员作出的决定侵害村民合法权益的,受侵害的村民可以向法院提起撤销之诉,但本案中,对富**矿支付的补偿款的分配,并非麦**委会或者某个村委会成员自行作出的决定,而系经村民代表会议讨论表决通过的全村集体意志的体现(原告等人也认可召开了多次村民会议),则原告等人以村民会议讨论通过的分配方案未对其受损土地进行补偿为由要求被告麦**委会承担给付责任亦与法律规定的民事诉讼受理范围不符。

需要指出的是,原告等人主张受损的土地,位于19个塌陷坑中的一处,蓄水能力变差的稻田,则属于13处蓄水效果变差的水田中的一幅,在赔偿总额1060万元不变、全村村民包括原告等人已按照村民代表会议通过的分配方案领取补偿款的情况下,再要求被告麦*村委会按照原告诉请的标准支付土地、稻田的损失,资金来源如何确定?其他18处塌陷坑涉及土地、12处蓄水效果变差水田的损失是否亦应按照此标准进行补偿?全村高达910户、栋受损的房屋又应按照何种标准补偿?原告诉请的补偿款项,首先不应由被告麦*村委会承担给付责任,其次若其主张得以实现,则必然需将全村村民已领取的补偿款全部收回以进行重新分配,需对19处塌陷坑涉及土地、13处蓄水效果变差水田及910户、栋受损房屋重新确定补偿标准,如此则涉及全村集体成员利益,须经麦*村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集体讨论决定,亦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七条第二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四款以及《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立案后发现不符合起诉条件或者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规定情形的,裁定驳回起诉。”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赵**的起诉。

预收案件受理费369元,退还原告赵**。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贵州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