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王**与黄**、百色市**道办事处大同村某村民小组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12.30百色市右江区人民法院(2015)右民一初字第1247号

审理经过

原告王**诉被告黄**、百色市**道办事处大同村某村民小组(以下简称龙景街道办大同村八组)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6月30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邹**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8月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书记员王**担任法庭记录。原告王**及其委托代理人郑**,被告黄**及其委托代理人黄**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龙景街道办大同村八组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依法缺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王**诉称,2012年期间,因百色城市建房需要,右江区国土资源管理局征用原告所在的右江区龙*街道办事处大同村冻底屯征用农田和耕地,原告家除了被征用0.8亩农田之外(农田征收补偿款已另案诉讼得款),还被征用了耕地1.296亩,在发放征地补偿款时,因原告家庭耕地种植权利产生纠纷,右江区国土资源管理局没有把耕地的征地补偿款转给原告,而是暂留在该局,被告黄**知悉后,就以被告龙*街道办大同村八组组长的身份书面要求右江区国土资源管理局把原告应得的征地补偿款转到被告龙*街道办大同村八组账号上,并承诺待原告家庭纠纷解决后就发放,该款转到被告龙*街道办大同村八组账上后,被告黄**为了达到侵占原告该征地款的目的,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制作征地补偿费分配表时,把原告户下的1.296亩耕地中的0.63亩面积写在黄**(原告丈夫黄**与前妻所生之子)名下,而原告丈夫黄**(已故)名下只有0.2668亩,因此,被告黄**侵占了原告的耕地补偿款53884.88元,更为严重地是,被告黄**在侵占了原告的耕地补偿款后,还把原告丈夫黄**名下的0.2668亩耕地补偿款33259.02元也占为已有,由于被告黄**把原告被征用的1.296亩耕地中的0.3992亩写在其名下,后来被告龙*街道办大同村八组在分配田征用补偿款时,被告黄**又侵占了原告的该田*补偿款4121.90元。原告认为,国家征用原告家庭的承包耕地,依法应得到补偿,但被告黄**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占原告的补偿款,被告龙*街道办大同村八组在明知黄**侵占了原告的补偿款而不制止,反而还给予协助,两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合法财产应承担侵权责任,为此,请求法院判令被告黄**退回所侵占原告的原告支付耕地补偿款83022元、田*补偿款4121.90元以及利息7985元,由被告龙*街道办大同村八组负连带偿还责任。

原告王**对其陈述事实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有:原代:原告提供证据如下:1、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原告主体适格;

2、报告,证明原告为此事向上级领导反映情况;3、情况汇报,证明龙**办事处查明原告家庭被征地的事实;4、结婚证、户口簿,证明原告与原户主黄**的关系;5、农业承包合同书,证明原告与被告有土地承包合同关系;6、死亡证明,证明原户主黄**死亡的事实;7、户口簿(王某县),证明现有户主的情况;8、(2012)右民一初字第259号民事判决书,证明原告有权耕种承包地;9、征地款发放表,证明被告分配征地补偿款的情况;10、承诺书,证明被告黄**作出承诺但并未履行,且对征用土地和款项,当时国土局是因为原告家庭成员纠纷而暂扣,被告黄**作出承诺后才放发到被告八组;11、(2014)右民一初字第444号民事裁定书,证明原告前次诉讼已撤回。12、(2014)右民一初字第1180号民事判决书,证明原告的主体适格,且原告名下的水田地原告取得征地款的事实;13、(2014)百中民一终字第781号民事判决书,和证据12的证明内容一样。14、兄弟分地证明书,证实2009年,原告丈夫家庭四兄弟对家庭承包地进行分配,原告丈夫分得四块地的事实。

被告辩称

被告黄某华辩称,1、本屯各家庭成员承包地情况,本组承包地以1996年《百色市农业承包合同书》为准,含有水田和旱地;其中村里对旱地的分配如下:劳动力的分得0.6亩,1982年以前出生的小孩(指没有劳动力)分得0.3亩,组里一直沿用该承包合同书至今;旱地从未做过调整。而原告承包的旱地为0.961亩,其中黄**(曾用名黄某荣,系原告王**的丈夫)分得0.6亩;其子黄**分得0.3亩,因此,该承包合同书中黄**一家有旱地0.961亩。原告王**嫁给黄**后,并未分得土地,仍对该地块继续耕种。2、原告被征用的旱地情况,在前两期的征地过程中,2008年第一期原告一家被征用的旱地0.662亩;2011年第二期被征用的0.177亩;共0.839亩,前两期征地补偿款原告已领取。被征用土地已大大超出原告一家旱地0.6亩,而超出部分实际包含黄**的部分,第三期征地时原告已没有旱地可征用,何来土地征用补偿款?因此,本案诉争的承包地并不包含原告的土地,所得土地征用补偿款被告没有理由分给原告。综述,原告的诉请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黄*华为其辩解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有:1、证明,证实1982年分旱地到户按劳动力即大人0.6亩,小孩和老人分得0.3亩的事实;2、农业承包合同书,证明原告一家分得0.9亩旱地的事实;3、证明、银行进账单,证明原告第一、二期征地补偿款已领取的事实,第一、二期原告领取款项为0.839亩征地款,已超出其0.6亩旱地的范围;4、第三期征地补偿款分配及明细表,证明第三期征地没有原告承包地的事实;5、农业承包合同书(黄*华),证明被告黄*华旱地有1.887亩的事实(其中其三个妹妹共有1.2亩登记在其名下);6、原、被告家庭第三期征地补偿分配,证明原、被告家庭第三期征地补偿款分配情况;7、余下征地款83000元分发情况,证明83000元已分给三个妹妹和母亲的事实。

本院查明

经过开庭质证,原告王**对被告黄**提供的证据1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对证据2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对证据3没有异议;对证据4有异议,不予认可;对证据5有异议,与本案无关;对证据6有异议,不予认可;对证据7有异议,不予认可。本院对原告王**经质证无异议的证据3予以确认;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2、4、5、6、7未能佐证其答辩的事实,故对证据的证明力不予确认。

被告黄**对原告王**提供的证据1没有异议;对证据2真实性、合法性有异议,是原告单方面的报告,对该内容不予认可,只能说明是争议地,不能证明原告耕地被征地;对证据3没有异议;对证据4没有异议,里面记载黄**的旱地亩数;对证据5有异议,与本案无关;对证据6有异议,与本案无关;对证据7有异议,与本案无关;对证据8没有异议,但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对证据9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对证据10没有异议,但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不具有法律效力,证明有争议的事实;对证据11有异议,与本案无关;对证据12、13有异议,与本案无关;对证据14有异议,不予认可。本院对被告经质证无异议的证据1、3、4予以认定;对原告提供的证据2、5、6、7、9、10、14符合客观事实,故对证据的证明力予以确认;对证据8、11、12、13法律文书无需再举证证明。

被告龙*街道办大同村八组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视为其已放弃质证的权利。

综合全案证据,本院确认以下法律事实:1977年9月10日黄**与李**登记结婚,1980年7月3日生育儿子黄**(曾**)、1981年12月29日生育女儿黄**。

1996年百色市**道办事处大同村某村民小组对责任田调整分配,1996年1月1日,某村民小组(甲方)与黄**(乙方)签订了《农业承包合同书》,合同约定,甲方将集体所有的山林、果园、田、地鱼塘等发包给乙方经营(具体承包项目、面积及承包金等详见附表);承包年限30年,即从1996年1月1日起至2025年12月31日止,……。林果场、耕地、专业承包项目表:承包类别水田面积1.325亩;旱地面积0.961亩。

2008年黄**在进城大道扩建工程征地中,被征土地0.662亩,得土地补偿费、青苗补偿费42235.60元。

2000年3月31日黄**与李**离婚,黄**分得0.6亩,李**分得0.6亩,儿子黄**分得0.3亩。

2011年1月18日黄**因病去世。2011年9月9日王某县承包户在位于右**民医院新住院大楼征地0.177亩,领取土地补偿费、青苗补偿费21356.06元。

2011年10月31日,被告龙*街道办大同村八组按本组被征用土地农户及征地面积等制作分配方案,黄**从黄**一户中拿出的1亩土地中被征收0.51亩,分得征地补偿款68953.44元,王某县一户被征收0.808亩水田,分得征地补偿款109243.87元。

2012年,被告龙*街道办大同村八组在本组公布被征用土地农户及征地面积、金额名单,其中:第39名黄**,被征土地面积0.2668亩、补偿金额:33259.02元,田*补偿款1651元;第40名黄**被征土地面积0.63亩、补偿金额:78535.17元,田*补偿款3899元。2012年6月6日被告黄**在出具给右江区国土资源局的“承诺书”中载明:“根据城市建设需要,右江区政府已征用了龙*街道办事处大同村冻底屯某小组的土地,因本屯的村民王**、黄**与黄**对已被征用的四块土地计1.296亩存在家庭争议,现本人承诺所争议的1.296亩土地补偿款划入大同村冻底屯某组集体账户中,待争议调解清楚后方进行划分到纠纷户。特此承诺,承诺人黄**签名捺手印”。右江区国土资源局已将该征地补偿费用转付到大同村冻底屯某组集体账户。由于被告龙*街道办大同村八组事后没有将该耕地补偿费、田*补偿费支付给原告而成诉。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原告主张被告支付征地补偿费有何事实和法律依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六条“承包方享有下列权利:(二)承包地被依法征用、占用的,有权依法获得相应的补偿。”的规定,在本案中,原告主张国家征用其耕土面积0.666亩,应得补偿费83022元、田*补偿款4121.90元。但被告黄某华辩称,原告一户在前两期被征用的土地已超出其一家所承包的田地,本次已没有承包地被征,因此不得分配征地款。本院认为,征地补偿款系国家因建设需要在征收农村村民的土地之后给失地农民进行安置再生产的补偿,本案中涉及的征地补偿款以户为单位补偿给被征收土地的户主王某县,现原告请求被告给付耕地补偿款、田*补偿款的理由,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但其主张被征用的土地面积及补偿数额与实际被征用之面积、补偿款项不符,故应当以被告龙景街道办大同村八组集体公布的征地分配表为准,即原告家庭户被征土地面积0.2668亩、补偿金额:33259.02元,田*补偿款1651元。对被告的抗辩理由,本院不予采纳。对原告主张被告支付延期给付征地款的利息,由于法无明文规定,故本院不予支持。被告龙景街道办大同村八组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亦未提出书面答辩意见,视为其自动放弃法律所赋予的答辩、质证、反驳等诉讼权利,因此,所导致的法律后果应由其自负。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六条第(二)项、《最**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二十四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

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百**街道办事处大同村某村民小组、黄**给付原告王某县征收耕地补偿款33259.02元、田*补偿款4121.90元;

二、驳回原告王**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280元,减半收取1140元,由被告百**街道办事处大同村某村民小组、黄**负担。

上述债务,义务人应于本案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完毕,逾期则应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权利人可在本案生效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最后一日起二年内,向本院申请执行。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百色**民法院。并于上诉期届满之日起七日内预交上诉费(户名:待结算财政款项——法院诉讼费专户,帐号:6097,开户行:农**分行营业部)。逾期不交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