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马**与石家**区燕都金地城社区卫生服务站、石家庄**有限公司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4.03.10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石民二终字第00122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马**与被上诉人石家庄市新华区燕都金地城社区卫生服务站(以下简称卫生服务站)、石家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物业公司)生命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石家庄市新华区人民法院(2012)新民三初字第32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原告与死者杨**夫妻关系。杨*因头痛恶心、呕吐于2012年4月20日19日40日分到卫生服务站就诊,出诊为高血压,伴颅压升高,接诊医生建议患者先到医院进行检查,但患者表示先对症治疗症状减轻后再去做检查,于是,晚8时左右予以20%甘露醇250ml静点,庭审中被告卫生服务站称死者杨*液体输至剩1/5时患者要小便,接诊医生建议就在输液区用便壶,患者不好意思,坚持要去厕所,医生问他是否能行?他坚持说可以。医生便安排护士(女)举着输液瓶送他如厕,到了厕所,患者拒绝护士入内,护士就在厕所外等候,听到“扑通”响声后,护士进厕发现患者倒在地上,随叫医生积极抢救并呼叫“120”送进河北**二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杨*死后,卫生服务站与其亲属马**共同委托河北医**定中心进行尸检,冀医法(2012)病鉴字第66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杨**颅脑损伤致蛛网膜下腔出血死亡。尸检费7000元由社区卫生服务站先行垫付,原告方对尸检费无异议。

另查死者杨*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为原告马**(系死者配偶)。女儿杨*,父亲杨**,母亲米**。经询问杨*、杨**、米**均同意以马**的名义进行诉讼,继承人之间关于诉讼结果自行协商处理。原告马**放弃关于杨*的死亡是否与被告卫生服务站医疗行为存在因果关系的进行司法鉴定。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认为,公民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公民的生命权、健康权受到损害后提出的诉讼请求或反驳对方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理由应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死者杨*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自己应该可以意识到行为的后果,并对自己的行为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杨*为本小区居民,对周围环境应该比较熟悉,其病情不属于特别护理的级别,况且被告卫生服务站医疗服务和基本设施不可能存在较高水准。原告马**放弃关于杨*的死因是否与被告卫生服务站医疗行为存在因果关系的鉴定,综合原、被告提交的证据,原审法院仍无法查明和认定被告卫生服务站医疗行为存在过错,也不能证明被告物业公司存在侵权责任,因此原告的诉求于法无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判决,一、被告石家庄市新华区燕都金地城社区卫生服务站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补偿原告马**人民币23000元(扣除已垫付的尸检费7000元);二、被告石**务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补偿原告马**人民币10000元;三、驳回原告马**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7864元,由原告马**负担4864元,被告石家庄市新华区燕都金地城社区卫生服务站负担1500元,被告石**务有限公司负担1500元。

上诉人诉称

判后,上诉人马**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上诉理由为:一、一审判决在程序上有不当之处;二、一审法院对案由定性错误,一审法院将本案定性为“生命健康权纠纷”,根据《最**法院关于引发修改后的《民事案件案由规定》的通知》本案理应属于“医疗服务合同纠纷”。三、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患者接受医院服务期间发生的纠纷符合《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条规定,同时《民法通则》属于普通法,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属于特别法,基于“特别法优于普通法”的法律适用原则,本案应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四、一审判决举证责任分配不当,直至结果失当。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经审理查明,二审认定的事实与原审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上诉人马**之夫杨*因病去被上诉人石家庄市新华区燕都金地社区卫生服务站就诊,后在该站厕所摔倒,因抢救无效死亡。经河北医**定中心尸检,杨*系颅脑损伤致蛛网膜下腔出血死亡。被上诉人卫生服务站已尽到相应的护理义务,该站医疗行为与杨*死亡之间并不存在因果关系,其医疗行为并不存在过错。一审判决让该站适当给予补偿已考虑到患者就诊的各种因素,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卫生服务站承担437581元赔偿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7864元,予以免交。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三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