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张**与张**、张**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3.07.17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唐民四终字第424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张**、张**、毛**因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人民法院(2012)丰民初字第252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11年12月4日下午,原告张**与被告张**、被告张**、被告张**四个人在街上追逐玩耍,后四个人都捡起树枝互相抡舞,在这个过程中,张**追逐张**时二人相互抡动的树枝碰撞后张**手中的树枝折断,飞溅的断枝将原告张**的右眼戳伤,当时眼睛流血。原告随即跑回家中,家人安排赶赴唐**科医院,被告张**父母即被告张**和被告毛**闻讯后也赶到唐**科医院,该院以原告右眼球穿通伤收治留院,被告毛**当晚在医院陪同,次日被告毛**回家,后原告张**即住院治疗,被告张**与被告毛**多次去原告张**家中探询。原告入院后,唐**科医院初诊为右眼球穿通伤,角膜穿通伤,前房积血,急诊局麻下行右眼角膜穿通伤滑到缝合术+前方成型术,患者年龄小,该院建议转北**医院近一步手术治疗。2011年12月17日,原告办理了出院手续。2011年12月16日,原告一家到北**医院检查,随后即到北京**医院,该院当日以右角膜裂伤缝合术后,右眼外伤性白内障右眼底待查,右眼玻璃体混浊收治留院。2011年12月19日该院在全麻下进行右眼晶切+玻切+视网膜冷冻术,术后抗炎治疗,2011年12月28日出院,出院医嘱为继续休息两个月,按医嘱用药,门诊复诊,观察眼压不适随诊。2012年6月28日经唐山**定中心鉴定原告伤情为,伤者系右眼被树枝崩伤致外伤性白内障、玻璃体混浊,角膜白斑,视功能损害,根据GB18667-2002,4、9、2、a,评定为九级伤残。认定原告损失如下:1、医疗费22133.72元、2、护理费34304/365*23u003d2162元(保留整数)、3、住院伙食费20元*11+50*12u003d820元、4、交通费1261.9元、5、伤残赔偿金7120*4u003d28480元、6、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合计为64857.62元。(鉴定费不列损失)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原告张**所受伤害系其与被告张**二人挥舞树枝相碰所致,二人均系超过十周岁的未成年人,对玩耍当中的此类行为的危险性应有明确的认知能力,所以均有过错行为,双方并非故意侵害他人,玩耍亦属少年人之天性,故双方过错程度相当,双方应按过错程度分担原告之损失,被告张**、毛**是被告张**的监护人,应承担张**给原告张**造成伤害的侵权责任。被告张**,被告张**二人虽参与了玩耍过程,但二人并未致伤原告,所以不应当承担民事责任。遂判决:被告张**、被告毛**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之内给付原告张**损失款人民币32428.81元。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内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48元,由原告张**与被告张**、毛**各承担124元。

上诉人诉称

判后,张**、张**、毛**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1、上诉人张**与被上诉人张**、张**、张**均积极主动的手持棍棒追跑和打闹,且上诉人张**与被上诉人张**的行为应当视为四名当事人的追跑打闹的整个环节之一,被上诉人张**在整个事件的过程中系积极主动,上诉人张**系被动。本案的事故发生是张**手持的棍棒击打在张**手持的棍棒后,张**手中的棍棒折断后,飞溅的断枝将张**的右眼戳伤。张**应当承担主要责任,张**承担次要责任,张**、张**也应当按照其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张**承担主要责任,而未判决被上诉人张**承担主要责任及被上诉人张**、张**承担次要责任是错误的。2、被上诉人张**在一审诉讼中未提供护理人员的身份证明、从业资格证明、护理人员的误工时间证明,且其所提供的交通费票据亦不能证明是为了治疗眼部所受到的伤害。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张**给付被上诉人张**护理费2162元及交通费1261.9元是错误的。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依法改判:1、减轻上诉人的民事责任,并判决被上诉人张**、张**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2、依法驳回被上诉人张**关于医疗费3021.73元的诉讼请求。3、驳回被上诉人张**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4、驳回被上诉人张**关于护理费2162元、交通费1261.9元的诉讼请求。3、本案的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按其责任比例分别承担。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张**答辩称:1、答辩人与被上诉人张**、张**及上诉人在一起玩耍,上诉人的年龄相对于张**、张**、张**偏大一些,在玩耍中居于主动地位,对于自己的行为能力已经有了明确的认知能力,答辩人眼部所受到的伤害经过矫正视力仅为0.3度,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无法弥补的创伤,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会更加明显。答辩人眼部所受到的伤害是上诉人张**用木棍击打答辩人的木棍,飞溅的树枝将答辩人的眼部戳伤。2、答辩人的母亲裴**系卫生服务人员,具有从业的执业证书及营业执照。且在答辩人住院期间,答辩人的母亲裴**及父亲张**全程护理答辩人。一审法院按照河北省2012年度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计算本案的护理费是正确的。3、一审法院认定的交通费与答辩人治疗、复查的时间、路线相吻合,均与答辩人的治疗有关,合情合理。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张**、张**未到庭发表答辩意见。

被上诉人董**答辩称:本案的事故发生时,答辩人没有在家,是答辩人的婆婆在看管被上诉人张**。张**、张**、张**、张**年龄都不大,只是知道他们在一起玩耍。是张**的棍子折断了,具体张**的眼部怎么受到的伤害张**并不清楚,张**距离张**还很远,只是知道当时张**眼睛出血了,然后陪张**回家的。

被上诉人张**未发表答辩意见。

被上诉人张**未到庭发表答辩意见。

被上诉人杨**答辩称:答辩人的孩子张**年龄不大,几个孩子是在一起玩,但是并没有在一起打闹,答辩人不同意分摊经济损失,对一审判决没有意见。

本院查明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2011年12月4日下午,上诉人张**与被上诉人张**、张**、张**四个人在唐山市丰南区大新庄镇郭**村街上追逐玩耍,后四个人都捡起树枝互相抡舞。在这个过程中,张**追逐张**时二人相互抡动的树枝碰撞后致使张**手中的树枝折断,飞溅的断枝将张**的右眼戳伤并流血。2012年6月28日,唐山**定中心作出唐**中心(2012)临鉴字第0080号法医临床鉴定,认定张**的右眼系被树枝崩伤致外伤性白内障、玻璃体混浊、角膜白斑、视功能损害。其伤情被评定为玖级伤残。本案事故发生时,张**、张**均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玩耍的过程中均应认知到相互抡舞树枝的危险性。但是,张**、张**在一起玩耍,张**并非故意侵害张**,张**应当分担张**所受到的经济损失。被上诉人张**、张**虽然与张**、张**在一起玩耍,并未伤害到张**,且在一、二审诉讼中上诉人张**、张**、毛**均未提供证据证明张**、张**伤害张**的事实存在,故本案中张**、张**不应承担赔偿张**经济损失的民事责任,一审判决并无不妥。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50元,由上诉人张**、张**、毛**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三年七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