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马**与马**健康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12.17唐山市开平区人民法院(2014)开民初字第1695号

审理经过

原告马**与被告马**健康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0月13日受理,依法由代理审判员高**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马**、被告马**及其委托代理人马*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马**诉称,2014年4月13日晚,被告与其大女儿马*,二女儿马*到原告家中强行拽原告到被告家中去协商原、被告母亲的赡养问题。因原告不愿前去,被告将原告打伤,原告昏倒后,原告的妻子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和120急救电话。原告住院8天,被告始终未到医院看望,原告曾申请派出所、村委会进行调解,但被告始终态度蛮横,调解未成。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原告现依法起诉,要求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5000元,误工费1200元,护理费8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00元,总计7400元。

被告辩称

被告马**辩称,对于原告主张的被打的事实被告承认,但起因为老母亲的赡养问题原告辱骂被告的妻子在先,被告和两个女儿找到原告理论时要求原告到母亲家中协商母亲的赡养问题,原告又辱骂被告,被告一时激愤打了原告一耳光,原告随即假装受伤倒地不起。被告见原告开始耍赖便回家了。事后被告得知原告报警并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原告主张的医疗费不属实,其早就有脑血栓病史,住院用药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注射液是用于治疗脑血栓的,原告购买的胃腹安、滴眼液、肠溶片、瘀血痹片显然与医院对原告的入院诊断没有关系,原告住院期间的各项常规检查与诊断的伤情之间无关,因此原告要求的医疗费,被告不承担。原告在治疗期间没有住院,而是组织开平七街村民去开平镇政府上访告大队书记,说明原告是在医院挂床,所以床位费被告不承担。原告没有住院,其主张的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被告不承担。马**提交的护理费的证明是原告伪造的证据,被告申请法院追究原告的法律责任。综上,请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马**为证明主张成立,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1.唐山**平医院(以下简称开**院)出具的《门诊病历》、《诊断证明》、《住院病案》、《出院证明》、《住院患者清单》、《医疗费票据》1组,证明原告因被被告打伤住院所花费的各项费用及伤情诊断情况。

2.开平东城景苑绿化队(负责人花*增)出具的《证明》、《2014年7月工资表》各1份,证明原告住院期间产生的误工损失的计算依据。

3.2014年8月18日,唐山市**街村委会(以下简称七街村委会)出具的《证明》1份(由村委会计栾玉*签字、盖章),证明原告妻子是菜农,以经营蔬菜、大棚为业,平均收入100元/天。

4.唐山市公安局开平分局(以下简称开平分局)唐**(开)行罚决字(2014)第010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1份,证明被告将原告打伤,被告因此受到行政处罚。

被告马**为证明主张成立,向本院提交证据。

1**村委会出具的《证明》1份,及七街村委会会计栾**的《书面证言》1份,证明原七街村委会印章在2014年8月13日已声明作废,原告提交的村委会证明内容不是栾**书写。

2.开平镇七街村民王某某等多人《证言》1份,证明被告一直对父母履行赡养义务,并非原告诉称因被告不赡养母亲导致双方发生的纠纷。

3.经被告申请本院调取的开**出所的报案材料一组(被询问人张**、马**、马*、马*),证明原告诉状称打架的起因及双方打架的事实。

4、经被告申请本院调取的开**院出具的原告住院期间的《费用详单》,证明原告住院期间花费明细。

经当庭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证据4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被告对原告提交的其他证据均有异议,认为证据1中记载的原告的伤情与被告无关,医疗费用不应由被告赔偿。对证据2有异议,认为原告提交的2014年7月份的工资表,但原告是在2014年4月份受伤,不能证明2014年4月份原告在开平东城景苑绿化队工作。对证据3的证明内容有异议,认为开平镇七街村无大棚种植,证据3中七街村委会的印章早已经声明作废。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1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2有异议,认为被告从拘留所出来后对母亲孝顺,以前不孝顺。原、被告对本院调取的开**出所的报案材料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原告对本院调取的其在开**院住院期间的《费用详单》无异议,被告对费用详单中有关原告使用胃复安、滴眼液、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等药物,以及与其伤情无关的检查费有异议。经本院核查,原告提交的证据1中,《诊断证明》记载的日期为2014年8月14日,不能证实与原告诉称2014年4月13日受伤的事实之间的关联性,该《诊断证明》不予认定;证据1中的《门诊病历》、《住院病案》、《出院证明》均记载了原告伤情,与被告的辩称意见以及本院调取的开**出所的报案材料进行综合分析,上述证据能够证实被告打伤原告的事实,本院予以认定;证据1中的《住院患者清单》、《医疗费票据》与本院调取的开**院出具的原告《住院费用明细》表明,原告购买使用的胃复安、滴眼液、奥沙**片药物与医院诊断的左*、左枕部头皮挫伤,左手、左髋部软组织挫伤之间无治疗关系。原告在入院治疗时及开庭审理中均承认其患有脑血栓病史,其住院期间使用的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注射液系治疗脑血栓所使用的药物,故对被告的质证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对上述证据中有关原告主张的与其伤情无关的药费记载内容不予认定。原告在庭审中承认其在2014年4月未在开平东城景苑绿化队工作,故原告提交的证据2与本案待证事实无关联性,本院不予认定。经被告提交的证据1证实原告提交的证据3非出证人的意愿,故对原告提交的证据3不予认定,对被告提交的证据1本院予以认定。被告提交的证据2的证明内容与本案双方争议的有关原告主张的损害赔偿之间无关联性,本院不予认定。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马**与被告马**兄弟关系,原、被告均系农民。2014年4月13日,原、被告因母亲的赡养问题产生争执,被告将原告打伤,原告所受伤情经唐**平医院诊断为左颞、左枕部头皮挫伤,左手、左髋部软组织挫伤,住院治疗8天,医嘱记载需Ⅱ级护理,诊断期间原告自述有脑血栓病史。住院期间原告用药花费3366.90元,其中使用胃复安花费0.95元,使用滴眼液花费30.58元,使用奥沙普秦肠溶片花费54元,使用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注射液花费2247元。原告住院期间支付检查费753.90元,其中包括Ⅱ级护理费80元。被告因打伤原告,被开**安分局行政拘留10天,罚款500元。

另查明,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注射液的药理作用在于治疗大脑循环和营养方面的障碍,外周血流(动、静脉)障碍以及由这些障碍引起的后遗症(动脉血管病、腿部溃疡)。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被告因老母亲的赡养问题产生争执,被告一时激愤将原告打伤,被告的行为侵害了的原告的健康权,其应当赔偿由此给原告造成的损失,但原告在住院期间支付的与其伤情无关的药费不属于被告承担的责任范畴。原告的损失项目如下:1.有票据证明的住院治疗费共计4120.80元,扣除与原告伤情无关用药胃复安0.95元,滴眼液30.58元,奥沙普秦肠溶片54元,小牛血去蛋白提取物注射液2247元,被告应承担的治疗费为1788.27元。2.因原告未能举证证明其在受伤期间是否有工作收入,本院考虑其农民身份,参照河北省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年纯收入9102元,结合原告住院8天,其主张的误工费为199.50元。3.虽然原告诉称其在住院期间由其妻子护理,但未能提交其妻子护理证明及其妻子在此期间的收入证明,并结合原告的伤情程度开平医院已经收取了Ⅱ级护理费80元,即原告主张的护理费损失已经包含在其主张的治疗费损失之中,故对原告主张的护理费本院不予支持。4.原告在其经常居住地就医,住院伙食补助费按每天20元为宜,原告住院8天,共计160元。为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三条、第十六条,《最**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马**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马凤居治疗费1788.27元,误工费为199.5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60元,总计2147.77元。

二、驳回原告马**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50元,由原告马**担负100元,由被告马**担负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各一份,上诉于河北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