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邸**与邸**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12.01安新县人民法院(2014)安民初字第39号

审理经过

原告邸月雷与被告邸**健康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王**独任审判,后因案情复杂本院裁定变更为普通程序,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法定代理人邸恩祥,委托代理人邸学峰、王**,被告邸**及其委托代理人李**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邸月雷诉称,原、被告因收购废品发生纠纷,2008年6月3日16时许,原告找到被告家理论,被告将原告头部打伤,并用手抓原告的裆部,原告跑到被告家门口后,被告放狗将原告咬伤。2008年11月26日,原告因精神问题被送往河北**民医院住院治疗。因被告的殴打行为致原告患,被告应承担责任,为此原告向安新县人民法院起诉,法院审理后,判决被告按40%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判决后,原、被告均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3年1月,原告的病情加重,再次到河北**民医院诊治和住院治疗,花费医疗费13,601.95元,住院47天,交通费用178元。被告的殴打行为致原告患,被告对新发生的费用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为此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营养费、陪护费、交通费共计人民币14,779.95元。

被告辩称

被告邸*春辩称,一、原告在本案中请求的所有费用与被告无关。1、原、被告双方2008年6月3日发生纠纷,2008年11月27日到河北**民医院住院,被诊断为有性症状的躁狂症,河北**定中心出具司法精神医学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为:该事件是其心境障碍-躁狂发作的诱发因素,故(2010)保民二终字第00068号民事判决书已判决被告赔偿原告2008年11月27日至2009年1月12日住院发生的相关费用,被告已因自己的侵权行为承担了责任。2、2009年1月12日原告的出院记录中出院情况显示:“出院时外伤痊愈,精神症状完全消失,自知力恢复,病情平稳,言行举止自然,知情意协调,出院查体,生命体征正常,心肺(一)、NS(一),饮食、睡眠等一般情况好,未诉任何不适,痊愈出院”,且原告在2013年1月13日住院时的入院记录根据病史陈述者邸秀清即原告的姐姐陈述显示“曾于2008年11月27日至2009年1月12日首次在我院住院治疗,具体诊治不详(病历未借出),出院后服药一个月而自行停药,生活如常。”上述记录亦说明因被告行为为诱发因素引起的原告有性状的躁狂症已经痊愈。原告在治愈后五年内未有症状,原告已经正常的生活工作。3、原告在2013年1月13日在河北**民医院住院被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目前不伴有性症状的躁狂发作”。河北**定中心出具司法精神医学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为:该事件是其心境障碍-躁狂发作的诱发因素。所以被告再次诉请被告承担责任,与事实不符,于法无据。

二、原、被告打架发生在2008年,被告已就自己的行为承担了责任,时隔五年,原告再诉请被告承担责任,已明显超过了诉讼时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六条、《最**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68条的规定,被告不应再对原告承担任何责任。

三、在(2010)保民二终字第00068号民事判决书第7至8页已经确认:“邸月雷于2008年6月3日在刘**出所的询问笔录中认可不是邸**家的狗咬伤的,上诉又称是邸**家的狗咬伤的证据不足;原审法院认定邸月雷的与邸**打架之间存在诱发因素,有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证实,而邸月雷主张自己所患是与邸**打架有因果关系,同样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所以,原、被告在2008年6月3日的相互打架行为只是原告心境障碍-躁狂发作的诱发因素,而并不是原告因素,原告2013年1月13日到河北**民医院住院,被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目前不伴有性症状的躁狂发作”,因此,原告的各项损失应该与被告无关。

综上,原、被告于2008年打架是原告心境障碍-躁狂发作的诱发因素,而非其因素。2008年11月16日至2009年1月原告“有性症状的躁狂症”已经治愈,被告也承担了赔偿责任,而被告在2009年1月痊愈出院后,五年之内一直生活、工作正常,双方之间也未再有任何接触。2013年1月13日被告以“双相情感障碍,目前不伴有性症状的躁狂发作”住院,是其个人原因所致,应与被告无关。故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邸**提交的证据如下:

1、安新县公安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一份,证明2008年6月3日,被告在其家中对原告进行了殴打,公安机关对其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伍佰元。

2、安公法医鉴字(2008)第186号活体损伤检验鉴定书一份,证明原告被打后伤情经鉴定为轻微伤。

3、2009年2月5日河**六医院出具的诊断书一份,证明原告经诊断患有性症状的躁狂。

4、冀保精鉴字(2009)第158号司法精神医学鉴定书一份,证明2008年原告起诉被告,河北**定中心鉴定,被告对原告殴打行为是原告心境障碍躁狂发作的诱发因素。

5、(2009)安*初字第512号民事判决书一份,证明被告对原告实施的侵害行为是原告心境障碍-躁狂发作的诱发因素,判决被告按40%比例承担赔偿责任。

6、(2010)保民二终字第00068号民事判决书一份,证明原、被告对(2009)安*初字第512号民事判决书不服,均提出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7、2013年7月15日河**六医院出具的诊断书一份,证明原告患病双相情感障碍,2013年1月13日到2013年3月1日在省第六医院住院治疗。

8、原告2013年1月13日至2013年3月1日住院收费收据一张,证明原告住院47天,住院费9,605.77元。

9、交通费票据21张,证明实际费用260元。

10、门诊收费收据28张,证明花费5,204.9元。

11、河北**民医院住院病历一份,证明原告患病自2013年1月13日至2013年3月1日在该院住院治疗47天,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目前为不伴有症状的躁狂发作。

12、原告的人证一本,证明原告系人,类别为精神,等级三级。

被告邸*春质证称,证据1、2无原件,对复印件不予质证,如果是原件的话对真实性认可。对证据3、4、5、6的真实性认可,证据3显示原告是有性症状的躁狂症,而证据4显示原、被告的打架行为是原告躁狂症状的诱发因素,而证据5、6显示原、被告打架是原告躁狂症的诱发因素,而不是其原因,被告已因自己的侵权行为承担了赔偿责任。证据7、8、9、10、12与被告无关,不予质证,证据10中有票据不是邸月雷的。对证据11的真实性认可,病历中明确显示原告病情为双相情感障碍,目前为不伴有性症状的躁狂发作,在病历家属主述中显示原告在2008年11月27日至2009年1月12日首次在我院住院治疗,出院后服药一个月而自行停药,生活如常,这些都说明原告此次住院与被告无关。

在审理过程中,原告提出申请,对邸月雷所患与被告的侵权行为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进行司法精神医学鉴定,原告提交了下列鉴定材料:

1、2008年邸月雷在河北**民医院住院病历一份,证明原告自2008年11月27日至2009年1月12日在该院住院,诊断为:有性症状躁狂症。

2、2013年10月7日刘李**村委会证明一份,内容为邸月雷2009年前精神正常,于2009年至今精神失常,长年服药。

3、证人书面证明八份,证明人有1、邸**,2、邸**,3、二判,4、邸丹丹,5、邸吉祥,6、邸连山,7、邸老四、邸四判、邸永树,8、邸占兵、邸小国、邸**、邸小坡、邸三盼、邸金金。

4、邸月雷户籍证明信一份。

被告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真实性认可,病历的主要诊断为有性症状的躁狂症。出院情况显示原告出院时精神症状完全消失,自知力恢复,病情平稳,言行举止自然,知情意协调,出院查体生命体征正常,饮食、睡眠等一般情况好,未诉任何不适,痊愈出院。出院医嘱显示1坚持服药,服药内容见病历第一页,2、定期复查。对证据2不认可,因为基层组织都是制式证明,而这张证明是手写的,且没有村委会主任的签字。对证据3不认可,证人未到庭,无法证实是本人书写,而其中亲属作证带有明显倾向性,不客观真实。对证据4没意见。补充一点,对司法鉴定意见书的结果是原、被告的打架事件是原告心境障碍躁狂发作的诱发因素;原告提交的2013年1月13日至2013年3月1日住院病历记载主要病情为双相情感障碍,目前为不伴有性症状的躁狂发作。在病历中也显示原告自2009年1月12日出院后服药一个月而自行停药,生活如常,5年间也未有检查和省第六医院拿药情况。对(2009)安*初字第512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结果因为双方都已上诉,二审维持原判维持的是判决结果,对一审判决的事实部分不完整,应以二审判决的事实部分为准,因为发生法律效力的是二审判决,二审判决中已明确原、被告打架是原告躁狂发作的诱发因素,而不是原告患原因,二审判决比一审判决事实更全面,结果也更权威。

本院司法技术室将原告所提交的材料委托河北**定中心进行鉴定,2014年1月9日,该中心决定不予受理该申请。后本院再次委托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进行鉴定,2014年6月17日,原告撤回鉴定申请,不再要求司法鉴定。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因收购废品发生纠纷,2008年6月3日16时许,原告找到被告家理论,双方发生厮打,被告将原告头部打伤。2008年6月4日,经安新县公安局法医鉴定,原告所受伤为轻微伤。原告受伤后在安**医院、任**医院、河北**医院、北**医院进行治疗,并支出相应费用。2008年11月26日,原告因精神问题被送往河北**民医院精神科诊查,2008年11月27日,经河北**民医院确诊,原告患有性症状的躁狂症,同日入住该院治疗,2009年1月12日出院,出院情况为治愈。

2009年5月25日,原告诉至本院,请求判令被告邸**赔偿其损失。原告为证实其所患和被告邸**的侵权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申请本院进行司法鉴定。2009年9月18日,经河北**定中心鉴定,邸**的侵权行为是邸月雷心境障碍-躁狂发作的诱发因素。2009年11月17日,本院依法作出(2009)安*初字第51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邸**对原告的损失依法承担40%的赔偿责任,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5,975.78元。原、被告对该判决均不服提起上诉,2010年2月5日,保定**民法院依法作出(2010)保民二终字第0006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3年1月13日,原告入河北**民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目前为不伴有性症状的躁狂发作。2013年3月1日,原告出院,支出住院费用9,605.77元,原告在该院门诊检查治疗支出5,204.9元。原告支出交通费260元。现原告再次诉至本院,要求被告赔偿其经济损失。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原告提交的民事判决书、住院病历、诊断证明书、收费收据、司法精神医学鉴定意见书、活体损伤检验鉴定书、交通费票据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2008年6月3日被告殴打原告致原告受伤,2008年11月27日原告入河**六医院治疗,诊断为有性症状的躁狂发作,经河北**定中心鉴定,被告的侵权行为系原告心境障碍-躁狂发作的的诱发因素,上述事实有(2009)安*初字第512号民事判决书、(2010)保民二终字第68号民事判决书、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原、被告打架是原告2008年所患性症状的躁狂症的诱发因素,原告第一次住院病历显示出院时原告所患病已治愈。

2013年1月13日,原告再次住院,并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目前为不伴有性症状的躁狂发作。此次患,两次患病之间是否具有关联性;两次患病间隔四年,第二次患病与侵权行为是否具有关联性。原、被告依据两次住院病历及2009年的司法精神医学鉴定意见书进行了对各自有利的论述。原告提出如下理由:一、原告2008年第一次患病出院后出院医嘱有坚持吃药、出院带药、定期复查的建议;二、原告所患病无法根治,司法精神医学鉴定意见书中显示原告所患病是目前已缓解状态,不是治愈;三、原告第二次住院病历病例小结与分析中记载原告是5年前以和别人打架为诱因亚急性起病,为间断病程,认为本次患病与被告侵权具有关联性,被告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提出如下理由,原、被告2008年打架是原告心境障碍-躁狂发作的诱发因素,而非其因素。2008年11月16日至2009年1月原告“有性症状的躁狂症”已经治愈,被告也承担了赔偿责任,被告在2009年1月痊愈出院后,五年之内一直生活、工作正常,双方之间也未再有任何接触。2013年1月13日被告以“双相情感障碍,目前不伴有性症状的躁狂发作”住院,是其个人原因所致,与被告无关。

原告2013年患病与被告2008年的侵权行为是否具有关联性,属于司法医学问题,应当由司法医学鉴定机构作出专业性的鉴定意见,对此原告负有举证责任。为此,原告申请就所患与被告2008年的侵权行为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进行司法精神医学鉴定,后撤回了申请,原告不能提交证据证实二者存在关联性,应依法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故对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邸月雷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70元,由原告邸月雷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自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北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