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李**与樊*因健康权纠纷一案二审判决书

2014.12.18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张民终字第691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李**与被上诉人樊*因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涿鹿县人民法院(2014)涿民初字第53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称

樊*向原审法院诉称:2014年5月5日下午14时许,我准备到马军庄村十字坝浇地,当时李**也在浇地。我与李**共用一道水渠,我要浇地就要把朝李**流向的支渠叠坝堵住。我把叠坝堵住后去开水泵,回到地里发现水流向了李**地里,我十分生气就到李**家找他理论,问他为什么偷我的水。双方争执不下,后李**用铁锹把我打昏在地,经法医鉴定构成轻微伤。为维护我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依法判令李**赔偿我各项经济损失17067.2元,精神损害赔偿金3000元。

一审被告辩称

李**辩称:2014年5月5日下午14时8分,我浇完地后准备回家,碰见樊*说要浇地,就将泵房钥匙交给他。14时23分时,樊*跑到我家大骂,说我堵了他家浇地的水,并用铁锹把、和他的头部打我,致我右肩、锁骨、左胸腹部等多处受伤。我与樊*准备去地里看看,途中,樊*用铁锹打我致我眼部、耳部受伤,我无奈只能自卫抓住铁锹往外推铁锹担住了我的左腿,铁锹把担在樊*右肩上,铁锹把被担断,樊*坐在了地上。此时110警车来了,樊*儿子把我的摩托车砸坏后上了120车,将樊*带去医院,还向我表哥要了150元钱。樊*无故将我打伤,经法医鉴定构成轻微伤。

李**原审反诉称:2014年5月5日我浇完自己家地后将泵房钥匙交给樊*后就回家了。大约15分钟后,樊*怒气冲冲跑到我家说我堵了叠坝,偷了他家的水。双方争执的过程中,樊*将我打伤,后经法医鉴定构成轻微伤。樊*儿子还将我的摩托车砸坏。为维护我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依法判令樊*赔偿我各项经济损失18732.8元。

樊*原审反诉辩称:李**的反诉与事实不符。向李**表哥要150元,是因为着急看病向他借的,当晚就归还了。我儿子没有砸坏李**的摩托车。李**请求6000元的误工费没有依据,不应支持。

原审查明,2014年5月5日14时许,涿鹿县马军庄村村民樊*、李**因浇地取水发生争执,后发生身体接触,给对方均造成了一定伤害。樊*受伤后当天(2014年5月5日)到涿**医院住院治疗,2014年5月29出院。2014年6月4日经涿鹿**定中心鉴定构成轻微伤。医疗功能锻炼恢复时限:受伤日至出具鉴定意见书前一日。住院期间一人护理,住院期间需营养费、伙食补。本次事件给樊*造成的经济损失有:医疗费8755.2元,护理费2400元(100元/天24天),营养费720元(30元/天24天),伙食补720元(30元/天24天),误工费1122元(13664元365天30天),鉴定费800元,上述合计14517.2元。李**受伤后于2014年5月5日到涿**医院住院治疗,2014年5月14日出院。2014年6月20日经涿鹿**定中心鉴定构成轻微伤。医疗终结期为四周(从受伤之日计算),住院期间一人护理,住院期间需营养费、伙食补。本次事件给李**造成的经济损失有:医疗费4082.8元,护理费900元(100元/天9天),营养费270元(30元/天9天),伙食补270元(30元/天9天),误工费1122元(13664元365天30天),上述合计金额为6644.8元。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认为:原、被告因浇地取水产生矛盾,双方本应以冷静、理智的方法去解决纠纷,双方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主体,对争执的后果应有明确的认知,由于对事件的处理方式不当后导致矛盾升级,致双方身体受到伤害。双方均应承担相应的责任,本院酌定为各自承担赔偿责任50%。樊*、李**分别向对方提出支付精神损害赔偿金的诉求均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李**主张樊*赔偿其摩托车全部购车款,无事实依据且显失公平,本院对该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一、李**支付樊*各项赔偿款共计7258.6元。二、樊*支付李**各项赔偿款共计3322.4元。上述两项折抵后,李**向樊*支付赔偿款3936.2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付清。三、驳回樊*其他诉讼请求。四、驳回李**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李**不服,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责任承担不公,被上诉人的儿子踹坏上诉人的摩托车应承担赔偿责任,一审未将鉴定费计算在内,并以此为理由向**提出上诉。

经审理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审法院根据上诉人李**,被上诉人樊状在诉讼中列举的证据及庭审中的陈述和相关的法律规定。确认李**和樊状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主体,因浇地取水产生矛盾,双方本应以冷静、理智的方式去解决纠纷。但双方对事件的处理方式均有不当,导致矛盾升级进行互殴,双方身体均受到伤害。原审确认对损害的后果各自承担50%赔偿责任。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李**提出的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责任承担不公,被上诉人的儿子踹坏上诉人的摩托车应承担赔偿责任,一审未将鉴定费计算在内的上诉理由。经查,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因浇地取水产生矛盾后,都没有以冷静、理智的方式,互谅互让地去解决纠纷,而是导致矛盾升级进行互殴,使对方身体均受到伤害。原审判决各自承担50%赔偿责任,符合法律规定的公平原则。其次,上诉人要求赔偿摩托车和鉴定费,因没有向法庭举证,原审不予支持并无不当。上诉人提出的上诉理由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87元,由上诉人李**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