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徐**与徐**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06.29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5)浦民一(民)初字第2046号

审理经过

原告徐**、毛**与被告徐**、徐**、郑**、徐**共有物分割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12月2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代理审判员朱**任审判,于2015年1月29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后本案依法转为普通程序,由审判员徐*、代理审判员朱*、人民陪审员张**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5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毛**(同时系原告徐**的法定代理人)及其委托代理人毛**、张**,被告徐**及其委托代理人侯*(同时系被告徐**的委托代理人),被告郑**(同时系被告徐**的委托代理人)、被告徐**(仅参加第二次庭审)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徐**、毛**诉称,被告徐**、徐**系父子关系,原告毛**与被告徐**原系夫妻关系,于2014年5月12日经法院判决离婚,女儿即原告徐**随原告毛**共同生活。被告郑**系被告徐**的嫂嫂,被告徐**系被告徐**的侄子。上海市黄浦区南区街XXX弄XXX号底层私房系被告徐**等人继承所得,经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徐**享有底层房屋50%的产权份额及房屋内扶梯中0.9㎡的产权,被告郑**、徐**享有底层房屋50%的产权份额及房屋内扶梯中0.9㎡的产权。2012年8月29日,上述房屋拆迁,被告徐**、郑**、徐**与拆迁方签订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协议确定原告徐**、被告徐**、徐**为居住保障对象。被告方拆迁私房实际面积仅有6㎡,周围都是其他住房,并无搭建,且不靠马路,也无经营性面积,但在拆迁过程中,因家庭居住困难等原因,经多方争取,拆迁方以“搭建自行改变用途补偿”、“有证建面自行改变用途照顾性补偿”的名义,额外给予了人民币999,591元补偿。最终,全户取得上海市**路XXX弄XXX号XXX室、XXX号XXX室、上海市闵行区闵驰一路XXX弄XXX号XXX室三套安置房屋及567,993.45元补偿款。因被拆迁房屋面积狭小,四被告等人长年不在此处居住。原告毛**与被告徐**婚后,一直借住在原告毛**父母家中。离婚后,两原告仍没有自己的住房,而四被告始终未对两原告进行安置。两原告认为,原告徐**作为拆迁安置人,有权取得动迁利益并取得相应的安置房屋产权份额。而被告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基于户口因素取得的动迁利益,并不是其婚前个人财产的转化,应是夫妻共有财产,对此原告毛**有权依法分割。故两原告诉至法院,要求判令三套安置房屋中的上海市**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归两原告所有。

被告辩称

被告徐**、徐**辩称,不同意两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徐**确系居住困难认定对象,可以取得托*钱款140,600元,但因原告徐**不是被拆迁房屋的产权人,不能要求取得房屋。被拆迁房屋系私房,被告徐**的安置是托*居住困难安置,属于对其个人的补偿,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原告毛**不是被拆迁房屋的使用人、产权人,对房屋无权利,也无权要求分割。被告郑**、徐**属外共有人,只享受15.9万元,现被告郑**、徐**取得的房屋价格超出其应得份额,即使两原告在动迁中享有利益,负有给付义务的应是被告郑**、徐**。

被告郑**、徐**辩称,被拆迁房屋系遗产,答辩人与被告徐**经析产,确定了各自的份额,故动迁时答辩人拿了一套闵行的房屋,其他动迁利益均未取得。被拆迁房屋中所谓29.04㎡的搭建面积是不存在的。现答辩人认为,根据判决书,答辩人与被告徐**应各半所有,被告徐**、徐**只能拿一套两室一厅,不可能拿两套,他们多拿的是从答辩人的份额中瓜分的,故除答辩人已取得的闵行的一套房屋,其余动迁利益亦要求分割。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被告徐**、徐**系父子关系,原告毛**与被告徐**原系夫妻关系(于2014年5月12日经法院判决离婚),原告徐**系原告毛**与被告徐**之女,现随原告毛**共同生活。被告郑**、徐**系母子关系,被告郑**系被告徐**的嫂嫂,被告徐**系被告徐**的侄子。上海市黄浦区南区街XXX弄XXX号底层房屋系私房,经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2010)黄民一(民)初字第240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徐**享有该底层房屋50%的产权份额及房屋内扶梯中0.9平方米的产权,被告郑**、徐**享有底层房屋50%的产权份额及房屋内扶梯中0.9平方米的产权。后该房屋遇拆迁,2012年8月29日,被告徐**、郑**、徐**与拆迁人上海**备中心、黄浦**备中心及房屋拆迁实施单位上海**有限公司签订上海市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协议确定原告徐**、被告徐**、徐**为居住保障对象。该协议项下的拆迁利益为:一、居住房屋价值补偿款:1、套型面积补贴318,000元(21,200元/㎡15㎡);2、搭建自行改变用途补偿585,447元(48,000元/㎡29.04㎡0.70.6);3、有证建面自行改变用途照顾性补偿414,144元(48,000元/㎡14.38㎡0.6);上述1至3项合计1,317,591元;二、居住保障户货币补贴款421,800元(8,800元/㎡22㎡3人-159,000元);三、居住困难户补贴100,000元;四、自行过渡补贴30,000元;五、搬家费补贴1,000元;六、安置房补贴113,029元(选择配套商品房的,给予实际安置房屋房价10%的安置房补贴);七、签约奖励费120,000元;八、按期搬迁奖励费20,000元。该户共获得3套安置房屋,分别为上海市浦东新区航头镇鹤沙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77.47㎡、单价7,245元/㎡,总价561,270.15元,产权人确认为被告徐**),上海市浦东新区航头镇鹤沙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77.47㎡、单价7,345元/㎡,总价569,017.15元,产权人确认为被告徐**),上海市闵行区闵驰一路208弄东单元22号202室房屋(56.05㎡、单价7,585元/㎡,总价425,139.25元,产权人确认为被告郑**、徐**)。综上,该户补偿款总额共计2,123,420元,扣除三套安置房屋价款1,555,426.55元后的结余款567,993.45元由被告徐**领取。现三套房屋均已交付该户,上海市浦东新区航头镇鹤沙路XXX弄XXX号XXX室、37号402室房屋实际面积均为79.2㎡,上海市闵行区闵驰一路208弄东单元22号202室房屋实际面积为55.9㎡。因原、被告就动迁利益分配存在争议,故两原告于2014年12月29日诉至本院,要求判如所请。

审理中,两原告与被告徐**、徐**一致确认上海市浦东新区航头镇鹤沙路XXX弄XXX号XXX室、37号402室房屋目前的市场价格为13,000元/㎡。

以上事实,由两原告与四被告的陈述,两原告提供的上海市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黄浦区董**15B地块居民房屋拆迁补偿安置费用结算表、拆迁安置房产权人使用人确认书、配套商品房供应单、《黄浦区董**15B地块土地储备项目前期房屋拆迁告居民单位书》、(2014)浦*一(民)初字第10678号民事判决书、(2010)黄民一(民)初字第2409号民事判决书等证据所证实。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系家庭成员内部因房屋拆迁安置利益引发的纠纷,双方当事人主要争议在于被拆迁房屋的拆迁安置利益如何分配的问题。

首先,产权人与居住保障对象间拆迁安置利益是否一致?本院认为,本案所涉被拆迁房屋所有权性质为私有,产权人因房屋拆迁而丧失了房屋上的相应权益,因此,在具体分割拆迁安置补偿款时,首先应当保护产权人的利益,而非因房屋拆迁,致使产权人的利益受到损害。经法院判决,本案所涉被拆迁房屋由被告徐**享有50%的产权份额,被告郑**、徐**享有有50%的产权份额,虽然被告郑**、徐**的户籍、居住均不在该房屋内,但被告徐**、郑**、徐**作为该房屋的产权人,均可享有被拆房屋价值的补偿,根据该户的补偿安置协议,该户房屋补偿为318,000元,故被告徐**可取得159,000元,被告郑**、徐**作为非居住共有产权人亦可取得159,000元。该户共有原告徐**、被告徐**、徐**三个居住保障对象,被告徐**不仅是原房屋的产权人,亦是居住保障对象之一,因此其可享有的拆迁安置利益应大于原告徐**、被告徐**,而原告徐**、被告徐**取得相应拆迁安置利益的基础是其为居住保障对象。按该地块动迁方案,居住保障对象人均可享有193,600元(8,800元/㎡22㎡)的居住保障款。此外,因该户有原告徐**、被告徐**、徐**三个居住保障对象,且自行过渡补贴、搬家费补贴、签约奖励费、按期搬迁奖励费均系按户发放,故居住困难户补贴、自行过渡补贴、搬家费补贴、签约奖励费、按期搬迁奖励费合计271,000元应归该三人所有,即三人各可享有90,333元。双方争议最大的系搭建自行改变用途补偿585,447元与有证建面自行改变用途照顾性补偿414,144元应由谁享有,尽管双方对于是否实际搭建及改变用途存在很大争议,但现拆迁人未表示要收回该款,因此该款可以作为被拆迁房屋的安置补偿款一并处理。鉴于该两项补偿款是建立在原有房屋基础之上,亦即如果没有原有房屋,则该两项补偿款无合理给付理由,因此在具体分割该部分利益时,除应考虑搭建人及居住在内人的因素外,还应考虑产权人对房屋的贡献,即被告郑**、徐**作为产权人也可就该部分进行分割,只是具体分割时应当综合考虑上述情况。而原告徐**、被告徐**并非产权人,亦非搭建人,且不实际居住在内,故原告徐**、被告徐**无权就该部分主张分割。

其次,关于安置房屋产权人的确定,本院认为,被动迁房屋系私房,在此情况下,被告徐**、郑**、徐**作为原房屋的产权人,选购相应的配套商品房合法有据,而原告徐**、被告徐**非被动迁房屋产权人,其在原房屋内取得的是居住权,因为各安置对象所应取得的拆迁利益,应取决和对应于在原房屋内的权利,并以此为基础确定在配套商品房的权利性质,因此在配套商品房内的权利亦应为居住权。本案所涉动迁安置协议系被告徐**、郑**、徐**该三人共同签订,有关配套商品房亦系其自行选购,属三人真实意思表示,且从该户取得的安置房的分配情况来看,被告郑**、徐**取得的安置房屋价格为425,139.25元,而其取得的房屋补偿仅为159,000元,可见,在产权人进行分配时已充分考虑其在搭建自行改变用途补偿与有证建面自行改变用途照顾性补偿中的相应利益,并据此进行了分配。此外,根据该户安置房房价,经本院计算,给付安置房补贴的系上海市浦东新区航头镇鹤沙路XXX弄XXX号XXX室、37号402室二套房屋,因该两套安置房产权人确认为被告徐**,故相应的安置房补贴应归被告徐**所有。

再次,对于被告徐**所得动迁安置利益是否应作为夫妻共同财产。本院认为,虽然该动迁安置利益系在其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但拆迁人给予被告徐**相应动迁安置利益系基于被告徐**个人作为居住保障对象,且该动迁利益未因为被告徐**结婚而有所增加,故被告徐**所得动迁安置利益应视为被告徐**的个人财产。

最后,关于原告徐**相应动迁安置利益的实现。原告毛**与被告徐**已离婚,且经法院判决原告徐**随原告毛**共同生活,原告徐**在动迁安置房屋中可享有的居住权难以实现,故本院确定给予其相应货币补偿,综合考虑原、被告应享有的动迁利益、安置房屋面积、安置房屋现市场价格及货币补偿款领取等情况,以及原告徐**可享有居住困难户补贴、自行过渡补贴、搬家费补贴、签约奖励费、按期搬迁奖励费等,本院酌定由被告徐**给付原告徐**各项补偿款合计435,000元。至于被告徐**居住权的实现及相应动迁安置利益的分配,被告徐**、徐**未要求本院处理,本案不作处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上海市浦东新区航头镇鹤沙路XXX弄XXX号XXX室、上海市浦东新区航头镇鹤沙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归被告徐**所有,上海市闵行区闵驰一路208弄东单元22号202室房屋归被告郑**、徐**共同所有;

二、被告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徐**动迁补偿款435,000元;

三、被告徐**领取的动迁结余款567,993.45元归被告徐**、徐**所有;

四、驳回原告徐**、毛**的其余诉讼请求。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延迟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5,600元(原告徐**、毛**已预交),由原告徐**负担4,739元,被告徐**负担11,383元,被告徐**负担4,739元,被告郑**、徐**共同负担4,739元,被告徐**、徐**、郑**、徐**应负之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