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阮**与徐**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08.28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5)沪二中民二(民)终字第1525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陈**、阮**、杨**、应志耿、陈**、杨**、应妮因共有物分割纠纷一案,均不服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2014)静民三(民)初字第52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陈**、沙力系母子。陈**、阮**系夫妻,系陈**及陈**、陈**的父母。陈**系杨**的母亲,杨**、应妮系夫妻,生育儿子即杨**,应志耿系应妮的父亲。陈**系陈*的父亲、徐**的前夫。忻*娜系陈**、阮**的外孙女,其母亲陈**(户籍在系争房屋)于2009年6月15日报死亡。

陈**系上海市万春街XXX弄XXX支弄XXX号(以下简称“系争房屋”)假二层统间(使用面积16.30平方米)、底层前间(使用面积3.90平方米)的承租人。2009年9月,系争房屋所在地块纳入拆迁范围。系争房屋拆迁时,由陈**、陈*、徐**居住。因未达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2013年4月28日,上海市静安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作出静房裁(2013)第50号房屋拆迁补偿安置裁决书,后向原**院申请执行,原**院于2013年11月18日作出行政裁定,查明:拆迁补偿安置裁定认定,房屋拆迁许可证核发之日(2009年9月29日),该户内有常住户口十二人共三本户口簿,即户主1:陈**、陈**、沙力、阮定心;户主2:陈**、忻**、陈*;户主3:陈**、杨**、应*、杨**、应志耿。徐**于2010年4月从安徽省泾县迁入本处,2011年10月与陈**登记离婚。阮定心于2001年2月由陆**XX号(私房)动迁安置至中兴路XXX弄XXX号XXX室。应*和杨**于2004年马厂路XXX号享受过动迁货币安置。根据托底保障标准,该户安置对象为:陈**、陈**、沙力、陈**、忻**、陈*、陈**、杨**、徐**、应志耿等十人。原**院裁定对上海市静安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申请执行静房裁(2013)第50号房屋拆迁补偿安置裁决(被执行人陈**户从上海市万春街XXX弄XXX支弄XXX号搬迁到上海市城鸿路XXX弄XXX号XXX室、城鸿路XXX弄XXX号XXX室、城鸿路XXX弄XXX号XXX室和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内)予以准许,由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政府组织实施。

2014年5月23日,拆迁人上海市**理中心(甲方)、房屋拆迁实施单位上海**有限公司与被拆迁人陈**(乙方)签订《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约定:五、甲方应当支付给乙方货币补偿款计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955,675元整,其中价格补贴181,210元,套型面积补贴291,240元。六、甲方支付给乙方居住困难户货币补贴903,325元。七、甲方支付乙方各类奖励及补贴300,770元。八、甲方按规定支付乙方搬家补助费、设备移装费等费用2,300元。九、上述各项费用合计2,162,070元。十五、乙方申购以下房屋,乙方承诺房屋的房款在乙方的货币补偿安置款中予以支付。包括:闵行区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建筑面积80.05平方米,总价401,851元)、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建筑面积80.05平方米,总价405,853元)、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建筑面积80.10平方米,总价407,709元)、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建筑面积80.05平方米,总价407,454元)、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建筑面积54.93平方米,总价263,664元)、金耀路555弄4幢8号801室(建筑面积78.34平方米,总价574,624元)、金耀路555弄4幢8号701室(建筑面积78.34平方米,总价573,057元)、金耀路555弄10幢18号1404室(建筑面积77.33平方米,总价569,535元),以上房屋价格总计3,603,747元。十六、签约搬迁奖93,330元、面积奖124,440元、认定建筑面积外补贴80,000元、签约鼓励奖3,000元,以上各类奖励补贴小计300,770元;搬场费500元、设备迁移费1,800元,以上搬迁等费用小计2,300元。同日,陈**签署房屋订购确认单,确认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产权人为徐**,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产权人为忻燕娜,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产权人为沙力,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产权人为陈**、阮**及陈**,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产权人为应志耿,金耀路555弄4幢8号801室产权人为陈**、陈*,金耀路555弄4幢8号701室产权人为杨**、应妮,金耀路555弄10幢18号1404室产权人为陈**。因调换安置房屋位置,杨**于2014年5月支付5万元。

2014年6月3日,静安区118-3街坊旧区改造工作指挥部住房保障认定工作小组发出公告,认定该家庭符合居住困难户货币补贴申请条件人口为陈**、陈**、沙力、陈**、忻**、陈*、陈**、杨**、徐**、应志耿及阮**、应*、杨**十三人。

原审法院又查明,2014年5月20日,陈**出具声明一份:我陈**和阮**,已决定将这次万春街XXX弄XXX支弄XXX号动迁得到的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给予陈**。理由是陈**在这次动迁安置上明事宜、顾大局,发扬了谦让风格,将可得的莲花南路或江桥的好房屋让出,而答应去浦涛路,陪伴与照顾我俩老陈**和阮**直至终老。2014年6月,双方就安置房屋分配问题发生矛盾,此后陈**没有再去看望陈**、阮**。

原审法院另查明,1991年,沙**(系陈**前夫)单位分配宜川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面积19.1平方米),受配人员为沙**及陈**、沙力。2003年3月14日,陈**与沙**经上海**民法院调解离婚,双方达成协议:离婚后,宜川路房屋由沙**租赁使用,陈**携子连同户籍迁居本市万春街XXX弄XXX支弄XXX号陈**(暨本案陈**)处。

2014年10月,陈**、沙力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称系争房屋拆迁提供了八套安置房屋,陈**、阮**以安置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产权给陈**为由,要求两人放弃江桥房屋,并就此出具赠与字据。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陈**、沙力分得系争房屋拆迁补偿利益655,226.72元,包括上海市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并由陈**等共同给付补偿款247,517.72元。

原审审理中,经向上海**有限公司工作人员了解陈**户拆迁安置情况,工作人员告知,该户共安置八套房屋,没有发放其他补偿款,协议里的其他款项均包含在八套房屋中。庭审中,陈**、阮**表示,陈**不来看望两人,后两人曾向房屋征收部门表明不同意将浦涛路XXX弄XXX号1504房屋给陈**,现陈**、阮**需要该房屋居住养老。关于忻**的份额,阮**表示,忻**是其外孙女,从小由其带大,户籍在系争房屋内,考虑到忻**结婚用房,以及忻**母亲陈**在动迁前夕去世,陈**、阮**分配给忻**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一套。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本案争议焦点:1、2014年5月20日陈**出具的声明的效力。2、陈**、阮**应分得的拆迁补偿利益。

一、关于声明的效力。陈**、沙力认为该声明系赠与,陈**、阮**认为该声明不是两人的真实意思,且后来陈**也不来看望两人,现不同意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给陈**。法院认为,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同时,赠与可以附义务。赠与附义务的,受赠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义务。本案中,虽然陈**、阮**曾出具声明,将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给予陈**,但该声明中的赠与是附义务的,所附义务即陈**应陪伴与照顾陈**、阮**直至终老,实际自2014年6月开始陈**并未照顾两人,双方也存在一定的矛盾,该声明所附的义务客观上难以实现,现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尚未登记,权利未发生转移,陈**、阮**明确表示该房屋用来居住养老,不同意给陈**,故应认定陈**、阮**已撤销对陈**的赠与。

二、关于陈**、沙力应分得的拆迁补偿利益。公有房屋承租人所得货币补偿款、产权调换房屋归公有房屋承租人及其共同居住人共有。本案中,涉案各方当事人十三人均被认定符合居住困难户货币补贴申请条件,共安置八套房屋。陈**在房屋订购确认单中确认各安置房屋的产权人,系其对安置房屋的分配,而现在陈**、阮**明确表示不同意将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给陈**。对于八套安置房屋的分配,法院综合系争房屋的来源、性质、居住使用、该户户籍、人员结构、各人他处福利分房及拆迁安置等因素予以考量。陈**、沙力属于宜川路房屋受配人员,陈**在离婚时放弃对宜川路房屋的权利,系其自主处分权利,并不改变陈**、沙力曾享受过福利分房的事实,故对于本次拆迁补偿利益,陈**、沙力可适当少分,法院结合本案情况,确定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权利人为陈**、沙力。陈**为系争房屋承租人,现陈**、阮**年老体弱,法院确定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权利人为陈**、阮**。陈**、杨**、应*、杨**、应志耿对房屋订购确认单中各自分得的房屋无异议,且不需要法院对其之间的份额予以分割,考虑到应*、杨**在他处享受过动迁货币安置,可予以少分,法院酌情确定陈**、杨**、应*、杨**、应志耿共同给付陈**、沙力拆迁补偿款100,000元。陈**、陈*、徐**认为陈**、陈*所得份额偏少,结合安置房屋及各当事人的情况,法院认为陈**、陈*、徐**按照房屋订购确认单所分得的房屋尚属合理。陈**、阮**表示考虑到忻**的情况,分配其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陈**等对此无异议,法院尊重当事人意愿。陈**、沙力之间的份额不需要法院分割,法院予以准许。忻**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放弃答辩、举证及质证的权利,法院依法作缺席判决。

原审法院据此作出判决:一、上海市浦涛路XXX弄XXX号XXX室房屋权利人为陈**、沙力;二、陈**、杨**、应*、杨**、应志耿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共同给付陈**、沙力补偿款人民币100,000元。

上诉人诉称

原审判决后,上诉人杨**、应志耿、陈**、杨**、应妮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陈**、沙力享受过福利分房,故在取得相应房屋外不应再额外获得补偿款。即使两人所得份额过少,则应由徐**、忻**补偿,考虑到应妮、杨**在他处享受过动迁补偿,杨**实际已向陈**支付过14万元,因此原审判决杨**等五人向陈**、沙力支付补偿款明显不合理。故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

被上诉人陈**、沙力针对杨大勇方的上诉请求,共同辩称:杨大勇方实际多得60余万元补偿款,其认为陈**、沙力补偿过高缺乏依据,也不应由徐**、忻**对陈**、沙力补偿。故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人陈**、阮**表示同意杨**等人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陈**、陈*表示不同意杨**等人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徐**表示其没有多取得安置利益,杨大勇方认为应由徐**承担补偿责任缺乏依据。

上诉人陈**、阮**亦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判决确定的陈**、沙力份额过高,陈**、沙力应当向陈**、阮**支付7万元补偿。故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二项,改判陈**、沙力向陈**、阮**支付7万元。

被上诉人陈**、沙力针对陈**、阮**的上诉请求,共同辩称:原审判决金额实际少于两人应得份额。故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人杨**、应志耿、陈**、杨**、应*表示同意陈**、阮**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徐**、陈**、陈*表示请求依法判决。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忻**未作答辩。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审理期间,陈**、阮**表示收到杨**14万元,该款系对老人的心意,并明确表示向杨**返还该14万元。针对忻**的份额,杨**方表示原审中表述的是同意陈**的分配方案,不能因此将付款义务转嫁至杨**方。陈**、阮**表示因忻**的母亲患病去世,经济困难,故愿意将相应房屋给忻**。陈**、沙力表示原不同意忻**单独分配一套房屋,鉴于其他家人的意见,不再坚持原来意见。徐**、陈**、陈*表示对忻**是否应当支付差价不发表意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现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是原审判决确认的陈**、沙力相应份额是否过高,以及相应补偿由谁承担的问题。

首先,根据查明的事实,动迁单位最终的认定确认了本案涉案的十三人均为系争房屋安置对象,故均可享受安置利益,但在分配时应当综合考虑房屋来源、居住使用状况、户籍人员结构关系、他处是否享受过福利分房及动迁安置等相关因素酌情确定各自的份额。本案中,鉴于各方当事人对安置的8套房屋已作相应安排,故法院在不改变房屋现有安排的情况下对各方应享有的安置利益作相应确认和调整。现原审法院基于陈**、沙力的情况,认定两人可适当少分,并无不妥。但两人取得一套房屋的价格较低,原审法院酌情确定两人可另外获得10万元货币补偿,并无明显不妥之处,本院予以维持。

其次,鉴于杨**等五人表示对各自之间的份额不需要法院进行分割,考虑到应妮、杨**他处享受过动迁安置及五人均未在系争房屋实际居住等因素,原审法院判令由杨**等五人共同向陈**、沙力支付10万元,在上述人员的份额考虑上也较为合理,本院予以认同。

此外,对于本案其他涉案当事人的份额,原审法院根据各方的实际情况,作出相应认定,并无明显不合理之处。需要说明的是,陈**、阮**明确表示单独安置忻**一套房屋,其他各方当事人对此并未表示异议,故结合陈**、阮**实际取得的份额,忻**的份额并无明显失衡之处。综上所述,原审法院基于查明的事实,以及各方当事人的实际情况,所作相应判决并无明显不当,本院予以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300元,由上诉人杨**、应志耿、陈**、杨**、应妮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