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季**与义乌**限公司共有物分割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02.14义乌市人民法院(2013)金义民初字第1163号

审理经过

原告季**为与被告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公司)共有物分割纠纷一案,于2013年5月21日向本院提起诉讼。同日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7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季**的委托代理人朱晓将,被告双**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楼兵军、龚**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季**起诉称,原告为季**的配偶,季**系原经营字号为义乌**具厂的个体工商户。2003年5月,义乌**具厂与被告共同出资以被告名义取得坐落于义乌经济开发区三期内的工业用地2.2232公顷(计33.348亩),双方于2003年5月18日签订投资合作协议书,该协议书载明义乌**具厂已出资180万元,与被告共同出资共同努力并以被告名义取得了上述工业用地;该协议书约定上述土地使用权其中10亩及其建成后的地上建筑物、附着物产权归义乌**具厂所有,其余归被告所有;并约定被告应积极协助义乌**具厂办理土地、规划、建房、产权登记等有关手续。2005年5月,季**经被告协助以被告名义办理了工程建设许可手续,与浙江省**有限公司签署了施工合同。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载明建设项目名称为厂房、厂房二。后义乌**具厂(季**)支付了部分工程建设费用,在上述10亩土地上具体经手建成厂房、厂房二共两幢房屋。2006年8月,季**将上述房屋出租给李**使用。2004年9月,上述2.2232公顷用地以被告名义办理了土地使用权登记。2008年1月,上述2.2232公顷用地范围内全部地上建筑物以被告名义办理了房屋所有权登记,已登记房屋所有权的建筑物包括由被告在划归其所有土地上建设的外贸厂房、办公楼,以及上述由季**负责建设的厂房、厂房二。季**已于2011年8月去世,原义乌**具厂财产由原告继承。字号为义乌**具厂的个体工商户经营者也因此变更为原告。原告认为,季**以义乌**具厂名义与被告共同取得的土地使用权应属双方共有;根据双方约定,10亩土地使用权及其地上建筑物厂房、厂房二应分割归义乌**具厂所有。原告为季**的配偶,同时是义乌**具厂的现经营者,故原告有权要求分割取得上述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建筑物,被告并应协助将上述土地房产权属转移登记至原告经营字号为义乌**具厂的个体工商户名下。为此,原告诉请:1、要求将坐落于义乌经济开发区三期(现义**街道戚继光路481号)内10亩土地使用权及其地上建筑物厂房二(建筑面积10703.01平方米)、厂房(建筑面积4687.21平方米)分割归原告所有;2、要求被告协助将上述房地产权属转移登记至原告经营字号为义乌**具厂的个体工商户名下。

被告辩称

被告**公司答辩称,涉案土地坐落于义乌经济开发区三期(现义**街道戚继光路481号)是对的。该33.348亩土地是被告与义乌**办事处签订协议,稠**办事处招商引资的一个项目,该33.348亩工业用地是被告符合政府的招商引资条件才受让取得,与义乌市人民政府签订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也都是以被告名义签订,该土地的所有土地出让金及土地增值税、土地使用税、地上建筑物全由被告支出,原告没有出过一分钱。对本案所涉的被告与义乌**具厂签订的协议,不是被告的真实意思表示,该协议上载明的义乌**具厂出资180万元也不真实,义乌**具厂没有出过一分钱。被告为什么会与义乌**具厂签订该协议,是因为当时原告丈夫季*贤称他有很好的社会关系,季*贤所称的很好的社会关系在市级甚至省级都是有名的,大家都知道的。作为被告的法定代表人吴**2004年在义乌也算是办企业比较有名气的人,所以与季*贤这些社会名流都经常在一起。由于季*贤称他有很好的社会关系,有个建筑公司愿意给他造房屋,且不用他支付工程款,他提出在被告的33.348亩土地上帮被告免费造一些房屋,被告认为这是有利可图,而季*贤的要求是免费造好这些房屋后,这些房屋要给季*贤免费收租10年,吴**也同意了这个说法,同时季*贤又提出造房屋要有个说法,该33.348亩土地中10亩是义乌**具厂的,让建筑公司信以为真,所以被告与义乌**具厂就签订了这么个协议,实际上义乌**具厂并没有任何投资,被告也没有把10亩土地划给义乌**具厂的意思表示。一直到2007年,当时的建筑公司即浙江省**有限公司作为原告起诉被告**公司支付工程款,诉讼标的是17436000元,这时被告才发现上了季*贤的当。在2005年厂房的造价不会超过每平方米500元,在该10亩土地上建造的房屋面积共计15390平方米,总造价不到770万元,而签订的施工合同的造价是1575万元。浙江省**有限公司起诉的时候,被告该10亩土地的使用权及房屋造价总体拍卖当时还卖不到1000万元,就算是被告重新购买10亩土地也不要17436000元。2009年被告与浙江省**有限公司的案件在执行阶段,浙江省**有限公司的一个工作人员在义乌市劳务市场雇了一百多人到被告厂里闹事,被告有报警过,且发现原告方有人与浙江省**有限公司的人一起来的,这就有可能浙江省**有限公司与原告进行串通。原告方在涉案土地上没有任何投资,双方签订的协议也不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受让合同是被告签订的,权证也是做在被告名下,从物权法角度讲,涉案土地归被告所有,与原告无关,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请。

针对被告的答辩,原告补充陈述称,被告称原告没有出过任何钱,这与事实不符,关于取得土地使用权的费用,双方投资合作协议已经明确载明季慎*支付了180万元的投资款,即根据投资合作协议可以证实季慎*为了取得土地使用权支付了180万元,在季慎*与被告另案诉讼的(2009)浙金民终字第321号租赁合同纠纷案庭审中,被告明确认可180万元已由季慎*支付给被告。关于垫付款,季慎*为本案10亩土地上建筑的建设,先后支付给浙江省**有限公司100万元,支付给电力设施施工企业40余万元。被告所称的土地增值税、使用税,因土地没有转让,不会产生这些费用,故被告所称原告没有支付这些钱不事实。被告所陈述的投资合作协议书的形成不事实,被告取得涉案土地使用权过程中确实借助了季慎*的社会力量,没有季慎*的协调,被告是无法取得涉案土地的,也包括季慎*的180万元,所以协议载明是双方共同努力、共同出资取得了33.348亩土地。根据投资的比例,将10亩土地及地上建筑物划为季慎*所有。这与被告所称的季慎*说造房屋不用钱并以此欺骗被告,这与事实、常理均不符。10亩土地上厂房二及厂房建设有施工合同,有被告盖过公章,有工程价款的计算方式、数额,被告是清楚的,没有欺骗的可能性,也不存在被告所说的串通问题,何况这笔建设款最终要由季慎*来承担的。目前涉案土地和两幢建筑登记在被告名下,这是事实,但该登记的效力是针对交易前后的第三人的,至于被告与季慎*及原告的权利义务关系应根据双方的合同即投资合作协议书来确定,在原、被告间就本案土地房产的归属也应根据该投资合作协议来确定。

原告季**为证明自己的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证据1,《投资合作协议书》核对件一份,证明载明事实及约定的权利义务内容,季**为取得涉案土地支付了180万元及双方约定取得的土地使用权其中的10亩包括10亩土地上建筑物、附着物归义乌市赛珀文具厂所有,其余归被告所有等事实。

证据2,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复印件二份。

证据3,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复印件一份。

证据4,《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核对件一份。

证据2、3、4共同证明季**以被告名义取得10亩土地上厂房、厂房二建设工程规划、施工许可,将该工程发包给浙江省**有限公司。说明一下,施工合同上盖有被告的公章,即被告对该合同的内容是十分清楚的,施工合同落款处被告公章上签了代表人季**的名字,后面的事务是季**以被告名义经手的。

证据5,开工报告核对件一份。

证据6,施工联系单原件五份。

证据7,验收记录核对件一份。

证据8,《电梯安装合同》原件一份。

证据5-8共同证明义乌市赛珀文具厂(季慎贤)为涉案两幢房屋的实际建设单位。

证据9,付款凭证原件九份(包括原证据清单中的证据21),证明义乌市赛珀文具厂(季**)支付了部分工程建设费用,设计费、晒图费、方案费共计62200元,浙江省**有限公司的工程款100万元,电力工程款30万元及4万余元,材料款15万余元,电梯款6万余元。

证据10,《房屋租赁合同》核对件一份,证明涉案两幢房屋建成后由季*贤出租给李**使用。

证据11,平面图复印件一份,证明涉案33.348亩土地及其上房屋平面状况,其中的平面图右下角的两幢建筑就是本案争议的厂房和厂房二。

证据12,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复印件一份。

证据13,《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复印件一份。

证据14,国有土地使用证复印件一份。

证据15,房产档案证明复印件一份。

证据12-15共同证明义乌市赛珀文具厂(季慎贤)与被告共同出资取得的土地使用权已以被告名义办理土地使用权登记,该地上全部建筑已以被告名义办理房屋所有权登记。土地、房屋已经登记在被告名下,被告有义务协助把归季慎贤所有的土地及厂房转移登记在义乌市赛珀文具厂名下。

证据16,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复印件一份、工商登记情况(注销)原件一份。

证据17,个体工商户登记情况(在册)原件一份。

证据16-17共同证明义乌市赛珀文具厂原由季*贤经营,现由原告季**经营。

证据18,义乌市**民委员会、义乌市公安局北苑派出所出具的证明原件一份。

证据19,公证书原件一份。

证据18-19共同证明原告系季慎*配偶,季慎*已于2011年8月去世,原个体工商户义乌市赛珀文具厂财产由原告一人继承。

证据20,房产档案证明原件一份,补强证据15,证明目的同证据15。

证据21,庭审笔录核对件一份,证明被告认可季**为涉案房屋的实际建设单位与发包人,被告未参与建设。

证据22,当庭提供(2009)浙金民终字第321号案庭审笔录复印件一份,庭审笔录第六页最后一行及第七页第一行均有记载,被告曾明确认可180万元由季**支付给被告的事实。

被告**公司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质证如下:

证据1,该协议书不是被告的真实意思表示,理由在答辩时已经作过陈述。根据该协议书第二条,证明了本着谁投资谁收益的原则,各自承担土地费用,义乌市赛珀文具厂并没有做过任何投资,没有付过任何投资款,建造房屋所需要的一切费用最终都是由被告付掉的,所以在实际过程中义乌市赛珀文具厂并没有履行投资的义务,所以也不能取得收益的权利,并不能取得争议土地上的房屋产权。

证据2-3,真实性无异议,但从证据可以看出讼争的土地都以被告名义进行开发建设,并非由义乌市赛珀文具厂进行投资建设。

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但被告对该合同内容、工程价款的约定不知情,因当时季**称这是形式上的合同,实际是不需要付钱的,所以被告只是加盖了一个公章。

证据5,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可以看出讼争的地块是由被告进行建设的,建设方是被告,并不是义乌市赛珀文具厂。

证据6,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施工联系单不能证明本案讼争土地上的房屋系义乌市赛珀文具厂建造,反而能证明是被告建造的,联系单上的主送单位是被告,所盖的公章也是被告的一个工程项目,而不是义乌市赛珀文具厂的一个工程项目。

证据7,真实性无异议,合法性有异议,该验收记录是浙江省**有限公司与季*贤串通的验收记录,工程的分项工程实际上是不合格的,从验收记录也可以看出建造厂房都是由被告建设的,而不是由义乌市赛珀文具厂进行建设的。

证据8,定作方是义乌**文具厂,如果该电梯安装在讼争地块的房屋上,定作方应是被告,故该合同与本案无关。

证据9,因证据8,电梯安装的费用收款收据也与本案无关;设计费、晒图费、方案费62200元是由被告支付的,发票上所注明的交款单位也是被告;2006年1月19日100万元的电汇凭证,与本案无关,也不能证明季**所汇的就是本案的建筑费用,这在浙江省**有限公司起诉被告案中已有体现,(2007)金**一初字第621号案中浙江省**有限公司并不承认收到过该100万元工程款,最终金**院判决时也没有把该100万元工程款认定进去,故不能证明义乌**具厂当时已经付过100万元工程款的事实;2006年8月24日30万元的收款收据,义乌**具厂所预交的工程预收款是否与本案讼争地块上的电力设施有关,原告无证据证明,这里所收的是工程预收款,在结帐时最终付多少也没有明确的数额,故与本案无关;9月6日八方电力的材料购买清单中购买人是义乌**具厂,购买这些材料是否用于讼争地块的工程上,原告无证据证明,故与本案无关;9月7日收款收据的质证意见同9月6日的收款收据,9月14日的收款收据质证意见也与前面相同;9月18日的收款收据上的字是红笔写的,一般红笔写的是退款,质证意见同前面;9月28日的发票与前面的质证意见相同,与本案无关。

证据10,真实性无异议,合法性、关联性有异议,本案讼争的房产属被告所有,被告许可义乌市赛珀文具厂负责人季*贤出租并由其收取租金,这是由于季*贤所说的免费建造,该合同能印证被告答辩时陈述的关于收取租金的说法,不能证明讼争土地及房屋由义乌市赛珀文具厂投资开发过。

证据11,证据三性无异议。

证据12-15,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只能证明本案讼争地块的房屋建设、开发及受让、最后的产权确认都是被告的,与义乌**具厂无关。

证据16-17,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

证据18-19,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关联性有异议,本案所讼争的地块及房产不属于义乌市赛珀文具厂的财产。

证据20,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只能证明本案讼争地块的房屋建设、开发及受让,最后的产权确认都是被告的,与义乌**具厂无关。

证据21,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但在庭审中当时被告陈述的季慎贤为实际建设单位和发包人,被告未参与建设,这不是事实,最终金**院也认定了本案实际建设单位和发包人为被告,最终判决也是由被告承担付款责任,最后也是由被告支付了1380万元工程款,义乌市赛珀文具厂没有支付过分文工程款。

证据22,被告确实没有收到过该180万元,对庭审笔录第六页最后一行及第七页第一行的陈述有异议,这是当时被告代理人的一个错误陈述,不可能代理人在庭审中的每个陈述都是正确的,有无收到过180万元需要证据支持。原告代理人在第三行陈述土地是35亩,这也是不对的,也是需要证据来证明。

被告**公司为支持自己的抗辩,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发票复印件六份,原件保存在被告公司财务里,证明金华中院判决后被告支付给浙江省**有限公司的工程款计1380万元,即涉诉地块系被告进行投资开发。

原告季**对被告提供的证据质证如下:

真实性有异议,被告应提供原件;关联性、证明目的有异议,这组发票和付款凭证即使真实,反映的也只是工程合同关系,正如被告刚才对证据所作说明时提到的支付这些款项只是为了履行生效判决,很明显这不是季**与被告间投资合作协议书所约定的投资形式,单纯的支付工程款的事实也不能反映投资合作协议书第二条所约定负责经营和建设,承担所需费用的事实。原告方的举证充分证明了10亩土地上的厂房由原告组织施工建设的事实、支付部分款项的事实。被告所称的支付了工程款就可以取得房屋所有权更是没有任何依据。

根据原、被告的举证、质证意见及证据审核认定的有关规定,本院认证如下:

原告季**提供的证据1,协议双方均在该《投资合作协议书》上签字盖章,其真实性予以认定,合法性在后详述;证据2-7,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真实性予以认定;证据8,虽然该合同的定作方是义乌**具厂,但被告未提供反驳证据证明讼争地块上房屋的电梯由他人另行安装,故结合证据9中的电梯款收款收据,可以确认讼争房屋的电梯由义乌**具厂建设安装的事实;证据9,2006年1月19日100万元的银行电汇凭证,真实性应予认定,可以认定从季**的账户转出100万元给浙江省**有限公司直属分公司的事实,至于该款有否到账收讫,本案中无法作出认定;其余发票及收款收据系原件,并加盖有收款单位的相关业务章,其真实性予以认定,被告虽对关联性提出异议,但从出票日期看与讼争房产工程的建设日期相衔接,且被告也未举证该些电力设备设施由其自行投资,故应确认票据上相关的电力设备设施由义乌**具厂安装建设的证明力;证据10,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本院确认该《房屋租赁合同》的真实性;证据11,被告对证据三性无异议,本院确认其证明力;证据12-15,被告对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本院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证据16-17,被告对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本院确认其证明力,可以认定义乌**具厂的工商登记事实;证据18-19,本院对真实性、合法性予以认定,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证据20,本院对真实性予以认定,可以确认讼争房产的所有权已登记在被告名下的事实;证据21、22,系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另外两个相关案件的庭审笔录,本院对真实性予以认定。

被告**公司提供的六份发票复印件,原告对真实性有异议,该复印件不符合证据的形式要件,在本案中本院无法对其证明力进行确认。

本院查明

根据上述本院已确认证明力的证据及当事人的庭审陈述,本院认定本案事实如下:

2004年11月5日,义乌**具厂以个体工商户的经营方式经工商登记注册成立,经营者为季**。2011年8月季**因病去世。季**父母已先于季**前死亡。2013年3月4日,原义乌**具厂因负责人死亡注销。2013年3月28日,经浙江**公证处公证,季**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中其子女季**、季**自愿放弃继承季**的遗产,季**的遗产由其配偶季**继承。2013年4月16日,义乌**具厂重新经工商登记注册成立,经营者为季**。

2003年5月18日,被告**公司(甲方)与义乌市赛珀文具厂(乙方)签订《投资合作协议书》一份,载明:“甲、乙双方因企业发展和经营需要,经过双方共同努力、共同出资并以甲方名义取得了义乌市经济开发区三期地块中的土地使用权(具体位置以规划平面图为准)。为进一步明确双方各自职责,现双方本着平等、自愿、意思自治的原则就此协商一致,并达成如下协议:一、因乙方前期已支付了壹佰捌拾万元的投资款,同意在取得的开发区三期地块使用权中的其中10亩土地使用权及其建成后的地上建筑物、附着物产权归乙方所有;其余部分归甲方所有。二、甲、乙双方本着谁投资、谁收益的原则,双方各自负责划分区域内的经营和建设,并各自承担土地费用、建造房屋及附着物等所需的一切费用。三、双方具体的地块划分详见规划平面图上双方共同划分标明的区域。四、乙方在办理土地、规划、建房、产权登记等有关手续时,甲方应积极协助和配合乙方。”

2004年8月23日,义乌市国土资源局(出让人)与被告**公司(受让人)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工业用地)一份,其中约定:出让人出让给受让人的宗地位于义乌经济开发区三期,宗地总面积22232平方米,出让年限为50年,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每平方米270元,总额为6002640元,受让人于本合同签订之日起当日内一次性付清;受让人在本合同项下宗地范围内新建建筑物的,应按城建规划,主体建筑物性质为工业用房;受让人按照本合同约定已经支付全部土地使用权出让金,领取《国有土地使用证》,取得出让土地使用权后,有权将本合同项下的全部或部分土地使用权转让、出租、抵押,但首次转让(包括出售、交换和赠与)剩余年期土地使用权时,应当经出让人认定符合下列第(二)款规定之条件,……(二)按照本合同约定进行投资开发,按批准的规划全部建成并投产5年以上,不分割、不改变用途,并按市政府有关规定调整出让金。

2004年9月18日,被告**公司作为上述宗地的土地使用权人取得义乌国用(2004)第1-2892号《国有土地使用证》。

2005年4月15日,讼争厂房二(建筑面积10690.3平方米)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2005年5月26日,讼争厂房(建筑面积4677.3平方米)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2005年7月14日,讼争厂房、厂房二取得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建设单位均为被告双**公司。

2005年5月8日,被告**公司(发包人)与浙江省**有限公司(承包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一份,约定:工程名称为二期厂房工程,工程内容为施工图范围内土建、水电等安装工程,承包范围系施工图及招标文件中明确的内容、可能引起的设计变更而引起的工程量;合同工期总日历天数210天;本合同价款采用可调价格合同;双方还对工程进度款支付方式和时间等进行了约定。季*贤在合同的委托代表人一栏内签字。2005年7月18日,监理单位出具开工报告,开工报告上载明建设单位项目负责人为季*贤。2006年8月至9月的数份施工联系单中,由季*贤在签复意见一栏内签字。2006年8月31日的竣工验收记录单中,被告**公司在建设单位一栏进行盖章,季*贤作为项目负责人签字确认。讼争厂房施工过程中,义乌市赛珀文具厂因讼争厂房安装电梯及电力设备设施需要支付相应款项给其他单位。工程竣工验收后因工程款纠纷,浙江省**有限公司向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被告**公司,最终法院判决由双**公司支付讼争厂房的工程款。

2006年8月6日,季**(出租方)与李**(承租方)签订《房屋租赁合同》一份,双方约定将讼争厂房租给李**使用,租期五年,从2006年10月10日至2011年10月9日;第一年租金1024800元,第二年租金1045300元,第三年租金1097600元,第四年租金1152500元,第五年租金1210100元。合同履行中因发生纠纷,季**向本院起诉李**要求支付第三年租金1097600元,双**公司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在该案上诉庭审过程中,第三人双**公司的代理人自认收到过季**支付的180万元投资款。

2008年1月,讼争厂房在义乌市房地产管理处进行产权登记,所有权人为被告双**公司。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二条第三款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占、买卖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土地使用权可以依法转让。《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未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规定的期限和条件投资开发、利用土地的,土地使用权不得转让。本案被告双**公司于2004年8月23日与义乌市国土资源局签订《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以工业用地的名义取得22232平方米土地使用权,其应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的规定使用土地,即首次转让(包括出售、交换和赠与)剩余年期土地使用权时,应当按照出让合同约定进行投资开发,按批准的规划全部建成并投产5年以上,不分割、不改变用途,并按市政府有关规定调整出让金。而事实上,2003年5月18日,被告双**公司即与义乌**具厂签订《投资合作协议书》,以共同投资合作的方式私自将其中10亩土地使用权分割给义乌**具厂使用,显然该行为与其之后与义乌市国土资源局签订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约定不符,也违反了上述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该行为应系无效。故原告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二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季**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93800元,由原告季**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同时预交上诉费人民币93800元,至迟不得超过上诉期限届满后的7日内;上诉费汇入单位:金华**民法院诉讼费预收户;汇入账号:1901-0400-0409-0000-0106-003;开户银行:中国**华市分行或直接交金华**民法院收费室。逾期不缴纳,按自动放弃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二月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