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骆*与浙江省金华市人民检察院一案审审民事判决书

2013.09.22义乌市人民法院(2013)金某某再初字第4号

审理经过

申诉人董*因与被申诉人陈、原审被告骆*、骆*共有物分割纠纷一案,不服本院(2011)金某某初字第1831号民事判决,向检察机关提出申诉。2012年10月24日,浙江省金华市人民检察院作出(2012)金市检民行抗字第62号民事抗诉书,向浙江省**民法院提出抗诉。2012年11月1日,浙江省**民法院作出(2012)浙金民抗字第61号民事裁定,指令本院再审本案。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5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浙江省金华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义乌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陈*、任*出庭。申诉人董*及委托代理人董*,被申诉人陈、原审被告骆*的法定代理人陈**参加诉讼。原审被告骆*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称

2011年6月20日,原审原告董**称,1998年3月20日,原告夫妇依法取得划拨土地77.8平方米,自建现住房。2004年3月4日房产登记,所有权归董*、骆*、骆*、骆*、吴某某五人共同共有。骆*与被告陈于2008年1月31日登记结婚,生育骆甲。现吴某某、骆*、骆*相继去世。吴某某的继承人为原告姐弟四人,2009年9月25日原告的三位弟弟放弃继承权。骆*的母亲贾尚健在。骆*去世后,被告陈要赶原告出门。现原告要求:一、请求法庭依法分割南门街仓里10幢2号房产,并明确各人份额。二、诉讼费按分割比例负担。

一审被告辩称

原审被告陈辩称,一、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应该有明确的诉讼请求,在本案诉状中原告诉请不明确,依法应当驳回;二、原告在诉状中称相继去世,原告对吴某某和骆*的继承人身份应当予以明确;三、原告在诉状中陈述骆*去世后第一被告经常某某取闹,驱赶原告,实际上是原告在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实际上是原告一直在无理取闹,被告母子除了讼争房产没有其它可以居住的地方;四、陈、骆甲孤儿寡母,在继承分割的时候应当予以照顾;五、本案涉及家庭关系,我们希望能够和平协商解决。

原审被告骆*辩称,骆*是骆*唯一的儿子,希望在分割时能给予照顾。

原审被告骆*辩称,房产是父母外婆及兄长5个人共有的,我父亲骆*去世后,我可以继承一部分房产。外婆吴某某的百分之二十的份额我的舅舅已经放弃继承,所以由我母亲继承我没有意见。贾所继承的份额赠与我。

原审被告贾未到庭进行答辩。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查明,坐落于义乌市南门街房(号:1-9-2144;房屋所有权证号:00085383)系董*、骆*、骆*、骆*、吴某某五人共同共有。吴某某于1998年8月25日死亡,骆*于2002年4月2日死亡,骆*于2009年4月29日死亡。另查明,吴某某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为董*、董*、董*、董*四人。骆*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为贾、董*、骆*、骆*。骆*与被告陈于2008年1月31日登记结婚,生育儿子骆*。故骆*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为董*、陈、骆*。另查明,董*、董*、董*放弃对吴某某所有的义乌市南门街仓里10幢2号的房产份额的继承。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认为,坐落于义乌市南门街房(号:1-9-2144;房屋所有权证号:00085383)系董*、骆*、骆*、骆*、吴某某五人共同共有。共有人吴某某、骆*、骆*相继去世,发生多次继承,共同共有的基础丧失,故原告起诉要求确认共有份额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在共同共有关系终止时,对共有财产的分割,有协议的,按协议处理;没有协议的,应当根据等分原则处理。故本案讼争房屋在分割时应当视为董*、骆*、骆*、骆*、吴某某五人各享有五分之一的份额。另外,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原、被告双方无法协商达成分配方案,在发生继承时,也没有遗嘱或其他相关约定,故本案讼争房屋应当按照法定继承对该房屋重新进行分割。1998年8月25日,共有人吴某某死亡,发生继承。本院认为,继承发生时,吴某某的房产份额就由董*居住管业。吴某某的其他第一顺序继承人董*、董*、董*一直没有提出异议,直至2009年9月5日由三人共同出具放弃对吴某某所有的义乌市南门街仓里10幢2号的房产份额的继承。虽然该放弃申明形成在继承发生之后,但继承开始的时间是在1998年8月25日,且由原告董*实际占有,即吴某某死亡时的五分之一房产份额就由原告董*继承,又因骆*系董*的配偶,故该房产份额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此时,董*、骆*共享有义乌市南门街仓里10幢2号房产的五分之三份额。骆*、骆*分别享有该房产的五分之一份额。2002年4月2日,共有人骆*死亡,发生继承时,属骆*个人房产的系义乌市南门街仓里10幢2号房产十分之三的份额。该份额应当由贾、董*、骆*、骆*四人继承,分别从骆*处继承该房产的四十分之三。被告骆*辩称,贾的份额已经由其赠与给骆*。本院认为,被告贾未到庭参加诉讼,该辩称本院无法查明,如其要赠与给被告骆*,可在本案确定份额后再办理相关手续,故本院对该意见不予支持。此时,董*享有该房产的八分之三,骆*享有该房产的四十分之十一,骆*享有该房产的四十分之十一,贾来某某有该房产的四十分之三的份额。2009年4月29日,共有人骆*死亡。因骆*取得该房产份额时,尚未登记结婚,故该房产份额应当认定为骆*个人财产,应当由董*、陈、骆*共同继承。三人分别从骆*处继承获得一百二十分之十一的房产份额。综上,坐落于义乌市南门街房(号:1-9-2144;房屋所有权证号:00085383),由原告董*享有46%,由被告骆*享有27.5%,由被告陈享有9.5%,由被告骆*享有9.5%,由被告贾来某某有7.5%。被告贾*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其对本案质证权和抗辩权的放弃,不影响本案的审理,依法可缺席判决。依照《中华某某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某某共和国物权法》第九十九条、《最**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某某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90条、《中华某某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四项、第十八条第一项、《中华某某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坐落于义乌市南门街房(号:1-9-2144;房屋所有权证号:00085383),原告董*享有46%的份额、被告骆*享有27.5%的份额、陈享有9.5%的份额、被告骆*享有9.5%的份额、被告贾来某某有7.5%的份额。案件受理费6900元,由原告董*负担。

再审申请人称/抗诉机关称

浙江省金华市人民检察院认为,义乌市人民法院(2011)金某某初字第1831号民事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吴某某房产份额的四分之一属于董*和骆*的夫妻共同财产,四分之三属于董*个人财产。理由如下:1、吴某某房产份额的四分之一应认定为董*和骆*的共同财产。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吴某某死亡后,她的遗产归董*、董*等四人共同共有。由于遗产分割前,继承人的权利是体现在应继承的份额上,而不是体现在对具体遗产的所有权上,所以在遗产分割前继承权的实际内容就是“应分份额”。共同共有虽然在共有状态持续时不区分各自的份额,但在最终分割时须按照等分原则。所以在遗产未分割之前,董*的遗产“应分份额”为四分之一。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继承所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共有。由于继承开始时,董*的配偶骆*仍在世,所以董*通过继承所获得的四分之一份额遗产属于董*和骆*的共同财产。2、吴某某房产份额的四分之三应认定为董*个人财产。如前所述,在遗产未分割时,董*的“应分份额“为四分之一。但在遗产分割时,董*等其余三名继承人放弃继承,使得董*分得全部份额的遗产。董*等人放弃继承的行为发生时间是在骆*死亡后,也即新增加的四分之三份额是董*在骆*死亡后获得,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应认定为董*的个人财产。3、按照前述认定,再根据本案当事人相互的继承关系,可确定各当事人对案争房屋份额如下:贾一百六十分之九,骆*一百六十分之四十一,董*四百八十分之二百四十八,陈**,骆*四百八十分之四十一。原审法院对房屋份额“董*享有46%、骆*27.5%、陈享有9.5%、骆*享有9.5%、贾*某某有7.5%”的事实认定错误。综上,请依法再审。

本院再审过程中,申诉人董*称,一、原审认定事实错误。原判认为继承发生时吴某某的房产份额由董*管某某住,吴某某的其他继承人一直没有提出异议,这与本案的事实是不符的。董*管业是没错,但是经过了三兄弟董*、董*、董*同意并委托的,而且,也没有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吴某某的房产份额是由董*在居住的。原判认为董*实际占有吴某某的房产就应该由董*继承,这个认定不符**某某。遗产的保管人应妥善保管,并应及时通知其他继承人。二、申诉人董*三兄弟对吴某某遗产的处分,实质上是赠与。吴某某去世后,继承开始。兄弟三人没有表示放弃,依法继承了房产份额。原判认为本案应按照法定继承重新进行分割,这就证明吴某某的房产已经进行了分割。同时,董*也曾经在讼争房产处居住过几年。一楼的租金三兄弟也是有份的。骆丙去世后,我们实际上放弃的已经不是继承权,而是所有权。无论文字上如何某某,该部分房产,我们董*三兄弟是赠与给董*的。三、检察院的抗诉理由符某某案事实和法律规定。其房产份额的分割符**某某,也是合理的。原判判决后,申诉人的代理人向金**院咨询,答复意见和检察院抗诉意见是一致的。四、原判诉讼费用由董*全额承担违法,且不公平。申诉人董*应是胜诉方,法律规定,诉讼费由败诉方承担。我们认为应由分割的份额承担诉讼费是公平合理的。

再审被申请人辩称

被申诉人陈和骆甲答辩称,继承是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的。吴某某于1998年8月25日死亡,继承发生。吴某某的第一顺序继承人系董*、董*、董*、董*。继承开始后,吴某某享有的份额一直由董*管某某住,董*三兄弟均未提出异议。在2009年9月5日,三人共同声明放弃对吴某某涉案房产份额的继承权。根据法律规定,放弃继承的效力,追溯到继承开始的时间。董*从吴某某处继承的份额就是吴某某享有的涉案房产五分之一份额。董*从吴某某处继承的五分之一的房产份额系与骆*的共同财产。请求维持原判。

被申诉人骆*未作答辩。

再审中,申诉人董*和被申诉人陈、被申诉人骆*均未提供新的证据。原审中申诉人董*提供的证据有:

1、义乌国用(1998)字第1-1219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一份,证明申诉人董*夫妇依法取得划拨土地的事实;

2、义乌房权证稠字第00085383号房屋所有权证和00104703至00104706号共有权证各一份,证明房屋所有权人和共有权人的情况;

3、死亡证明三份,证明共有人吴某某、骆*、骆**去世及去世的时间;

4、遗产弃权书一份,证明申诉人董*三位弟弟董*、董*、董*已经放弃继承权,将继承份额赠与董*的事实。

5、董*的证明一份并出庭作证,证明出具时间是2010年12月27日,内容为:①2009年9月5日其父亲董*与两个叔叔董*、董**遗产弃权书;②2010年12月26日下午,在其父亲董*家中,由其父亲董*与董*、董*当着证人和申诉人董*的面在遗产弃权书补捺指印;③该遗产弃权书由董*交申诉人董*收执。出庭作证的证词主要内容为:①立遗产弃权书的时间距现在(2011年8月16日)大概3-5个月,由董*起草的,书写和签字捺印的过程董*都在场。②该份遗产弃权书由董*保管,当时在场的就董*、董*、董*和董*四人;③协议书(指遗产弃权书)是写在纸上的,里面的内容没有看到过,对法庭出示的该遗产弃权书是否就是当时签订的这份表示不清楚。证明在其父亲董*家里见证了其父与两个叔叔董*、董*在遗产弃权书上捺指印的事实。

被申诉人陈在原审中提供了一份义乌市人事劳动社会保障局信息,证明申诉人董**退休职工,有固定的退休金和社会养老保障金,收入稳定的事实。

被申诉人骆*在原审中提供了一份贾出具的房屋赠与书,证明贾于2011年6月28日已将其对讼争房屋的继承份额2.5%赠与骆*的事实,有骆*、苗*春作证。

对申诉人董*提供的证据,被申诉人陈、骆*在再审中没有补充意见,原审中的质证意见为对证据1、2、3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证据3的关联性有异议,申诉人董*既然提起继承纠纷的诉讼,其应当提供作为继承人身份的依据。对证据4的形成过程不清楚,吴某某的继承人是申诉人董*与三个弟弟董*、董*、董*,如果说三个弟弟确实放弃继承,申诉人董*是唯一的法定继承人没有错误。证人董*的当庭陈述与其提供的证明是矛盾的,不能自圆其说,如证明里提到弃权书是交给申诉人董*保管,而当庭作证说是董*保管的;其提到遗产弃权书都是在他在场的时候全部完成的,又与申诉人董*所称的有矛盾,对证据5的真实性有异议。被申诉人骆*对上述证据均无异议。

对被申诉人陈提供的证据,申诉人董*在原审中质证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本案是共有物分割纠纷,与共有人是否有稳定收入无关。在再审中没有新的质证意见。

被申诉人骆*对申诉人董*提供的证据和被申诉人陈提供的证据均无异议。

对被申诉人骆*提供的证据,原审中并未予以质证,再审中,申诉人董*对此没有异议,被申诉人陈对其真实性有异议,认为出具该份房屋赠与书当时贾已知90多岁,其对内容肯定不清楚,贾没有签字,是否其捺印也不清楚

本院再审对证据认证如下:对申诉人董*提供的证据1、2、3的真实性和证明目的及证据4的真实性,被申诉人陈、骆甲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对证据4的证明目的,将综合其他证据依据法律进行认定;证据5,证人董*当庭陈述和其提供的证明有诸多矛盾之处,本院不予认定。对被申诉人陈提供的证据,虽申诉人董*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与本案不具关联,本院对其关联性不予认定。对被申诉人骆*提供的证据,申诉人董*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且符合代书遗嘱的要件,被申诉人陈虽有异议,但无相反证据推翻,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查明

再审查明,吴某某于1998年8月25日去世,生前育有三子一女,分别是三子董*、董*、董*和一女董*(即原审原告);骆*与董*系夫妻,骆*于2002年4月2日去世,育有二子,分别是骆*(即原审被告)、骆*;骆*与陈(即原审被告)于2008年1月31日登记结婚,育有一子骆*(即原审被告),骆*于2009年4月29日去世;骆*母亲贾,于2012年11月23日去世,生前育有三子二女,分别是三子骆*、骆*、骆*和二女骆*、骆*;骆*于2012年11月15日去世,生前育有一子骆*一女骆子。本案再审中,骆*、骆*、骆*及骆*、骆子均明确表示放弃对贾遗产的继承。

坐落于义乌市南门街房(号1-9-2144;房屋所有权证号00085383)1998年3月20日颁发的国有土地使用权某某的土地使用者为骆*,2004年3月4日颁发的房屋所有权证上登记的房屋所有权人为董*,共有权人为吴某某、骆*、骆*和骆*。2009年9月5日,董*、董*、董*在吴某某的房屋共有权证复印件上签署“遗产弃权书”,载明:我们自愿放弃母亲吴某某记载于本共有权证上的义乌市稠城仓里10-2号房产的继承权。母亲的该部分房产同意由姐姐董*继承。2011年6月28日,贾*房屋赠与书一份,将其对讼争房屋的继承份额2.5%赠与骆*。庭审中,董*明确诉讼请求为确认房产份额,不要求进行实物分割。

本院认为

本院再审认为,第一、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董*、董*、董*签署的“遗产弃权书”的性质是放弃继承权或是遗产(所有权)的赠与。如果该遗产弃权书系放弃继承权的,那根据《中华某某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第三项规定的除外;”义乌市南门街仓里10幢2号的房产属吴某某遗产部分应归骆*与董*继承;若系遗产赠与的,即董*、董*、董*将应由其三人继承的义乌市南门街仓里10幢2号的房产属吴某某遗产的部分赠与董*所有,那根据《中华某某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第(三)项规定,义乌市南门街仓里10幢2号的房产属吴某某遗产部分其中1/4份额由骆*与董*继承,另3/4份额应属董*个人所有。而如何判断其性质,则应根据继承法及其司法解释,并结合本案实际、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原则。首先,根据《中华某某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继承开始后,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应当在遗产处理前,作出放弃继承的表示。没有表示的,视为接受继承。”和最**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某某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9条“继承人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应当在继承开始后、遗产分割前作出。遗产分割后表示放弃的不再是继承权,而是所有权。”的规定,继承权的放弃须具备的条件有以明示方式作出,于继承开始后遗产分割前作出,且不附任何条件。对照本案的遗产弃权书,其以明示方式作出,且作出的时间亦符合法某某,但该遗产弃权书有附加条件,即“母亲的该部分房产同意由姐姐董*继承”。故遗产弃权书应不属于继承权的放弃。而本案遗产弃权书的两句话,其法律含义是冲突的,作为当事人的董*、董*、董*在签署该遗产弃权书时的本意应当是将属于他们的遗产份额赠与董*。因此,本院认定该遗产弃权书性质应是遗产(所有权)的赠与。第二、关于原审原、被告的份额。吴某某1998年去世后,讼争房屋各第一顺序继承的份额应为骆*1/5+1/5(1/4,吴某某遗产部分1/4份额属骆*与董*继承2)u003d9/40;董*1/5+1/5(1/42+3/4)u003d15/40;骆*1/5即8/40;骆*1/5即8/40。骆*2002年去世后,其在讼争房屋的份额9/40应由其第一顺序继承的母亲贾、妻子董*及儿子骆*、骆*按等分原则继承,由于贾于2012年去世,其第一顺序继承人骆*、骆*、骆*及代位继承人骆*、骆*已放弃继承,且对讼争房屋的继承份额贾已明确赠与骆*,贾继承骆*遗产的份额由骆*享有;骆*继承骆*遗产的份额由转继承人骆*和陈及董*享有,即骆*9/404(代位继承贾部分)+(9/404)u003d18/160,董*9/404u003d9/160,骆*、陈、董*各9/4043u003d9/480。骆*2009年去世后,其对讼争房屋享有的1/5即8/40份额,依法由配偶陈、儿子骆*、母亲董*按等分原则继承,即陈、骆*、董*各8/120。综上,对讼争房屋的份额,董*占248/480,骆*占150/480,陈占41/480,骆*占41/480。原审适用法律错误,导致裁判结果错误,依法应予纠正。抗诉机关抗诉事由和申诉人董*的申诉理由成立。原审被告骆*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依法可缺席判决。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某某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最**法院《关于适用﹤中华某某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201条,《中华某某共和国婚姻法》第十八第(三)项,《中华某某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十一条,最**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某某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9条、第52条、第60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再审裁判结果

一、撤销本院(2011)金某某初字第1831号民事判决。

二、坐落于义乌市南门街房(号:1-9-2144;房屋所有权证号:00085383),原审原告董*享有248/480的份额,原审被告骆*享有150/480的份额,原审被告陈享有41/480的份额,原审被告骆*享有41/480的份额。

原审案件受理费6900元,原审原告董*负担3565元,原审被告骆*负担2156元,原审被告陈负担589.5元,原审被告骆*负担589.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同时预交上诉费13800元,至迟不得超过上诉期限届满后的7日内;上诉费汇入单位:金华市财政局;汇入帐号:19699901040008737,开户银行:中国**华市分行或直接交金华**民法院收费室。逾期不缴纳,按自动放弃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