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吴**与罗太均共有物分割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11.07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院(2014)津法民初字第07411号

审理经过

原告吴**与被告罗太均共有物分割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8月2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罗**任审判,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9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吴**的委托代理人张**,被告罗太均及其委托代理人张**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吴**诉称:原告系罗**妻子,被告系罗**养女。2013年8月9日,罗**因交通事故受伤,于同年8月14日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罗**死亡后,重庆市江津区人民法院作出(2014)津法民初字第0243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由中国太平洋**江津支公司赔偿吴**、罗*均丧葬费等共计120000元。2013年10月11日,被告在江津区社会保险局领取了罗**死亡一次性救济金13875元、死亡丧葬费2000元,共计15875元。虽然被告负责了罗**的安葬,但被告已经获得了保险公司赔付的丧葬费22249元,在当地办理丧葬事宜已经足够,故原、被告双方作为罗**的合法继承人,应共同享有罗**死亡一次性救济金和丧葬费。请求判决分得罗**死亡一次性救济金及丧葬费共计7000元。

被告辩称

被告罗太均辩称:1、原告无权主张分割罗**死亡的丧葬费2000元,原告已承认罗**丧事由被告处理,实际上也确由被告处理,另保险公司赔付的22249元丧葬费根本不够用,原告对罗**的安葬事宜未出过任何人力物力,其主张分割丧葬费缺乏依据。2、原告缺乏请求分割一次性救济金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法律对救济金的分割并无明确规定,在此情况下,救济金的分割应当在坚持公平原则、权利义务对等原则的基础上,结合以下三个方面的事实来决定分配方案:其一,罗**生前与原、被告双方的亲疏远近;其二,罗**生前与原、被告双方共同生活的紧密程度;其三,原、被告双方各自在罗**生前及亡后所尽义务的有无。虽然原告与罗**在民政部门有过婚姻登记,但事实上原告吴**与罗**根本没有共同生活过,完全没有履行夫妻义务,直至罗**因交通事故受伤、死亡,甚至被告提起诉讼,原告都不知情,更未尽任何义务。被告作为罗**养女,双方长期共同生活,罗**将被告养大成人,被告成年后也对罗**履行了主要赡养义务,这些可以充分证明被告与罗**的关系密切、生活上联系程度较高。所以,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吴**与罗**于1982年4月20日办理结婚登记,之后双方并未共同生活,也互不往来和联系。1988年,罗**将罗太均收为养女并将罗太均抚养成人,双方长期共同生活。2010年11月29日,罗**转为城镇居民户口。2013年8月9日,罗**因交通事故受伤,期间一直由罗太均照顾。2013年8月14日,罗**死亡,罗太均办理了罗**的丧葬事宜。此后,罗太均因罗**死亡造成了经济损失向法院提起诉讼,诉讼过程中,中国太**份有限公司江津支公司查出罗**有婚史的事实,原告吴**遂申请参加诉讼。2014年5月4日,法院作出(2014)津法民初字第0243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中国太**份有限公司江津支公司赔偿原、被告因罗**死亡产生的丧葬费22249元。2013年10月11日,被告在江津区社会保险局办理罗**死亡待遇结算手续,《重庆市被征地农转非人员基本养老保险人员死亡待遇(一次性)支付审批表》显示:死亡一次性救济金13875元、死亡丧葬费2000元、应退回多拨养老待遇1850元、支付额14025元。上述14025元已由被告实际领取。原告于2014年8月26日诉讼来院并提出前述诉讼请求。

另查明,《重庆市被征地农转非人员基本养老保险人员死亡待遇(一次性)支付审批表》中退回多拨养老待遇1850元已于2013年9月17日、2013年10月18汇入罗安乾邮政储蓄银行账户,且由被告于2013年10月19日统一领取。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的陈述,身份证,重庆市江津区石蟆镇转龙村丘塝经济合作社证明,四川省合**民委员会证明,吴**谈话录音记录,证人证言,医药费专用收据,尸检发票,尸体解剖交通费收据,丧葬用品收据,重庆市被征地农转非人员基本养老保险人员死亡待遇(一次性)支付审批表、重庆市公安局石蟆派出所与重庆市江**民委员会联合出具的证明、江津区社会保险局证明、罗**邮政存折,(2014)津法民初字第02434号判决书等证据,经庭审质证在卷佐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一次性救济金发放对象为死者直系亲属,包括死者的父母、配偶和子女。一次性救济金不属于遗产,但分配时可以参照遗产处理。处理过程中,对死者尽了主要扶养、赡养义务或者与死者生前共同生活的近亲属,可以适当多分。对罗**死亡后发放的一次性救济金,原告吴**与被告罗太均应依法分得相应的数额。原告吴**与罗**虽有申请登记结婚的事实,但数十年来并未共同生活,双方完全没有履行夫妻权利义务,直至罗**因交通事故受伤、死亡,甚至到罗太均提起诉讼,吴**都不知情,更未尽任何义务。被告罗太均作为罗**的养女,双方长期共同生活,罗**将罗太均抚养成人,罗太均成年后也对罗**履行了主要赡养义务,这充分证明罗**与罗太均的父女关系密切,生活上的联系程度较高。相比之下,吴**对罗**并未实际履行妻子的任何义务。在体现权利义务一致的基础上,结合本案实际情况,充分考虑原、被告双方与罗**的亲疏程度,以及双方对罗**所尽义务的事实,对罗**死亡产生的一次性救济金,本院酌定由原告吴**分得2000元,被告罗太均分得11875元为宜。对于丧葬费,系用于死者罗**死亡后安葬的专项费用,罗**死亡后全部丧葬事宜均由被告办理,丧葬费理应由被告直接支配;原告认为交通事故赔偿中已经计算了丧葬费且对于安葬罗**已经足够,故2000元丧葬费应在原、被告之间参照遗产分割的主张缺乏事实基础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第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罗*均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原告吴**因罗**死亡获得的一次性救济金2000元。

二、驳回原告吴**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罗太均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双方当事人在法定上诉期内均未提出上诉或仅有一方上诉后又撤回的,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的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自本判决内容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该期限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一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