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刘**与吴**、杨**、高**、杨**相邻通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4.05.05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4)州民一终字第31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刘**因与被上诉人吴**、杨**、高**、杨**相邻通行纠纷一案,不服吉首市人民法院(2013)吉民初字第46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刘**及其委托代理人杨**、被上诉人吴**、杨**、高**到庭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杨**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判认定,原告刘**与四被告现居住房屋的土地相毗邻。2013年上旬四被告在诉争处修建房屋一栋及门前坪场,坪场被围墙围住,以致堵塞了原告通往其土地的道路,经社区、村、组多次调解无效,原告诉讼至该院,要求拆除四被告院内坪场围墙,保障原告的通行权利。另查,现原告进出自家土地是从四被告房屋后面通行,在该路的入口处葬有被告母亲的一座坟。四被告所建房屋及坪场土地占用面积约为196平方米(14米14米)。

一审法院认为

原判认为,原、被告双方为相邻通行权利发生纠纷,双方诉争在于原告诉请因被告堵塞通道造成妨碍应予排除与被告辩解通行道路留在房屋后,可以通行的争议。我国民法通则对相邻关系的规定为:“不动产的相邻各方,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精神,正确处理截水、排水、通行、通风、采光等方面的相邻关系,给相邻方造成妨碍或者损失的应当停止侵害,排除妨碍,赔偿损失。”在本案中,由于原、被告的土地原本相毗邻,现被告先已建房,而被告在建房时未能完全考虑原告今后的通行权利将原告日常通往自家土地处的道路堵塞,造成双方矛盾,以致双方发生纠纷,对此被告应承担民事法律责任。被告在诉争处土地面积为1分地,即66.6平方米,而被告建房及坪场占地面积已远超土地使用权益;现原告要求被告排除妨碍,拆除妨碍原告通行的被告坪场占用的路面,保障其通行的诉请于法有据,该院予以支持。被告辩解原告通行可往其房屋后面行走的辩解理由因为与当地风俗不符,且被告房屋后面有一座坟,不宜作为进出的主要通道,其辩解理由不成立,该院不予确认。鉴于本案的客观情况,被告建房及修建坪场时原告对自家通行权利主张权利不及时,以致被告完成了围墙及坪场的修建,对此,在拆除被告围墙时原告应予一定的经济补偿,补偿金额为5000元人民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三条规定,判决如下:一、拆除被告吴**、杨**、高**、杨**修建在其院内坪场的围墙,留足1.2米宽度道路,保障原告通行。履行期限为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完成;二、原告刘**补偿被告吴**、杨**、高**、杨**人民币5000元,履行期限为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完成。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被告各承担一半。

上诉人诉称

上诉人刘**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称,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证据不足。原审判决以上诉人未及时主张权利,判决补偿被上诉人5000元,属于认定事实错误,证据不足。首先,上诉人在被上诉人修建围墙时多次、明确的主张了权利,并向社区和村里主张了权利,而被上诉人强行封断了通道。其次,社区及村里证明,在利用集体土地时,应为其他村民留路。二、原审判决部分不当,应予改判。原审判决上诉人补偿被上诉人5000元,无法律依据。因被上诉人不顾上诉人、社区和村里领导劝阻,强行封断了上诉人通行的道路,由此造成的损失应当被上诉人自己承担。综上所述,上诉人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证据不足,请求:撤销吉首市人民法院(2013)吉民初字第461号民事判决的“第二项判决内容”,并改判上诉人不承担赔偿责任。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吴**、杨**、高**答辩称,答辩人不同意原审判决,且没有收到原审判决书。被上诉人杨**未答辩。

双方当事人在二审期间均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上诉人刘**与杨**(系被上诉人杨**、杨**之父)两者在吉首市小溪桥社区四组有承包地相邻,杨**承包地的右边毗邻乡村道路,自实行土地承包制以来,杨**的承包地内形成了一条历史通道,上诉人

刘**一直经过该通道到自己的承包地。2013年上旬,被上诉人吴**、杨**、高**、杨**在杨**承包地内修建了房屋及坪场,并用围墙封堵了通往刘**承包地的道路。四被上诉人在所建房屋的后面为刘**留有一条道路,而在该通道入口处有被上诉人杨**、杨**母亲的坟墓。之后双方当事人发生纠纷,经社区、村组织多次调解未果。为此,上诉人刘**诉至吉首市人民法院,请求:判决四被上诉人拆除其院坝围墙强占的路面,保障上诉人及家人的通行权;本案的诉讼费由四被上诉人承担。另查明,在吉首市人民法院作出(2013)吉民初字第461号民事判决后,高**收到了四份原审判决书,其中三份是其代吴**、杨**、杨**收的。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上诉人刘**是否应补偿四被上诉人5000元。

在本案中,四被上诉人明知其修建房屋的土地(即杨**的承包地)有历史通道,而修筑围墙封堵了上诉人通行的道路,仅在其房屋后留有一条通道,且在通道的入口处有座坟墓,与当地风俗不符,不利于和不适宜上诉人的通行。因此,四被上诉人侵害了上诉人刘**的通行权利,因拆除围墙等产生的损失应由四被上诉人自行承担。同时,本案中被上诉人亦未向原审法院提起反诉要求上诉人补偿5000元,因此,原审判决上诉人补偿四被上诉人5000元,于法无据,本院对该项判决应予以撤销。另外,双方当事人对原审判决的第一项均未提起上诉,本院对该项判决予以确认。根据查明事实,四被上诉人已经收到原审判决书,其诉称未收到原审判决的理由不能成立。综上所述,上诉人刘**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对其上诉请求予以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但适用法律不当,本院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三条、《最**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01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八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一、维持吉首市人民法院(2013)吉民初字第461号民事判决的第一项,即“一、拆除被告吴**、杨**、高**、杨**修建在其院内坪场的围墙,留足1.2米宽度道路,保障原告通行。履行期限为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完成”;

二、撤销吉首市人民法院(2013)吉民初字第461号民事判决的第二项,即“二、原告刘**补偿被告吴**、杨**、高**、杨**人民币5000元,履行期限为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完成”。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共计200元,由被上诉人吴**、杨**、高**、杨**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五月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