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原告夏**与被告东港市菩萨庙镇孙家沟村杨家屯村民组(以下简称杨屯组)、第三人东港市菩**民委员会(以下简称孙家沟村)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2015.05.19东港市人民法院(2015)东民初字第01848号

审理经过

原告夏**与被告东港市菩萨庙镇孙家沟村杨家屯村民组(以下简称杨**)、第三人东港市菩**民委员会(以下简称孙家沟村)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代理审判员辛延世独任审判,书记员李*记录,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夏**法定代理人刘**及委托代理人郭**、被告杨**负责人郭**及委托代理人孙**到庭参加了诉讼。第三人孙家沟村经本院传票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应诉,本院依法缺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诉称,因疏港中路建设征占被告集体土地,相关部门将征占补偿款给付被告,被告于2014年12月3日作出征地补偿费分配方案。按该分配方案,原告应分得补偿款19780元,但被告以原告随其母亲为由拒绝给付该款。原告认为,原告系被告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属于法定新增人口,依法应享有占地补偿款,故请求判令被告给付该19780元征地补偿款。

被告辩称

被告辩称,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涉及村民利益重大事项应有村民会议或村民代表会议决定,涉案分配方案已履行法定程序,合法有效,应按该分配方案确定的内容进行分配。原告虽有被告户口,但仅以户口来确认享有村民集体组织成员资格没有依据,故被告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未到庭亦未向本院提交书面陈述意见。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于2012年12月7日出生,落户在被告杨**。原告母亲刘**户口一直在被告杨**,其家庭承包地亦在被告杨**处。原告父亲夏玉朋为被告杨**户口,但其在被告杨**处没有家庭承包地。原告及其父母现居住于东港市新农镇孙家沟村三组。

因疏港中路建设需要,征占被告杨**集体土地,相应的土地补偿费和堤坝设施补偿费已给付被告杨**。2014年12月3日,被告杨**形成征地补偿费分配方案,并将补偿款在被告村民组的村民内部进行分配。本次分配人员318人,每人分配19780元。原告未分到上述款项,但原告母亲已分到。

本院所确认的上述事实,有原、被告的陈述以及户口本、结婚证、征地补偿费分配方案等证明材料在卷为证,这些证明材料已经开庭质证和本院审查,可以采信。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最**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决定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分配已经收到的土地补偿费。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已经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请求支付相应份额的,应予支持。但已报全**常委会、**务院备案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地方政府规章对土地补偿费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分配办法另有规定的除外。”据此规定,原告是否应当获得涉案土地、堤坝设施补偿费,应考量原告在被告杨**确定分配方案时是否具有被告杨**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要综合考虑当事人生产、生活状况、户口登记状况以及当事人基本生活保障等因素予以认定。原告现为儿童,其基本生活保障应由其父母提供。原告父母均为被告处户口,虽原告父亲在被告处没有家庭承包地,但原告母亲在被告杨**享有与其他成员相同的村民待遇,如土地承包经营权,且原告母亲还分到涉案的土地、堤坝设施补偿费。由于原告出生在二轮土地承包之后,未能分到家庭承包地,但原告户口自出生时即落户在被告杨**。现综合考虑以上情形,应认定原告在被告杨**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已经具有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故其主张涉案土地、堤坝设施补偿费合理,本院予以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最**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东港市菩萨庙镇孙家沟村杨家屯村民组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夏**土地、堤坝设施补偿费19780元。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50元,由被告承担。此款原告已预交,被告待执行时将此款一并给付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五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