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黄**与杭州余**济合作社、杭州市余**和街道**委员会等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04.10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浙杭民终字第1004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黄**因与被上诉人杭州余**济合作社(以下简称经济合作社)、杭州市余**和街道**委员会(以下简称村民委员会)、杭州市余**和镇奉口村燕湾组组委会(以下简称燕湾小组)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不服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2015)杭**初字第4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5年3月1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认定:黄**属于燕**组成员。黄**已分配土地征收补偿款67500元。本案各方争议在于:1.燕**组土地被征收后,其成员足额分配应得土地征收补偿款的金额。根据黄**出示的证据1可以认定下列事实:2013年7月1日、2013年10月18日和2014年5月4日,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政府三次发布征收土地方案公告,对燕**组的土地进行征收。杭州市**杭分局分别于同日发布征收集体所有土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土地被征收后,燕**组经过召开村民代表会议、老干部老党员会议以及组委会讨论,确定土地征收补偿款分配方案。由于黄**出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具体金额的事实,且其主张的燕**组于2013年年初进行过分配也早于征收土地方案公告,故黄**主张的燕**组共发放土地征收补偿款135000元的事实不成立,原审法院根据经济合作社、村民委员会、燕**组的自认确定燕**组对其成员足额分配的土地征收补偿款金额为79848元。2.黄**在1990年代以来的主要生产、生活地。根据黄**出示的证据3可以认定,韩**在燕**组有一处建造于1982年前的房屋。由于该房屋是土墙盖瓦,而黄**也承认1994年以后主要生活在余杭区瓶窑镇韩**的单位宿舍。因此,经济合作社、村民委员会、燕**组主张的该房屋在1990年代以后不适宜居住的陈述较客观。同时,在1990年代进行的新一轮集体土地承包过程中,黄**未获得承包地经营权。对此,黄**也未提出异议。原审法院认为,黄**在1990年代以来,尤其是在1994以后的主要生产、生活也不在燕**组。

黄**于2015年1月7日诉至原审法院,请求判令经济合作社、村民委员会、燕湾小组支付土地征收补偿款等67500元。一审庭审中,黄**变更诉讼请求,要求燕湾小组支付包括土地征收补偿款、安置补助费以及青苗补偿费在内的款项共67500元,经济合作社、村民委员会承担连带责任。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集体所有土地被征收后,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决定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分配已经收到的土地补偿费。在本案中,燕**组通过召开村民代表会议、老干部老党员会议以及经过组委会讨论作出了土地征收补偿费用的分配决定,其程序并未违反法律规定。在具体分配决定中,因黄**在长达十余年的时间里未在燕**组生产生活,也未获得土地承包经营权,即存在所谓的“户在人不在”的情形,燕**组未给予足额分配,该内容也未侵犯黄**的合法权益,且实事求是的差别对待更能体现民事活动的公平原则。综上所述,对黄**的诉讼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最**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驳回黄**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488元,减半收取744元,由黄**负担。

上诉人诉称

宣判后,黄**不服,上诉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显失公正。一、上诉人属于燕湾组组委会成员,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上诉人与丈夫韩**于1983年1月1日登记结婚后,一直随丈夫居住生活在燕湾组,具有完全的村民资格,享有该村土地承包经营权。2010年12月,上诉人户口所在地征地拆迁,但上诉人的户口并未迁出,仍属于奉口村村民。同时,原审判决也认定为上诉人属于燕湾组成员。二、被上诉人征地款分配方案违反相关法律规定,严重侵犯上诉人的合法权益,该分配方案对上诉人无效。首先,根据《最**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只要是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就有权参与分配土地补偿款。其次,本案所涉分配决定表面上是经过村民代表民主表决的结果,但该结果并无相关书面证据予以证明,且分配决定严重违背相关法律规定,以部分村民表决意见限制甚至剥夺少数村民的权益,无形中剥夺并侵害了少数村民的合法权益,实际上否定了上诉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资格,故该分配方案对上诉人而言是无效的。综上,请求二审法院:1、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在原审的全部诉讼请求。2、本案诉讼费用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辩称

三被上诉人燕湾小组、经济合作社、村民委员会二审中共同答辩称:一、关于上诉人黄**在奉口村燕湾组的事实情况。黄**在嫁给其丈夫韩**后从未在本村、本组生产、居住、生活,而是跟随其丈夫生活在瓶窑镇的单位宿舍,一直以来未在本村履行义务和承担责任,其也自认生产、居住、生活不在本组,也未在本村有承包地、建房申请、未缴纳过农业税,符合“户在人不在”的人员。二、关于土地被征收分配方案和金额是否合理、合法。上诉人主张燕湾小组土地于2010年底陆续被征收不是事实。土地主要被租用的,该村发放的款项中很大一部分不是土地征收补偿,其中包括土地租用款、青苗补助款、农作物报损款、地面附着物补偿费等。在土地被征收后,小组经召开村民代表会议、老干部老党员会议以及组委会讨论后,确定土地征收补偿款方案,并对于上诉人这类“户在人不在”的人员给予大部分土地征收补偿款分配,被上诉人在分配黄**土地征收补偿款67500元的同时,上诉人也未提出异议,分配方案也合情合理合法,没有侵犯过上诉人的权利。综上,本案事实清楚,望二审法院依法维持原判,驳回上诉人全部上诉请求,维护被上诉人的合法权益。

各方在二审中均未提交证据。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最**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决定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分配已经收到的土地补偿费。本案中,各方均确认燕**组施行的土地补偿款分配方案,经村民代表会议、老干部老党员会议及组委会讨论作出,故应认定该分配方案的形成,符合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在程序上有其合法性。同时,根据该分配方案,对于长期未在燕**组生产、生活,也未获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户在人不在”的人员,对其获得的款项与燕**组其他成员获得款项予以差别对待,亦有其合理性,体现了一定的公平性,故上述分配方案的效力应予确认并得以施行。上诉人黄**主张该分配方案变相否定其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要求否定该分配方案,本院不予支持。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得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用1488元,由上诉人黄**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四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