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杭州市富**经济合作社与郑**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03.27富阳市人民法院(2014)杭富民初字第334号

审理经过

原告郑*涵诉被告杭州市富阳区鹿山街道陆家村(以下简称陆家村)村民委员会、陆家村经济合作社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2月12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戚**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3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后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6月1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2014年7月28日,本案中止审理。2015年3月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郑*涵的法定代理人骆群及其委托代理人曹*,被告**委员会、陆家村经济合作社的委托代理人林*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郑**起诉称:原告系陆家村村民。2013年9月,因陆家村土地被征收,被告获得相应土地补偿款。后两被告向部分村民以土地补偿款名义人均分配70000元。原告作为陆家**济组织成员,两被告无理由剥夺了原告的土地款分配权益。原告多次找两被告领导要求解决,但两被告毫无解决问题的表示。原告认为,原告系陆家村村民,理应享有与其他村民一致的待遇,两被告不予分配土地补偿费的行为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要求:一、判令两被告向原告支付土地补偿费70000元;二、本案诉讼费由两被告负担。

原告为支持其主张的事实,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

1、原告户口本1份,证明原告系陆家村村民及陆家**济组织成员的事实。

2、《浙江省农村集体土地承包权证》一份,证明原告以其家庭为单位承包土地履行村民及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义务的事实。

3、《离婚证》、《离婚协议书》、(2010)杭富民初字第1598号民事调解书一份,证明原告由母亲骆*抚养,在陆家村共同生活的事实。

4、《征地协议书》一份,证明涉案的100亩土地并不在2009年9月6日征地范围内,2002年9月6日的征地面积是2145.3亩,政府统一开发的部分土地征地单位支付118375470元的事实。

5、《土地收购合同》一份,证明原来的预留安置用地是集体土地,现在征用的100亩所涉及的土地补偿费是为了收购原来的预留安置用地,并没有完成安置地的转化手续。

被告辩称

被告**委员会、陆家村经济合作社答辩称:原告系随母入户挂靠本村,也没有经常居住本村,按照村规民约和村民代表会议决议,不享受村民待遇;原告没有承包陆家村集体土地,其出生时陆家村集体土地已被征收,原告属于空挂户。要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两被告为支持其主张的事实,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

陆家村村民(社员)代表会议关于同意陆家村安置款按二次分配、无异议的村民先分的决议一份,村民代表会议纪要一份,证明两被告发放土地补偿费的依据。

为查明本案事实,本院依法调查收集(2014)浙杭民终字第2190号民事判决书,证明涉案100亩安置留用地是2002年陆家村2335.175亩土地被征收后返还的300.26亩村开发性安置用地的一部分,土地补偿费已于2002年发放,2013年涉案100亩安置留用地的收购,是2002年征收行为的延续的事实。

原告、两被告提供的证据,本院依职权调查收集的证据,经庭审质证,本院认证如下:

原告提供的证据1,两被告对真实性没有异议,认为仅仅只能证明原告是陆家村村民,是否具有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待定,因为原告是否享受村民待遇需要经过村民代表大会决议。本院认为,证据1能够证明原告是陆家村村民的事实。证据2,两被告认为不能证明原告享有土地承包权,因为陆家村发包土地在1997年,而原告出生于2006年。本院认为,两被告对证据2的真实性没有提出异议,证据2的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据3,两被告对原告随母生活无异议,但认为无法证明原告随母亲一直居住在陆家村。本院认为,该证据仅可以证明原告随母亲生活的事实。证据4,两被告对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本院认为,《征地协议书》明确地块使用情况分类:政府统一开发部分为2009.915亩,村开发性安置用地为300.26亩,村公益性、行政性用地为25亩。故涉案100亩安置留用地包括在2002年9月6日的征地范围内,故仅对证据4的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据5,两被告无异议,本院认为具有证明效力。两被告提供的证据,原告对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认为会议纪要没有明确说明类似原告的情况不能发放土地补偿费,决议是向在册人口发放,未向原告发放违反村民代表会议决议。本院对真实性予以确认。本院依职权调查收集的证据,原告对三性无异议,但认为证据对土地征收以及土地补偿费的相关情况没有调查清楚;两被告无异议。本院认为,该证据系生效民事判决书,具有证明效力。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认定如下事实:

一、原告母亲骆*户籍所在地为陆家村财神弄51号,户主骆**。2006年9月30日骆*与郑**登记结婚,2006年11月23日生育原告,2009年8月18日,骆*与郑**登记离婚,原告由郑**抚养。2010年9月26日,骆*向本院起诉要求变更原告的抚养关系,经本院调解达成协议,原告由骆*抚养。2010年9月28日原告出生申报,户籍所在地为陆家村财神弄51号,与户主骆**的关系为外孙女。

二、1999年4月15日,骆**取得《浙江省农村集体土地承包权证》,骆**、骆*等六人承包陆家村集体土地。2002年9月6日,用地单位杭州市**备中心、被征地单位陆家村、征地单位杭州市富阳区统一征地所、规划管理单位杭州市富阳区城建局规划科签订《征地协议书》,载明征用土地范围:土地座落在陆家村,具体为横樟线以东鹿山至汤家埠沿江范围内东至富春江,南至谢家溪村、太平村地块,西至横樟线,北至鹿山;征用土地面积:320国道以东区块面积83.662公顷……,320国道以西区块面积59.358公顷……;土地使用情况分类:政府统一开发部分为2009.915亩,村开发性安置留用地为300.26亩,村公益性、行政性用地为25亩。至此,陆家村全部集体土地被征收完毕,返还的土地为村集体所有的村开发性安置留用地300.26亩,村公益性、行政性用地25亩。

二、2013年8月,陆家村100亩安置留用地被收购,两被告取得了相应款项。后两被告分别向符合发放条件村民发放土地补偿费人均50000元、20000元,合计70000元。因原告系随母亲骆*落户陆家村,两被告未向原告发放。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虽然原告的户籍所在地为陆家村,但原告出生于2006年,陆家村集体土地包括本案所涉100亩安置留用地已于2002年被征收,土地补偿费已于2002年发放。2013年涉案100亩安置留用地的收购,是2002年征收行为的延续。因此,原告主张其享有该100亩安置留用地被收购后的土地补偿费的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最**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郑**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550元,由原告郑**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民法院,并向浙江省**民法院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对财产案件提起上诉的,案件受理费按照不服一审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预交[款汇:工商银行湖滨支行,户名:浙江省**民法院,账号:1268]。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仍未交纳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三月二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