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余**与永嘉县**民委员会侵犯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4.01.22永嘉县人民法院(2013)温永民初字第498号

审理经过

原告余**为与被告永嘉县**民委员会(以下简称码道村委会)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于2013年10月14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分别于2013年11月5日、2014年1月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余**及其委托代理人卢帮有、被告码道村委会的委托代理人叶*献两次开庭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余*萍诉称:原告的一生从未离开过农业耕种,全家四口均是农业户口,有0507号承包土地合同和NO.330324138425号土地承包权证为凭,后因村集体经济组织需要,赖以维系生存的土地被征收,计土地面积为0.285亩和0.115亩共0.4亩,2008年12月18日,村集体经济组织补发给原告3705元,原告晋升为码道**济组织的会员。村委会于2010年5月31日将村集体经济组织的福利进行统一分配(详见《细则》共22条注明:安置房共4幢278套,解决拆迁安置10套,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备用22套,剩余的246套,由2008年4月21日止60周岁以内未享受过安置房的会员,从长幼年龄次序排列分配完毕为止)。村集体经济组织福利,应系村民全民所有,法律公认原告属于码道村村民,有要求分配的权利,也在《细则》之列,结果却没有。原告的合法权利应受法律保护,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根据《土地承包法》、《浙江省村级经济合作社组织条例》、《民诉法》等法律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给原告分配安置房及其他福利。

庭审中,原告明确诉讼请求为:要求被告分配给原告与其他村民一样享有的安置房分配份额,即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安置房分配货币补偿份额60万元。

为证明诉称的事实,原告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

证据1、居民身份证、户口簿各一份,以证明原告是该村村民,所以享有村集体经济组织利益分配权利的资格;

证据2、土地承包权证两份、集体土地建设用地证、被征用土地清单、存折各一份,以证明原告的家庭在该村有承包土地且在该村建住房,其土地被征用后,该村里曾给其发放过补偿款的事实;

证据3、农村合作医疗证一份,以证明原告余**等人在2006年的时候其家庭户籍就在该村里的事实;

证据4、江北街道码道村第十届村民委员会选举选民证复印件3张,分别是余**、潘*、陈**的名字,证明原告家庭成员在该村享有选举权,也应当享有其他村民同等的待遇的事实;

证据5、永嘉县绝育证明卡一份,以证明原告一直在码道村,该计划生育绝育结扎指标也是属于码道村的事实;

证据6、结婚证、潘**的户口簿、永嘉县**民委会出具的证明各一份,以证明原告余**与潘**结婚后,余**的户籍一直在码道村,原告余**没有在潘**所在的东**委会参与分配权益,原告只能在码道村享受权益的事实;

证据7、永嘉县人民政府江北街道办事处出具给余**的两份信访文件,以证明原告为该次安置房分配争议一直向有关单位反映的事实。

证据8、要求分配安置房的报告一份,以证明原告的儿子潘*于2010年6月得知其没有得到安置房分配时就曾向当时的瓯北镇党委、政府反映要求分配安置房的事实。

被告辩称

被告码道村委会辩称:本案被告根据《细则》对安置房以及补偿款的分配已经在2010年实施完毕,现在原告起诉已经超出诉讼时效;原告诉称被告作出的分配决定,根据《细则》内容原告不在分配范围内,该决议是通过《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的程序表决通过的,体现的是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全体意志,并且已经上报原瓯北镇镇政府备案,应当依据码道村村民代表会议决议作出的有关安置房分配细则的有关规定执行,并且它也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原告在村委会承包的土地并不是原告诉状中称的0.4亩,在第一轮土地承包的时候原告没有土地,第二轮土地承包的时候原告包括原告家里的长辈在村里承包的是0.115亩,该土地不是承包用,而是建房需要,事实上原告方现在所居住的房子就是坐落在承包的土地上,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土地承包;原告要求同《细则》上所确定的村民同等的分配权利不符合事实,该《细则》确定的分配份额存在范围的局限性,并不是针对全体村民,如果按照原告的主张,全体村民均有权获得,那么获得的权利也不应该是细则上确定的60万元,按照60万元的份额分配是不现实的,村集体组织的权益也是不够分的,原告诉请要求60万元补偿缺乏事实根据;本案原告是否有权分配集体财产以及如何分配,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依法应该由村民代表会议决议决定,根据该法,村内重大事务以及有关权益的分配应当遵循绝大多数村民的意志,应当由村民代表大会决议通过,事实上码道村委会的分配方式只能依据已经经过村民代表大会决议通过的分配方式进行分配,同时因为原告的诉讼请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故恳请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诉请。

为证明辩解的事实,被告码道村委会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证据1、会议决议记录一份;

证据2、安置房分配实施细则一份;

以上两份证据共同证明安置房分配实施细则由村民代表大会决议通过,原告不符合此分配细则规定的条件的事实;

证据3、照片复印件一份,以证明分配细则和分配方案已经进行公示的事实;

证据4、码道村第五队土地承包清册复印件一份,以证明余**(原告的父亲)家庭户土地承包情况,现在原告承包的土地原先是余**承包的,他们属于家庭内部分配;原告方第二轮土地承包的0.115亩土地由于余**已经建房使用,所以将承包证直接发给余**的事实。

对原告提供的证据,被告码道村委会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1真实性无异议,但户口簿上显示的时间是2012年11月15日登记的,之前是否农业户口无法证明。对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但其中的土地承包权证是第二轮土地承包的,事实上该权证只有0.115亩土地,该土地是原告建房占用土地,而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承包土地,当时村里也做过说明,独立给了承包证,存折是2008年1月份的时候村里发了一笔费用,其家庭内部把这块地让给余**,所以把这笔钱打给余**,清单中仅仅写明了余**以及一些数字,不能证明其待证事实。对证据3-7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这些证据只能证明证据上反映的事实,不能证明其他的事实。证据8是原告自己书写的,不能作为证据。

原告对被告提供的对证据1-4经质证表示均无异议。

本院根据原告的申请,向码道村的党支部书记周**、村委会主任吴**调查取证,并制作了谈话笔录,周**、吴**均称,自村委会公布该分配方案后,原告余**等家属一直都有向村干部要求分配安置房,村干部也多次讨论想解决该问题,但因其家庭不符合分配细则规定的条件,无法满足其要求,也曾提出以困难补助的形式给予补偿,但原告又不同意;现在该次的安置房和经济补偿已经分配完了。对该两位证人的证言,原、被告双方经质证均表示无异议。

原告提供的证据1-7和被告提供的证据1-4,经双方当事人当庭质证并经本院审核,这些证据符合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的特征,证据之间及证据与双方当事人的庭审陈述可相互印证,本院予以采信。原告提供的证据8,仅仅是一份打印纸张,原告没有提供已将此报告送交有关单位的证据,被告又不予认可,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查明

根据上述认定的证据,结合当事人陈述,本院认定以下事实:

原告余**原先户籍登记于其父亲余**为户主的农业家庭户内,其户籍均登记于永嘉县江北街道码道村(原永嘉县江北乡码道村)。余**于1982年与桥下镇东村的村民潘*和(属于农业户口)结婚,结婚后,余**的户籍一直在码道村。随后,余**将其户籍从其父亲余**户内分户出来,独立登记为以其本人为户主的农业家庭户内。余**在生育女儿潘**和儿子潘*后,将他们的户籍也登记在以其为户主的农业家庭户内。其家庭户内成员也没有在原告的丈夫潘*和所在的东村村集体经济组织参与分配权益。余**家庭户内成员平常在村民委会换届选举时也均有参与选举。被告码道村委会曾将余**家庭户内承包的土地划分0.4亩给余**家庭户承包,其中0.285亩于2000年被征用,0.115亩被余**建造住宅,余**于1995年9月21日领取了该0.115亩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证。余**于2002年4月3日领取了第二轮土地承包的农村集体土地承包权证,载明:承包方家庭成员为余**、潘*、潘**,地块名称为屋基,面积为0.115亩,承包期限为2000年1月1日至2029年12月31日。被告码道村委会于2008年12月18日支付给余**家庭户征地补偿款3705元。2010年5月31日,被告码道村委会召开村民代表大会,会议讨论表决通过了“码道村安置房分配细则”,细则规定,本次安置房套间共有278套,解决拆迁安置10套和历史遗留拆迁安置22套,共有246套予以分配。其中第三条规定“分配对象截止本《细则》村民代表大会通过之日起年龄满23周岁至2008年4月21日年龄在60周岁之间未享受过安置房的村民按户安置一套(儿子未分家立户的论人按户计算)。但已离婚、已出嫁户口未迁出对象除外。”第四条规定“下列对象截止本《细则》村民代表大会通过之日起年龄满23周岁至2008年4月21日年龄在60周岁之间未享受过安置房的参加本次分配:1、第一轮土地承包前女儿已出嫁,但已入队成独立户分配到承包田的女儿按户安置。2、女儿户2个女儿及以上的均安置一套,独女户安置一套。3、原享受本村承包田,后因读书、参军、工作等因素从农业户口转为非农业以及本村世居非农业。4、已分配到承包田,因出国户口注销,工作或其他原因户口迁出的本村村民给予货币安置,按80%计算。”第五条规定“由于本次安置房套间数量不够分配,实行套间和货币补偿两种方式。”第六条规定“按年龄界线确定安置房对象属分配安置房指标或货币补偿,从年龄大的开始分配套间指标,即从年龄由大到小次序直至套间分完为止,余下对象一律属货币补偿。”第七条:“货币补偿按每个安置房套间指标费60万元进行补偿。”该分配细则及分配名单于2010年8月22日在村务公开栏张贴公布。原告得知其不在分配范围内,即向被告提出异议,要求享受分配安置房指标。被告认为原告家庭不符合分配细则第三条和第四条第1款规定的条件,不能给予分配,并为此多次开会讨论表决此事,最后决定以困难补助的形式给予经济补偿,但原告又不同意此补偿方案。此后原告经常向被告及有关单位反映要求分配安置房未果。另外,被告此次分配的安置房套间和货币补偿现已分配完毕。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对于原告余**能否享有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安置房分配等福利,关键在于其是否具备码道**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应以户籍登记为基础,辅之以是否在本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以成员资格承包集体土地为判断依据。原告余**出生后其户籍登记在码道村,其家庭户在该村承包有责任田,并在该村享有权利和履行义务,故原告余**属于该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原告余**结婚后,其户籍未迁移,在该村仍承包有责任田,且原告未在嫁入地即其丈夫潘*和所在的村集体经济组织享受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故其未改变属于码道村民的身份。

《中华人**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定,村民决议不得违反宪法、法律、法规的规定,不得侵犯村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合法财产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对涉及土地承包经营、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土地征收或者征用补偿费使用、分配以及宅基地使用等方面的内容,应当坚持男女平等原则,不得以妇女未婚、结婚、离婚、丧偶等为由,侵害妇女的合法权益。本案中,原告余**既作为码道**济组织的成员,就应当享有与其他村民同等的待遇。被告码道村委会在分配码道村安置房时以原告余**已出嫁,且不属于第一轮土地承包前已入队成独立户分配到承包田的女儿为由拒绝向其分配安置房或货币补偿,其行为已经侵犯了原告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合法权益。鉴于被告该次安置房套间已分配完毕,对于原告余**要求享有2010年安置房分配权即货币补偿份额60万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予以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四十条规定:“诉讼时效因提起诉讼、当事人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义务而中断。从中断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本案中,原告自被告2010年8月22日公布分配方案后至今,每年均有向被告及有关单位反映要求分配安置房,因此,对被告辩解原告主张权利已超过诉讼时效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第六条、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六十三条第二款,《中华人**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永嘉县**民委员会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余**2010年分配的码道安置房套间指标费货币补偿份额60万元。

如负有付款义务的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9800元,减半收取4900元,由被告永嘉县江北街道码道村民委员会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温州**民法院(上诉受理费9800元,至迟在递交上诉状之日起七日内预交到温州**民法院,或汇至温州市财政局非税收入结算户,开户行:农业银行温州市分行,账号:1913,逾期不交,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