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新昌县羽林街道拔茅村第十一村民小组与张*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05.19新昌县人民法院(2015)绍新民初字第421号

审理经过

原告张*与被告新昌县羽林街道拔茅村第十一村民小组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于2015年4月10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俞*均独任审判,于2015年5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的委托代理人俞**、被告新昌县羽林街道拔茅村第十一村民小组诉讼代表人吴越明及其委托代理人石巨兵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张**称:原告系被告新昌县羽林街道拔茅村第十一村民小组村民。2014年1月、2015年2月被告分别向其村民小组的其他村民按人均分配了4万元、1万元土地征用补偿款。原告作为被告村民小组成员,未分得上述土地征用补偿款。另2014年5月29日,新昌县人民法院作出(2013)新民初字第900号民事判决书,原告与新昌县镜岭镇黄岙村村民胡**结婚时,该村土地已被征用80%以上。2014年1月新昌县羽林街道拔茅村为原告办理了新昌县被征地农村养老保障手册。现要求判决被告立即支付原告土地征用补偿款50000元。原告为证明自己主张的事实成立,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2013)年绍新民初字第900号民事判决书一份,证明原告具有被告村民小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及依法享有该村土地征用分配权的情况的事实;被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该判决书认定原告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错误,应予以纠正。

2、证明一份,证明被告于2014年1月向村民小组各村民分配4万元的事实;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但证据形式上有瑕疵;

被告辩称

被告新昌县羽林街道拔茅村第十一村民小组辩称:1、原告户口所在地仍然登记在新昌县羽林街道拔茅村;2、2014年1月、2015年2月被告向其他村民小组分配了4万元、1万元土地补偿款,但原告不具备该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所以也未分配给原告;3、新昌县人民法院2013年的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虽然已经进行了判决且已生效,但该判决书认定事实有误,应予以纠正,原告于2012年2月14日与新昌县镜岭镇村民胡**结婚事实,但结婚时胡**并非居民,系农嫁农,原告的户口应该迁移到丈夫所在地;拔茅村为原告办理了被征地养老手册,是以户口为准办理的,并不能以次证明其具有该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无法享受该村的土地补偿款。请依法予以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为证明自己主张的事实成立,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3、房屋登记薄、房屋产权证,证明该房产自2005年3月至2013年6月并非原告及原告父亲所有的事实;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并不能达到被告的证明目的;

4、新昌县羊毛衫兔毛市场营业房转让合同、营业房(摊位)租赁合同各一份,证明本案原告自2013年1月起转让了兔毛市场的营业房一间并从事经营服装生意的事实;原告认为对关联性有异议,与本案无关;

5、新昌**管理局房屋所有权权证,证明原告的丈夫胡**有坐落于新昌县七星街道人才公寓2幢1091室房屋一套的事实;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联性;

6、拔**两委证明一份,证明拔**两委讨论决定出嫁女户口未迁出的一律不享受分配的事实;原告认为村两委无权决定第十一村民小组的事务,且相关的内容违反法律法规。

上述证据,经当庭出示质证,本院对双方的证据作如下认定:原告提供的证据1,系本院的生效法律文书,其中本院认可原告可享有被告集体中的土地补偿款,予以认定;证据2,该形式瑕疵不影响对待证事实的认定,予以认定。被告提供的证据3、4、5,原告虽对关联性持有异议,但三者综合可以证实原告在本县城镇生活谋生,予以认定;证据6,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关联性,对该部分予以认定,但对于合法性本院将在判决的理由部分作出认定。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的户籍一直登记在被告处。2011年2月原告与新昌县镜岭镇黄岙村村民胡**结婚。该村从1998年9月起至2006年11月土地陆续被征用,2007年9月黄岙村村民都符合参保条件。2014年1月新昌县羽林街道拔茅村为原告办理新昌县被征地农民养老保障手册。2014年1月、2015年2月,被告分别向其村民小组的其他村民按人均分配了4万元、1万元土地征用补偿款。但被告因原告系农嫁女没有将原告列入分配对象。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参与集体经济组织土地征用补偿费分配应当具备具有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资格,以与该集体经济组织形成较为固定的生产、生活为基本条件,以依法登记的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常住户口为形式要件,以是否需要本集体经济组织农村土地为基本生活保障为实质要件。本案中,原告户籍登记在被告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原告张*结婚后,因其丈夫所在村在2007年9月前土地已被征用80%,且原告没有其他可以明确的其他保障,原告与被告之间仍存在一定的权利和义务关系。依相关法律法规,被告作为一级自治组织,亦有相应的自治权,在符合法律的框架内,可以自行确定其集体成员是否享有相应的经济权利。然在农村,土地是农村居民的生活保障来源,在没有相应依据情况下,或者说在没有确定原告具有其他生活保障的情况下,被告不应以农嫁女事宜为由,规定原告不能享有被告集体所在土地被征收后产生的款项。故现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土地补偿费,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主张原告系农嫁女不应享有土地被偿款分配权的主张,依法无据,本院不予采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第一百零六条及最**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新昌县羽林街道拔茅村第十一村民小组支付原告张*土地补偿款50000元,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款汇,户名:新昌县人民法院执行款专户,开户行:浙江新昌**有限公司,帐号:2063]。

本案受理费1050元,依法减半收取525元,由被告新昌县羽林街道拔茅村第十一村民小组负担,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五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