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钱**、姚晨曦与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4.07.24铜陵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铜中民一终字第00147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钱**、姚晨曦因与被上诉人铜陵县江滨村第八村民组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铜陵县人民法院于2014年5月22日作出的(2014)铜民一初字第0019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7月10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7月2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钱**与姚晨曦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赵**,被上诉人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的委托代理人汪*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查明:钱海*因出生取得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户籍,并在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分得承包地。2013年5月,钱海*与铜陵县西联乡东湖村第五村民组村民姚*登记结婚,并于2014年1月1日生育一女孩姚晨曦,亦落户于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土地被政府征用。2014年1月,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议定的分配方案规定,1995年分到土地户口在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的出嫁姑娘按70%分配,外来户口没有土地承包权的不享受分配(包括外孙、外孙女、女婿)。钱海*按70%比例分配到了征地补偿款,姚晨曦作为外孙女未享受征地补偿款。

钱**、姚晨曦于2014年3月19日诉至安徽省铜陵县人民法院,请求判令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支付征地补偿款1976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判决认为: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在取得相应的征地补偿款后,经村民民主讨论通过了征地资金分配方案。钱海*、姚*曦诉称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违法制定分配方案,但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不予确认。该分配方案,得到该村民组三分之二以上户代表的签名同意,符合相关程序性规定,该分配方案的内容只要不违反法律规定,即可参照执行。钱海*作为外嫁女,虽然户口未迁出,但其配偶为农业户籍,且钱海*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婚后未脱离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生产、生活,因此不能认定具有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集体成员资格。姚*曦作为未成年人,由于其父母均不是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集体成员,当然不能以加入取得的方式成为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集体成员。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根据分配方案对钱海*按70%分配,对姚*曦不予分配的行为并未侵犯其合法权益。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另一半征地补偿款尚未发放,损害事实尚未发生,故对钱海*、姚*曦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七条,《最**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钱海*和原告姚*曦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252元,减半收取为2126元,由钱海*、姚*曦负担。

上诉人诉称

钱**、姚晨曦上诉称:钱**、姚晨曦依法应当具有铜陵县**八村民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铜陵县**八村民组侵犯了钱**、姚晨曦的合法权益。本案中,《江滨村8-9组征地资金分配方案》的内容与法律抵触,应当属无效决定。

钱**、姚晨曦在庭审中又称:钱**于2013年5月登记结婚,婚后租住在铜陵县听松苑,铜陵县听松苑不在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对一审判决查明的事实无异议。

被上诉人辩称

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答辩称:钱海*、姚晨曦的上诉请求无任何法律依据。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正确。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1月13日和2014年1月14日,《江滨村8-9组征地资金分配方案》载明:“参加人员:全体八组村民;方案内容:1、1995年享有土地承包权并户口在本村民组的按100%分配;。4、1995年分到土地户口在本组出嫁姑娘按70%。6、外来户口没有土地承包权的不享受分配(包括外孙、外孙女、女婿)。”

2014年4月29日,铜陵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笔录》载明:“原告:钱海*、姚晨曦;被告: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审:由原告方举证。原告:原告身份证及户口簿复印件,证明钱海*、姚晨曦具有被告集体组织成员资格的事实。江滨村八九组土地征用明细表,证明该集体成员此次每人分到50%补偿款76000元的事实。审:双方有无发问?被告:钱海*的丈夫从事什么职业?钱:就是农民。审:原告,你的诉讼请求是怎么计算的?原告:原告一是70%分配,每个成员100%分配是152000元。原告二是一分钱没有分配。审:被告,每个人100%分配是多少?被告:是76000元。原告说的152000元是全部分配款,目前只发了50%的分配款。剩余款项大概明年到位。审:钱海*丈夫户口是什么性质?钱:农村。审:钱海*,你的婚房在哪?钱:在铜陵县听松苑,租的房屋。”钱海*、姚晨曦于一审庭审时提交的户口簿复印件中载明:“户别:居民家庭户;户主姓名:钱付*;住址:安徽省铜陵县五松镇五松村江滨八组35号;。常住人口姓名:钱海*;与户主关系:长女。常住人口姓名:姚晨曦;与户主关系:外孙女,出生日期:2014年1月1日。”

本院确认一审查明的其他事实。

钱**、姚晨曦与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二审所举证据与一审一致,质证意见也同于一审,本院认证意见与一审一致。

综合双方举证、质证及诉辩意见,本院归纳如下争议焦点: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是否正确。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户籍是证明公民自然状况的依据,确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不能仅以户籍作为单一的判断标准,应当辅之以是否在本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长期生产生活的复合标准。钱海琴作为“农嫁农”的外嫁女,且其自婚后租住在铜陵县听松苑而不是铜陵县**八村民组。既然已经脱离铜陵县**八村民组生产、生活,就表明钱海琴与铜陵县**八村民组已不存在较为固定的集体生产、生活状态,一审法院不予认定钱海琴铜陵县**八村民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并无不当。

村民自治是在法律的框架内,具有同一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自然人就本集体经济组织事务进行管理和决策的自治权利,是我国农村社会的基本治理结构。《最**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决定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分配已经收到的土地补偿费。”钱**在婚后脱离铜陵县**八村民组生产、生活的情况下,仍享受了铜陵县**八村民组70%份额的征地补偿款,是铜陵县**八村民组经过村民自治给予钱**的个人待遇,并不意味着姚晨曦应该跟随母亲钱**获得同样的待遇。《江滨村8-9组征地资金分配方案》中的第六条明确规定了不享受分配的人员范围,包括外来户口中没有土地承包权的人员、外孙、外孙女、女婿等,姚晨曦是铜陵县**八村民组钱付祥户的“外孙子”,且其跟随父母的经常居住地并不是铜陵县**八村民组,一审法院根据铜陵县**八村民组确定的分配方案第六条关于“外来户口没有土地承包权的不享受分配(包括外孙、外孙女、女婿)”的规定,确定“铜陵县**八村民组根据分配方案对姚晨曦不予分配征地补偿款的行为并未侵犯其合法权益”符合事实依据和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钱**、姚晨曦既未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常住在铜陵县五松镇江滨村第八村民组生产和生活,又未提交相关证据佐证对《江滨村8-9组征地资金分配方案》的异议,故对钱**、姚晨曦的上诉主张不应当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700元,由钱海*、姚晨曦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一四年七月二十四日书记员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