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王**与厦门市翔**居民委员会第十三居民小组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再审复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2014.08.15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闽民申字第886号

审理经过

再审申请人王**因与被申请人厦门市翔**居民委员会第十三居民小组(以下简称浦园社区十三组)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不服福建省**民法院(2013)厦民终字第160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再审申请人称/抗诉机关称

王**申请再审称:一、二审法院认定王**与王**为同一人是错误的。根据王**在一审诉讼中提供的户口簿、结婚证、惠安县辋川镇试剑村的证明、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户代表选举证等证据,能够证明王**自出生至今户籍一直在浦园社区十三组,属该组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虽然王**于1991年4月与惠安县辋川镇试剑村的村民何**结婚,但办理结婚登记的名字是王**,不是王**,而且王**的户籍并没有因结婚而迁出浦园社区十三组,在1998年1月31日浦园社区十三组还发包土地给王**耕作,01年9月王**仍作为浦园社区十三组的社区居民享有选民资格,并参加选举。至于浦园社区十三组主张王**因结婚已于1990年1月15日以王**的姓名将户口迁入户主何**家庭户中,王**对此予以否认。因为当时王**尚未登记结婚,何**的户口簿上并无王**的常住人口登记卡,而浦园社区十三组也无法提供王**从浦园社区十三组迁出户籍的相关凭证。至于惠安**出所的公民信息中有王**的公民身份信息,该信息是如何形成的,王**并不清楚,况且经两审法院核对该信息与王**的公民身份信息并不一致。虚假的身份信息是违法无效的,因此惠安**出所已将王**的户口注销。可是二审法院明知王**的身份信息不合法,仍以王**与王**同为何**的妻子为由推断系同一人,采信了该公民身份信息,改判了一审判决。王**认为二审法院的认定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的有关规定,是错误的,应予纠正。二、二审法院认为王**同何**(辉)结婚,已作为家庭成员申请了宅基地,享受了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权益,不能再向浦园社区十三组主张享有集体组织成员权益。此与事实不符。1、根据惠安县国土资源局出具的土地登记资料,何**申请宅基地的时间是1987年10月,当时土地管理部门已经批准其实际用地面积为94平方米,而1998年何**申请土地确权换证登记时,其土地的权属来源就是1987年批准的94平方米,加上建房时有超建的1平方米共计115平方米,但超建部分是经过辋川镇人民政府以拍卖的形式处罚,补交了用地的相关款项取得的,因此根本不是王**与何**结婚后才申请批准的宅基地。王**虽然在1991年与何**登记结婚,但户籍一直未迁到夫家,而且1998年何**申请宅基地时家庭成员也已经不是3个人,长女王**在1991年月13日出生,二女何**在199年10月15日出生,所以当时申请用地的人口数写成4个并不准确,应该是5个,而这5个中并不包括王**,王**没有享受到辋川镇试剑村给予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根据浦园社区十三组于1998年1月31日发给王**父亲王**的福建省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能够证明王**及父母、弟弟在1998年1月取得讼争土地的承包经营权,承包时间至08年1月,期间并没有发生过承包经营权被收回或变更的事实。浦园社区十三组称其于1990年对集体土地进行重新分配,但无证据证明。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的规定申请再审。

再审被申请人辩称

厦门市翔**居民委员会第十三居民小组提交意见称:王**的再审申请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请求予以驳回。

审查期间,王**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1、何**的居民身份证;、惠安县公安局辋川派出所于013年8月9日签发的户主为何**的《居民户口簿》;3、惠安县**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何**与何**为同一人的《证明》;4、惠安县公安局辋川派出所出具的证明何三妹因死亡于000年1月8日注销户口的《户口注销证明》。经质证,浦园社区十三组对王**所举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王**所举的证据1、3、4可以证明何**与何**系同一人,何三妹于000年1月8日前已死亡的事实。户主为何**的《居民户口簿》不完整,尚缺王**以及“王**”入户的户口页以及其子何**的户籍信息。浦园社区十三组提交了下列证据:1、惠安县公安局辋川派出所于013年5月30日出具的《户籍注销证明》,证明王**与王**系双重户口,公安部门已于013年4月日删除王**户口的事实。、惠安县辋川镇试剑村六组人口情况表,证明当时何**申请宅基地及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时,何**是以其本人、王**、王**的大女儿王**、以及何**的母亲何三妹等四人申请的。经质证,王**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惠安县公安局辋川派出所证明王**系双重户口是没有根据的,该证据不能证明浦园社区十三组的主张。对证据无异议。

本院认为

本院审查认为,王**所举证据1、、3可以证明何**与何**系同一人的事实。但户主为何**的《居民户口簿》系公安部门在注销王**的户籍后重新签发,因此该证据不能证明何**与王**结婚后何**户的常住人口情况。王**所举证据4可以证明何**因死亡于000年1月8日注销户口的事实。浦园社区十三组所举证据1可以证明王**与王**系同一人持双重户口,公安部门于013年4月日删除王**户口的事实。证据可以证明何**在世时,户主为何**的家庭常住人口为何**、何**、王**、王**的事实。

本院认为:根据浦园社区十三组所举的王**、王**的《户籍登记信息》、惠安县公安局于001年7月6日签发的何*飞户《常住人口登记表》、《户籍注销证明》等证据,以及何*飞与何*辉系同一人的事实,可以认定王**与王**为同一人、王**持“王**”、“王**”双重户籍的事实。王**主张二审法院认定王**与王**为同一人是错误的,没有依据。根据惠安县辋川镇试剑村六组人口情况表,可证明在何*飞之子何*生于1998年1月7日入户何*飞户前,何*飞户的常住人口包括何*飞、王**、王**以及何*飞的母亲何三妹等四人。何*飞的二女儿何**虽于199年10月出生,但根据常住人口登记表载明的内容,其迁入何*飞户的时间为1999年10月8日。因此,可以认定何*飞于1998年7月15日申请宅基地登记时,申请书上载明的家庭人口4人为何*飞、王**、王**以及何三妹。王**主张当时的家庭人口为5人,包括何**,但不包括王**,没有依据。何*飞虽于1986年申请宅基地,但其申请土地登记的时间为1998年7月。因此二审法院根据何*飞申请土地登记的事实,认定王**作为何*飞的家庭成员共同申请了宅基地、王**在惠安县辋川镇试剑村已享受到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证据充分。王**认为宅基地是何*飞在婚前申请取得,其未作为家庭成员共同申请宅基地,依据不足。此外,户主为何*飞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内容载明,何*飞承包户的家庭成员为4人,承包期限从1997年8月7日起至07年8月6日。根据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的内容以及何*飞作为户主的常住人口登记表,也可以证明何*飞户在1997年8月7日开始的土地承包经营过程中,何*飞承包户的家庭成员包括何*飞、王**、王**以及何三妹。王**作为惠安县辋川镇试剑村六组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实际上取得了该集体经济组织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因此,王**主张其未享有惠安县辋川镇试剑村六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权益,理由不成立。由于王**以王**的姓名取得惠安县辋川镇试剑村六组所在地的户籍,并依法取得了宅基地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因此王**已具有惠安县辋川镇试剑村六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王**主张其具有浦园社区十三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理由不成立。

综上,王**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再审裁判结果

驳回王**的再审申请。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八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