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王**与厦门市海**一村民小组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04.22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厦民终字第1124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王**因与被上诉人厦门市海沧区东孚镇东埔村第一村民小组(以下简称东埔一组)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不服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法院(2014)海民初字第339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王**原审请求判令:东埔一组向王**支付1.35亩土地的征地补偿款128700元(其中包含厦成高速应发的征地补偿款36900元、海翔大道及住宅产业园应发的征地补偿款91800元)。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查明,一、王**出生于2007年8月29日,其母亲张**为东埔一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王**户籍于2014年5月7日由厦门市思明区槟榔西里189号402室迁入东埔一组处。二、2010年,东埔一组的部分土地被征收用于厦成高速建设。2011年1月24日,东埔一组召开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厦成高速征地补偿款的二次分配方案,决议:1、对截止2010年11月30日本集体经济组织新增人口未分配土地或被分配土地被征收的每人分配15000元征地补偿款;2、新增人口分配后,按每户每人分配4600元。该分配方案经厦门市海**村民委员会盖章确认。王**庭审确认,其已实际领取了该方案中涉及的新增人口应分配的征地补偿款15000元。三、2012年至2013年,东埔一组的部分土地被征收用于海翔大道建设,2014年,东埔一组的部分土地被征收用于住宅产业园建设。2014年11月23日,东埔一组召开村民代表大会讨论海翔大道、住宅产业园征地补偿款的二次分配方案,决议:1、新增人口每人分配60000元(海翔大道10000元、住宅产业园50000元),人口款分配按户口本现有人口每人分配12000元(海翔大道2000元、住宅产业园10000元);2、分配人口截止日期至2014年11月30日止,凡2014年12月后出生或迁入的人口一律没有享受本次分配权。该分配方案经厦门市海**村民委员会盖章确认。王**庭审确认,其已实际领取了该方案中涉及的新增人口应分配的征地补偿款60000元。四、本案审理过程中,王**提交《会议纪要》、《东埔村第一小组村民与余**、陈**、张**、邱大树(2人)、林**等人同等条件下已增补土地明细表》、《民事调解书》、《东埔村一组农村土地征用综合补偿款分配发放清单》,拟证明东埔一组向与王**同样情形的小组新增人员发放1.35亩土地的征地补偿款,共计128700元。东埔一组质证称,王**所提交的上述证据中涉及的新增人口均系1998年至2003年期间入籍的新增人口,与王**并不相同。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王**以东埔一组未向其发放新增人口的征地补偿款128700元为由提出本案诉讼,本案系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王**的户籍系于2014年5月7日由厦门市思明区槟榔西里189号402室迁入东埔一组处,东埔一组的土地被征收用于厦成高速建设系发生于2010年,相关征地补偿款的二次分配方案亦形成于2011年1月24日,由此可知,从户籍迁入时间来看,无论征地之时,亦或是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形成之时,王**均未取得东埔一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因此,王**无权对涉及厦成高速的征地补偿款提出主张。根据庭审查明事实,东埔一组已实际向王**发放了厦成高速新增人口的征地补偿款15000元,发放该款项系东埔一组对其自身权益的处分,法院不加干涉。对涉及海**道、住宅产业园的新增人口征地补偿款,原审法院认为,征地补偿款的分配应以经法定程序形成的分配方案为基础,东埔一组提交的《东埔一组征地二次分配及截止日期方案》(海**道、住宅产业园)有村民代表的签名,亦有村委会的盖章确认,应作为涉及海**道、住宅产业园的征地补偿款的分配依据。王**庭审确认,其已实际依照该分配方案领取了新增人口应领取的征地补偿款60000元,在此种情况下,王**再行主张新增人口的征地补偿款缺乏依据,不予支持。若王**认为东埔一组负责人因个人关系之亲疏远近对小组成员不予平等对待,王**应循行政途径寻求解决,该理由并不能成为王**主张新增人口征地补偿款的依据。依照《最**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王**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874元减半收取1437元,由王**负担。

上诉人诉称

宣判后,王**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王**上诉称,1、王**于2007年出生即入户东埔一组,2012年6月27日因就学户口政策规定不得已短暂迁出,2014年5月7日回迁东埔一组处,一审法院作出的王**在东埔一组2010年厦**征地时和2011年补偿款分配时,未取得东埔一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无权对涉及厦**的征地补偿款提出主张的认定存在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的问题。2、东埔一组负责人张**辩称,该增补行为只针对2003年前入户但因工作原因遗漏的人员,2003年前入户为“老人”,2003年后入户为“新人”,但实际上与事实不符,其理由不能成立,依据如下:一是该决议中并未提及以2003年为界限,纯属东埔一组负责人张**个人编造,没有证据支持。二是纵使以2003年为界限,该决议也未将同样情形的人员全部纳入,仅针邱大树、张*、陈**、林**、张**、余**等6人,如陈**、林**是1998年后嫁入小组的新娘,张*、张**、余**是1998年后出生的小组人员,而邱大树本来已经与小组签订协议,领取1000元,承诺放弃以后的征地补偿,但东埔一组又将其纳为新增人员,以上6人均系平常的新增人员,同样情形在小组中随处可见。二是在2014年10月征地补偿金分配表中,东埔一组负责人随意将以上决议中没有包括的2人(张**、张**)列入增补范围,分配0.9亩征地补偿(91800元),并在一审中质证称,新增的2人(张**、张**)都系2003年前入户人员,符合以上决议,但实际上,王**现已查到张**是2004年5月11日入户的,与东埔一组负责人说法自相矛盾。王**虽然于2012年1月和2014年12月已领取过东埔一组土地征用部分补偿款15000元和60000元,但并未与小组情形相同的邱大树、张*、陈**、林**、张**、余**、张**、张**等人平等受益,仍存在53700元的差额(36900+91800-15000-60000=53700),王**权益仍然受损严重。一审法院判决存在认定事实不全面,适用法律不充分、不适当的问题。3、一审法院对东埔一组提供的《东埔村一组征地二次分配方案》(厦**)、《东埔村一组征地二次分配及截止日期方案》(海**道、住宅产业园)未进行充分调查和实质审查,仅根据有村民代表签名和村委会盖章即予采信、认定作为征地补偿款的分配依据。以上两份文件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的影响村民重大权益的事务,依法必须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严格履行程序,实行被上诉人全体成员大会表决,应当有过半数表决通过并公示才能生效,但实际上东埔一组并未经过以上程序,而是先作出决定,且没有过半数同意,然后在发放征地补偿款时设置只有先签字才能领取征地补偿款的条件,变相逼迫村民同意该决定。因此,从程序上讲,该决定违背程序正义,其法律效力是有瑕疵的,应予排除或列为效力待定,不能作为对抗王**的依据,但一审法院未对其进行充分调查和实质审查,直接将其作为作出不利于王**判决的重大事实依据,有悖于审慎审判的原则综上,王**请求改判东埔一组向其补发征地补偿款,合计人民币53700元整,并由东埔一组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东埔一组辩称,1、王**与其诉讼请求没有直接利害关系,不符合起诉条件;同时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人民法院应当依法驳回其起诉。东埔一组向邱大树等人支付征地补偿款每人人民币128700元,无论对错,均与王**没有任何利害关系。东埔一组向邱大树等人支付征地补偿款每人人民币128700元,是集体组织处理内部事务行为,该行为是否对错,均不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2、本案王**对其诉讼请求没有提供合法有效的证据予以证明,法院应当依法驳回王**的诉讼请求。王**的诉讼请求第一项为判令东埔一组向王**支付1.35亩征地补偿款,合计人民币128700元。本案中,王**起诉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其承包1.35亩田地的客观事实;法院依法应当驳回王**的诉讼请求。3、本案的客观事实为:东埔一组的土地在1998年已经承包分配完毕,2003年针对新增人口进行最后一次增补分配。2003年后,村小组已经没有土地可供分配。2003以后的历次征地补偿款二次分配方案中,均对2003年前,户籍在本村小组且为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统一按一个标准进行分配;而对于2003年后的新增人口按另外一个标准进行分配。即“新人新办法,老人老办法”。2003年前在籍人口为“老人”,2003年后新增人口为“新人”。2010年5月份村小组代表开会,讨论历史遗留问题,针对2003年前在籍,但因工作原因遗漏的邱大树等人列为“老人”,虽不能分配土地,但同意在今后征地补偿中按“老人”标准进行补偿。其后,村小组代表针对再次遗漏的林**等人作为“老人”增补。王**属于2003年后新增人口,依据2011年东埔一组村民通过的征地二次分配方案(因厦成高速工程征地),已经领取了“新人”应当领取的补偿款人民币15000元,及全体村民应当领取的补偿款4600元;依据2014年东埔一组村民通过的征地二次分配方案,已经领取了“新人”应当领取的补偿款人民币60000元。4、根据王**起诉状中的陈述,王**如果认为《征地补偿款二次分配方案》侵犯其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可以另案向人民法院起诉,要求人民法院撤销上述《征地补偿款二次分配方案》,并限时作出符合法律规定的《征地补偿款二次分配方案》。《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六十三条第二款规定:“集体经济组织、村民委员会或者其负责人作出的决定侵害集体成员合法权益的,受侵害的集体成员可以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王**的户主本人在2011年相关的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上签名,同意该分配方案,并按方案领取了相应的征地补偿款。王**在当时已经知道分配方案,如果王**认为分配方案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当在两年内起诉,王**在2014年起诉,已经超过了诉讼时效,人民法院依法应当驳回王**的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双方当事人均陈述对原审查明的事实无异议。本院对双方没有争议的事实予以确认。

另查明,王**原出生落户于东埔一组,后于2012年6月27日迁入厦门市思明区槟榔西里189号402室,之后又于2014年5月7日迁回厦门市海沧区东孚镇东埔村一组。

还查明,王**原于2012年就厦成高速征地补偿款分配事宜起诉东埔一组,要求东埔一组支付其补偿款21400元,后经原审法院调解,东埔一组支付其15000元。

二审中,王**确认其主张的53700元构成为(36900+91800-15000-60000=53700),即厦成高速征地补偿款每人36900元,其仅得到15000元,海**道、住宅产业园征地补偿款每人91800元,其仅分到6万元,二者差额相加即为53700元。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首先,王**关于厦成高速征地补偿款的诉求,根据查明的事实,王**已就该部分补偿款提起过诉讼,并在法院调解下领取了征地补偿款,其现就该部分征地补偿款再次起诉,原审法院未予支持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其次,王**关于海**道、住宅产业园征地补偿款的诉求,依照查明的事实,王**于2012年已将户口迁至厦门市思明区,此时王**已是城镇户口,其已经放弃了东埔一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虽其于2014年又将户口迁回东埔一组,但王**也未能证明其实际居住于东埔一组。且非农业户口迁入农村集体所在地(或原农村集体所在地)的人员,其能否取得本集体成员资格及如何分配征地补偿款应由该集体经济组织依民主程序自治决定。法院不应予以干涉。在此种情况下,王**再主张新增人口的征地补偿款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上诉人王**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依法不予采信。原审判决正确本院予以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人王**的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受理费1142元,由上诉人王**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