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林**与厦门市**居民委员会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4.12.04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厦民终字第3734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林清香因与被上诉人厦门市**居民委员会(下称前**委会)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不服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2014)思民初字第1080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林**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前**委会立即支付林**2008年12月31日至2013年7月1日期间村资产管理中心股份分红差额共计13900元。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判决查明,林**于1980年1月25日出生后即落户在厦门市前埔村。1996年林**参加中考,被南**学校录取,为统招生(入学时,林**按照当时大中专学生入学的户籍政策,将户口迁移至南**学校)。1999年7月林**取得该校毕业证书,并于1999年8月16日将户口迁回厦门市思明区前埔村前埔社。

2003年12月25日原前**委员会(即前**委会的前身)根据《厦门市人民政府关于“村改居”中集体经济组织转制与集体资产处置工作意见》等规定,通过村民代表大会制定一份《界定方案》,提出关于“村改居”集体资产共有者的身份界定和分配方案,主要内容如下:1、2003年6月30日前出生并在册本村农业户口村民,定为1份额。2、本村分到责任田后农转非村民(不含享受企事业单位、国家公务员、一次性买断工龄待遇的人员),定为0.5份额。……6、本村(农户)村民上大、中专学习期间,户口已迁出,可享受1份额。......2004年4月20日前**委会根据厦门市政府(2004)5号文件精神,按照“村改居”前村民代表大会通过的《参与村经济实体利润分配的村民身份界定原则》,向*清香出具一份《股权确认书》,确认林清香享有资产管理中心的股份半份,林清香父亲林水源在该《股权确认书》回执联上予以签字确认。之后自2008年12月31日至2013年7月1日期间,前**委会按半份额标准支付林清香股份分红共计13900元。

2013年5月29日,中共**区委区人民政府信访局就林清香来访反映前埔村股权分配不合理等事宜向厦门市思明区莲前街道发送一份厦思信函访转字(2013)103号“关于转送林清香信访事项的函”,要求莲前街道按《信访条例》有关规定办理。2014年7月28日,林清香向法院提起诉讼。

原审判决查明以上事实,有林清香提交的常住人口登记表、毕业证书、《界定方案》、《股权确认书》、银行交易历史明细、信件、厦思信函访转字(2013)103号函件等证据及当事人的庭审陈述予以佐证。

原审审理中,前**委会提交常住人口查询结果报告单、户口在本村1982年分到责任田后农转非村民登记表、会议记录、《股权确认书》(回执联)、前埔12组前景城征用补偿分配等证据,以证明如下事实:1、2002年4月份林**为非农业户口、已不是厦门市前埔村的集体成员;2、林**提到的责任田系1982年厦门市前埔村分配的;3、根据2003年12月原厦门市前埔村村民代表大会的会议记录:进行股份化的资产有店面、厂房、商场、地下室等,并不包括林**提到的责任田;《界定方案》于2003年12月25日经村民代表大会超过2/3代表的通过并生效;4、林**享有的半份股权确认书由林**父亲林水源(户主)领取;5、因责任田被征用产生的补偿费,林**该获得的补偿费已由其父亲林水源领取,且该补偿费与本案股权分红没有关联,各自独立。针对前**委会提交的上述证据,林**质证如下:其对上述证据表面真实性均无异议,但认为,林**农转非原因系国家政策所致,其虽办理户口农转非,但属林**就学期间,该期间林**没有工作收入,生活来源均系在前**委会责任田****父母,明显生活基础仍依赖于前**委会,在此期间林**也没有享受城镇户口的任何待遇,之后所有的村民也全部转为非农业;《界定方案》表决的结果违反法律的相关规定,损害林**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本应享有的合法财产权益及林**享有的同等村民待遇;通过确认书可以确认前**委会一直以来均是按照半份发放林**份额,该行为损害林**的合法财产权利,为此林**一直信访;前**委会处被拆迁地块远不止前埔12组前景城这一地块,林**认为前**委会正是利用拆迁款建设相关店面等资产,由此产生的收益跟责任田有关,前**委会主张讼争款项与责任田无关没有依据。

综上事实,原审法院认为,前**委会于2003年12月25日通过村民代表大会制定的《界定方案》,该《界定方案》自制定并实施至今尚未进行变更和修改,且林*香父亲林水源在前**委会于2004年向林*香出具的《股权确认书》回执联上也予以签字确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相关规定,村民会议可以制定和修改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因此,前**委会在改制时依据本村实际情况及现有居住人口状况,对集体财产的管理和使用制定了管理办法,并以村规民约的形式加以规范,符合村民委员会自治管理的规定;且前**委会在制定上述《界定方案》时系以2003年6月30日为界定点,至今已经实施十几年之久,因当时林*香系非农业户口,已不是厦门市前埔村的集体成员;林*香自2008年12月31日至2013年7月1日期间,也已领取了前**委会按半份额标准支付的股份分红共计13900元,双方之间形成了较为稳定的关系。虽然林*香多次要求信访,因该方案涉及的利害关系人数众多,任何的变更和修改,必然对社会稳定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故在前述《界定方案》未再进行变更和修改的前提下,林*香以该《界定方案》违反法律规定、损害其合法权益为由,要求前**委会支付其自2008年12月31日至2013年7月1日期间村资产管理中心股份分红差额共计13900元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驳回林*香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74元,由林*香负担。

上诉人诉称

宣判后,林清香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林清香上诉称,请求撤销原审判决,改判支持上诉人原审的诉讼请求。具体理由如下:上诉人具有被上诉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有权享受与其他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同等的权利。上诉人是否对被上诉人集体经济组织的财产享有同等分配资格的问题,取决于上诉人是否取得被上诉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根据审判实践,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取得需在尊重村民自治的前提下,结合户籍因素、土地承包关系和生活保障基础作综合认定。上诉人的户籍出生后即落户在被上诉人处原始取得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并在1982年分配到责任田,上诉人1996年9月因为中专就读需要才将户口迁出集体组织,但上诉人的生活保障基础仍依托于被上诉人的集体经济组织,上诉人1999年中专毕业迁回户口后均在被上诉人处生产生活,已在被上诉人处形成固定的生活保障基础。上诉人作为被上诉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因外出学习将户籍迁出集体经济组织,不应认为丧失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因此,上诉人具有被上诉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有权享受与其他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同等的权利。现被上诉人制定的集体资产分配方案已侵犯了上诉人的财产权利,是违法的。因此,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支付2008年12月31日至2013年7月1日期间村资产管理中心股份分红差额共计人民币13900元,应予以支持。一审法院以“上诉人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为由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属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二审法院应依法予以改判。

被上诉人辩称

被上诉人前**委会的答辩意见同一审。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双方当事人对原审判决查明的事实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自2000年7月起,江苏环球**厦门分公司为上诉人林**缴纳社会保险。林**自认其在2000年上半年在该公司任职,于2003年下半年离职,之后以个人名义缴纳社会保险。

还查明,现前**委会中与林清香相同情形的人员约有20余人,均按半份额发放村资产管理中心股份分红。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认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要正确结合“户籍因素和生活保障基础”做综合考量。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因外出学习将户籍迁出集体经济组织,不应认为其丧失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上诉人林**因中专就读需要才将户口迁出办理“农转非”,故不能仅凭其“农转非”作出非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认定,还应结合其生活保障基础考量。根据二审查明的事实,林**在中专毕业后自主择业,并由就业单位缴纳社保,因此其生活基础并未完全依赖于该集体经济组织。本案中,前**委会村民代表大会依照法定程序制定《界定方案》,规定对于林**的情形以半份额发放,符合村民委员会自治管理的规定,未违反强制性的法律法规,应予以适用。况且*清香父亲林水源在前**委会于2004年向林**出具的《股权确认书》回执联上也予以签字确认。该集体组织中其他相同情形的成员亦适用该标准。因此,林**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权益问题由该集体经济组织依民主程序自治决定,法院不宜作出认定。至于《界定方案》提到的第6种情形“本村(农户)村民上大、中专学习期间,户口已迁出,可享受1份额”,该情形应适用正在就读期间的人员,而不是已经毕业的人员,林**主张应适用该情形发放股权分红,缺乏事实依据。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148元,由上诉人林清香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