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执行案例

2015.06.24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法院(2015)海民初字第1028号

审理经过

原告张**与被告厦门市海沧区东孚镇东*村东*村民小组(以下简称东*小组)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4月1日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戴艳丽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的法定代理人白**到庭参加诉讼,被告东*小组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张*钰诉称,其母亲白**自出生即落户于被告东*小组,户口未曾迁出,并一直居住生活在东*小组。白**与东*小组建立了30年的土地承包关系,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是东*小组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白**的丈夫张**是湖南人,属于居民户口,在湖南没有农村承包地,且结婚后即将户口迁至白**处。张*钰出生后即随母亲白**落户并居住生活在东*小组,户口未曾迁出,属于东*小组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且属于未分得承包地的新增人员。2015年2月12日,东*小组按每人2500元的标准向小组成员发放征地补偿款,同时,按每人15000元的标准向2000年以后出生且未分得承包地的新增人口发放征地补偿款。但东*小组却以张*钰属于外嫁女的子女为由拒绝向张*钰发放上述两笔征地补偿款。为此,张*钰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一、被告东*小组向原告张*钰支付征地补偿款17500元;二、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辩称

被告东*小组未作答辩。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张**的母亲白**户口在被告东*小组,1998年12月31日,以白**的父亲白*成为户主包括白**在内的家庭户与东*小组建立了土地承包关系,土地承包期限从1998年12月31日起至2028年12月31日止。1998年4月8日,白**与丈夫张**结婚,婚后白**户口未迁出东*小组,张**将户口迁至白**处。二人的婚生女张**出生后即落户于东*小组,张**未在东*小组取得承包地。因中交和海翔大道项目建设需要,东*小组的部分集体土地被国家征收,东*小组已取得相应的征地补偿款。2015年2月12日,东*小组按照每人2500元的标准向全部小组成员发放征地补偿款,并按照每人15000元的标准向小组中2000年以后出生的新增人口发放征地补偿款。但东*小组以张**属于外嫁女的子女为由未向张**发放上述两笔征地补偿款。

以上事实有原告提交的户口簿、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结婚证、征地补偿款发放清单,询问笔录、当事人陈述及庭审笔录佐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系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被告东*小组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也未作书面答辩,应视为放弃抗辩的权利,本院依法缺席审理和判决,对原告张**提交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本院予以认可。原告张**的母亲白**户口在被告东*小组,且与东*小组建立了土地承包关系,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系东*小组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白**在婚后未将户口迁出,故白**作为东*小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身份未发生变化。张**出生后随母亲落户在东*小组,属于因出生而原始取得东*小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且属于2000年以后出生未取得承包地的新增人口。农村集体土地属村民集体所有,土地被征收、征用后,村民小组决定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分配征地补偿款,对其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应同等对待。东*小组按照每人2500元的标准向全部小组成员发放征地补偿款,并按照每人15000元的标准向小组中2000年以后出生的新增人口发放征地补偿款,张**作为东*小组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且属于2000年以后出生的新增人口,属于上述两笔征地补偿款的分配对象。东*小组未向张**发放上述两笔征地补偿款,有失公平,侵害了张**作为集体经济成员的合法权益。综上,张**的诉讼请求合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最**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厦门市海沧区东孚镇东瑶村东瑶村民小组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张**支付征地补偿款17500元。

如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238元减半收取119元,由被告厦门市海沧区东孚镇东瑶村东瑶村民小组负担,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