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陈**与南平市建阳区某街道某村第二村民小组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06.10建阳市人民法院(2015)潭民初字第844号

审理经过

原告陈**与被告南平市建阳区某街道某村第二村民小组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3月18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戴**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4月27日第一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及委托代理人王*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南平市建阳区某街道某村第二村民小组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于2015年5月12日第二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及委托代理人王*、被告南平市建阳区某街道某村第二村民小组代表人詹**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陈**诉称,原告父亲陈**、母亲江**均系被告组组民,原告的户籍也登记在被告处,原告基于出生取得被告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资格。1969年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浪潮中,原告和所有的农村知识青年一样回乡务农。1974年原告与蔡**结婚,当时蔡**是城镇居民,而原告是农村居民,因政策原因,原告户籍无法迁入蔡**户内,因此原告的户籍始终未迁出。由于家庭人口多,丈夫的工资低,原告一直依靠农业收入维持生活,和父母一起居住。1994年10月26日,原告与蔡**因感情破裂,经法院调解离婚,两个子女由蔡**抚养。原告父亲陈**于2004年去世,母亲江**于2013年去世,现原告孤身一人生活。2010年被告为原告办理了农村社保,每月可得到55元农村养老金。2014年市政建设征用了被告所有的后元厂的集体土地,按村民人口和原在集体劳动时的工分值两个条件分配土地补偿款,男劳力算12分,女劳力算7-9分,每个人口54926元,没有参加过集体劳动的只能按人口分配,原告当年在集体劳动的分值为7-9分,按最低7分计算,也可以分得65037元,加上人口的54926元,合计应当分得119963元。但被告以原告属外嫁女为由不予分配。被告的行为违反了法律的规定,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为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现诉请依法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土地补偿费119963元。

被告辩称

被告南平市建阳区某街道某村第二村民小组辩称,原告1974年出嫁,出嫁后就没有口粮,所有组里的待遇原告都没有享受。原告父亲作为户代表在1982年、1988年也签字确认女儿婚嫁后不享受村里的待遇,这是村规民约,具有约束力。被告制定的分配方案规定从1976年到1980年间有参加生产队劳动的才有工分,原告从1974年出嫁起就没有在生产队劳动过一天,不可能有工分。原告是寄户,从有医保和农保开始每一年都交暂住人口寄生管理费,相关费用也均是其自行缴纳,如果是本组社员是组里会负责缴纳,无需个人缴纳。综上,原告不具有被告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不能享受组里的待遇,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向本院提供以下证据:

1、常住人口登记卡,证明原告是被告的成员,户籍登记在被告村民小组。

2、福建省建阳市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证明原告于1994年10月26日经法院调解离婚。

3、农村信用社存折、农村合作医疗证,另当庭提供农村合作医疗筹资收款收据,证明原告纳入农村社会保险。

4、桥南二组后元厂田款分配清单,证明2014年市政建设征用了被告所有的后元厂的集体土地,根据分配方案,按村民原在集体劳动时的工分值分配,原告当年在集体劳动的分值为7分,应当可以分得65037元,加上按人口分配的54926元,合计可分得119963元,但被告以原告属外嫁女为由不予分配。

被告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

1、关于协定出生、伤亡人口分配现金决定,证明1983年全部组员有约定以后组里卖地可参与分配的名单,死亡的可以参与分配,出嫁的不能分配,1988年全部组员又约定以后组里卖地可参与分配的名单,这次是约定死亡和出嫁的都不能参与分配,两次决定组里每户都有派代表签字。原告父亲也有签字。

2、医保缴纳统计表,证明原告的医保费用都是自己缴纳,原告不是被告组员,是寄户,不享受村民待遇,如果是村里组民,都是村里缴纳。

3、养老补助款花名册,证明村里有给上60岁的人养老补助款,因原告是寄户,不是被告组成员,不能享受这个待遇。

本院查明

经质证,被告对原告所举证据1有异议,认为原告已出嫁,出嫁后不是被告组组员,被告无权将原告户口强行迁出,且原告父亲也在签字确认其不享有组员待遇。对证据2有异议,认为原告系假离婚。对证据3有异议,认为相关费用都是由原告个人自行缴纳,不能应此认为原告具有被告组成员资格。对证据4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对证明对象有异议,认为原告1974年出嫁后在1976年到1980年间未参加组里劳动,没有工分。1982年土地改革是分产到户,当时没有原告名字,因此原告无权获得分配。原告对被告所举证据1有异议,认为与法律规定相冲突,不具有合法性。对证据2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异议,对证明对象有异议,认为原告具有被告组成员资格,系被告不为原告缴纳,原告无奈才自行缴纳。对证据3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没有异议,对证明对象有异议,认为被告侵犯了原告合法权益。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真实、合法,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被告所举证据1系村规民约,有本村户派代表签字确认,其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但其约定的内容中有关外嫁女无权获得分配的约定不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该部分的约定不具有合法性,本院不予确认。被告所举证据2、3真实、合法,与本案具有关联性,且原告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经审理查明,原告陈**于1950年2月28日出生,系被告处组民陈**的女儿,2000年12月13日由建阳市公安局派出所签发的原告户籍住址为建阳市,服务处所登记为建阳市某镇某村二组,职业登记为农民。原告于1974年与建阳市职工蔡**结婚,因蔡**系城镇居民户口,原告系农村居民户口,因政策原因,当时原告户籍无法迁往其丈夫户*,故原告户口始终保留在村里未迁出。后双方于1994年10月26日经法院调解离婚。原告从1976年至1980年之间未在被告处参加劳动。原告自行在被告处缴纳农村医保及农村社会保障经费,享受农村社会保障福利。2014年,被告组集体土地名为后元厂被政府征收,共获得土地补偿款3734975元。2014年12月17日,被告通过民主议定程序制订了桥南二组售后元厂田款分配清单,对上述土地补偿款采用以下方式分配,即该笔补偿费中1867484元由本组成员按人口平均分配,即34人,每人平均为54926元;余款1867491元按1976年至1980年期间参加过本组劳动的组员折成基本工分,组员按其具体工分数获得相应分配,每分为9291元。原告不在分配之列,被告亦未为其保留份额。为此,原告向本院起诉。

本院认为,土地补偿费在性质上是对被征农村集体土地的补偿,只要征地安置方案确定时具有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即应当享有分配土地补偿费的权利。原告基于出生原始取得被告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至今户籍所在地和服务地仍登记在被告处未改变。2014年被告集体所有的土地被征收,在征地分配方案确定时原告仍是被告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具有被告成员资格。原告诉请被告支付其土地补偿款的主张,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决定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分配已经收到的土地补偿费。被告决定对获得的土地补偿费采用人口及工分结合方式予以分配,未违反法律规定,因原告未举证证明其享有相应工分,故对原告主张被告支付其土地补偿费119963元(54926元/人1人+9291元/分7分),本院予以支持54926元,超出部分不予支持。被告辩称,原告已出嫁,不是被告组成员,按村规民约,其不能获得分配,该辩解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采纳。被告辩称,原告系寄户,不应获得分配,该辩解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被告辩称,原告在1976年至1980年期间未在被告处参加劳动,无工分数,不应获得相应土地补偿费分配。原告在庭审中亦表示其在1976年至1980年期间确实未在被告处参加劳动,故对被告该辩解,本院予以采纳。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五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第一款,《最**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南平市建阳区某街道某村第二村民小组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支付原告陈**土地补偿费54926元。

二、驳回原告陈**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南平市建阳区某街道某村第二村民小组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2699元,依法减半收取1349.5元,由原告陈**负担700元,由被告南平市建阳区某街道某村第二村民小组负担649.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六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