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官文兴、柳*、官柳俊晗、官可云与武夷山**村民委员会、武夷山市崇安**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2015.06.01武夷山市人民法院(2015)武民初字第350号

审理经过

原告官**、柳*、官柳俊晗、官可云与被告城西村委会、西四村民小组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月2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5年3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官**、柳*及官**、柳*、官柳俊晗、官可云的委托代理人邱**,被告城西村委会的法定代表人金**及其委托代理人徐*,被告西四村民小组的负责人王**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官**、柳*、官柳俊晗、官可云诉称,原告官**是被告西四村民小组村民,2001年12月13日与原告柳*结婚并领取结婚证,2005年12月23日原告柳*因夫妻投靠户口迁入被告处。2004年6月21日原告官**和柳*生育长子官柳俊晗,并落户到被告处,2010年5月23日原告官**和柳*生育次子官可云,一同落户在被告处。2011年原告柳*实施节育手术,计生部门颁发节育证书。2014年10月被告就村集体林地征地奖励金实行分配,以原告官**和柳*超生为由,剥夺了原告家庭四口人应享有的集体林地征地奖励金。原告认为其具有被告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有权要求被告给付集体林地征地奖励金,但被告以村规民约为由拒付。诉请判令:被告连带支付原告每人集体林地征地奖励金2000元,共计8000元。

被告辩称

被告城西村委会辩称,1、被告未将集体林地征地奖励金分配给原告是依照崇安**村委会计划生育的村规民约办理的,是自治的体现,没有违法。2、村规民约在整个城西村范围内发放,每个村民都应遵守,不与法律相抵触,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求。

被告西四村民小组辩称,同意村委会的答辩意见,如果村里会同意拿钱支付,小组也没有意见。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供书证6份:书证1、结婚证,证明原告官**与柳*于2001年12月13日登记结婚。书证2、户口簿,证明原告官**与柳*及子女官柳**、官可云系被告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书证3、《节育证书》,证明原告柳*于2011年2月21日实施节育手术。书证4、《城西村西四集体林地奖励金分配表》和收款收据,证明2014年10月被告就西四组集体林地征地奖励金实行分配时,以原告官**和柳*超生为由,将原告四口人的集体林地征地奖励金予以剥夺。书证5、缴纳社会抚养费票据,证明2011年原告官**与柳*因超生缴纳社会抚养费23000元。6、由小组户代表签字的集体林地奖励金分配表,证明小组户代表开始同意支付给原告村集体福利,但在造表时,取消了原告四人的名字。

经质证,被告城西村委会和西四村民小组对原告上述证据及证明的事实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被告城西村委会向本院提供书证2份:书证1、城西村委会制定的“崇安街道城西村计划生育村规民约”,其中第5条规定:“在此村规民约实施之后违反计划生育的,在分配集体收入时提前生育的,处罚到位后三年内不得分配集体收入;多生育的,处罚到位后七年内不得分配集体收入”,被告村委会依该条规定取消了原告集体收入分配权利。书证2、林地奖励金使用方案,证明被告分配集体收入依照村规民约办理,不违法。

原告质证意见,对书证1、2“崇安街道城西村计划生育村规民约”和分配方案的真实性无异议,合法性和关联性有异议,认为村规民约违法,均不能作为本案取消原告集体收入分配权的证据使用。被告西四村民小组同意村委会举证意见。本院认为,被告村委会证据来源真实,能证明被告依据该村规民约将原告排除在享受林地征地奖励金收益分配权利之外的事实。

本院查明

以上证据认证及当事人的陈述,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原告官**是被告西四村民小组村民,2001年12月13日与原告柳*结婚并领取结婚证,2005年12月23日原告柳*因夫妻投靠户口迁入被告处。2004年6月21日原告官**和柳*生育长子官柳俊晗,并落户到被告处,2010年5月23日原告官**和柳*生育次子官可云,一同落户在被告处。2011年原告柳*实施节育手术,计生部门颁发节育证书。2011年原告官**与柳*因超生缴纳社会抚养费23000元。2014年初武夷山市政府拿出400多万元资金奖励给配合北城新区征地工作完成较好的城西村,经上级主管部门批准同意城西村将林地征地奖励金依法分配给各村民小组,被告城西村委会在拟定具体奖励办法时依照该村2010年1月1日村民代表表决通过的“崇安街道城西村计划生育村规民约”,第5条:“在此村规民约实施之后违反计划生育的,在分配集体收入时提前生育的,处罚到位后三年内不得分配集体收入;多生育的,处罚到位后七年内不得分配集体收入”的规定,取消了原告的林地征地奖励金分配的权利。本次集体奖励金村集体成员平均每人分得2000元,由被告西四村民小组造册,村委会审核,二被告一致决定将原告四口人名字从名册中取消,引起纠纷,原告故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林地征地奖励金不同于土地补偿费,是村集体其他收益,不具有征地补偿款这样的基本生活保障功能,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大会有权决定本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的其他事项,“村规民约”中涉及到的林地征地奖励金的分配方案,系被告执行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的所采取的措施,应当尊重集体经济组织的自治权,并非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此类纠纷不属于平等主体之间的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受案范围,如有异议可向上级人民政府要求解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四)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官文兴、柳*、官柳俊晗、官可云的起诉。

本案受理费50元,由原告官**、柳*、官柳俊晗、官可云负担。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六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