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林**与霞浦县**经济联合社、霞浦县松**村民小组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04.02霞浦县人民法院(2015)霞民初字第287号

审理经过

原告林**诉被告霞浦县**经济联合社(以下简称中乘经联社)、霞浦县松**村民小组(以下简称中乘村第八村民小组)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1月21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郑**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林**及其委托代理人吴**,被告中乘经联社及中乘村第8村民小组的委托代理人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林**诉称,其系被告中乘**社第8村民小组集体成员,因犯抢劫罪于1996年1月31日户籍移至福建省建阳监狱,于2013年8月8日刑满释放,其户籍于2013年8月23日移回被告中乘村第8村民小组。其所在的中乘村第8村民小组在2004年至2012年间两次土地被政府征用,中乘村第8村民小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每人共分得征地补偿款85000元。因其当时在监狱服刑,俩被告以其户籍已移走为由不予分配征地补偿款。现其请求法院:依法判令俩被告支付原告两次征地补偿款共计85000元。

被告辩称

被告中乘**联社、中乘村第8村民小组辩称,对原告系中乘村第8村民小组成员,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和享有参与分配征地补偿款的事实没有异议。但在2004年和2012年两次征地补偿款的分配中均有原告的份额,2004年第一次分配是按1999年正月16日前出生的农民户口,林**户中具体享有分配补偿款的人员共8人,分别是林**(原告父亲)、陈**(原告母亲)、林*(大哥)、余**(大嫂)、林**(侄女)、林**(侄子)、林*(二哥)和林**(户口虽移仍符合条件)8人,每人34000元已经由其父亲林**领取;2012年第二次分配是按2006年正月16日前出生的农民户口,原告大哥林*已分户另行分配,这次林**户中具体享有分配补偿款的人员共6人,分别是原告父亲林**(虽已故但仍符合分配条件)、陈**(因无法联系但份额已留)、林*(二哥)、林**(二*)、林**(侄子)、林**(户口虽移仍符合条件)6人,这次每人51600元已经由其二哥林*领取。原告父母于1982年6月抱养的女儿林**在这两次分配补偿款中均无安排份额,因不符合分配条件,2004年第一次分配是按1999年正月16日前出生的农民户口,而林**当时根本没有户口;2012年第二次分配林**虽有户口,但不是中乘村第8村民小组农民户口,属非亲属寄户,不符合条件。现原告以其妹林**符合分配条件并已享有这两次分配,原告始终未取得补偿款为由向其追讨,没有事实依据,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经审理查明,原告因犯抢劫罪于1996年1月31日户籍移至福建省建阳监狱,于2013年8月8日刑满释放,其户籍于2013年8月23日移回被告中乘村第8村民小组。被告中乘**联社、中乘村第8村民小组在2004年至2012年间土地被政府征用,2004年第一次分配方案是按1999年正月16日前出生的农民户口,2012年第二次分配方案是按2006年正月16日前出生的农民户口,符合条件的每人可分得征地补偿款共计85000元。原告父亲林**承包户在第一次分配补偿款时,其户口名下按分配方案共有7人登记农民户口,分别是林**(原告父亲)、陈**(原告母亲)、林*(大哥)、余**(大嫂)、林**(侄女)、林**(侄子)、林*(二哥)7人,原告林**(户口已迁)、林**没有登记户口,但原告父亲林**实际领取8人补偿款,比分配方案7人份额多1人。2012年第二次分配时,林*已分户另行分配,这次林**户口名下按第二次分配方案共有5人登记农民户口,分别是原告父亲林**(虽已故但仍符合分配条件)、陈**(因无法联系但份额已留)、林*(二哥)、林**(二*)、林**(侄子)5人,原告林**(户口已迁),林**于2008年以补错漏的方式申报户口,户口登记为非亲属。但被告在第二次分配补偿款时实际是按6人发放,原告二哥林*领取了除母亲陈**(因无法联系但份额仍保留在第8村民小组)外的5人,被告在第二次发放补偿款时比分配方案5人份额多1人。原告父母于1982年6月抱养女儿林**,并于2008年12月24日因错漏补报户口,与户主为非亲属关系。

上述事实原、被告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被告在两次发放征地补偿款过程中多出1人份额是否属原告所有

针对争议焦点,原告认为,其在两次征地补偿中均未领取85000元的征地补偿款。被告发放征地补偿款中多出1人份额应是其妹林丽玲所有,被告没有安排原告应有份额。并申请证人林*、郑*出庭作证,证明2004年至2012年间原告父亲及二哥林*所领的征地补偿款中未包含原告份额的事实。

被告质*认为,对证人林*、郑*的证言有异议,因为证人林*与原告是兄弟有利害关系,其证言随意性很大,依法不能采信;证人郑*陈述2004年和2012年两次分配补偿款原告是否都有份额不是很清楚,其证言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针对争议焦点,被告认为,2004年和2012年两次征地补偿款中多出1人份额属原告所有,由原告父亲林**及其二哥林*代领,并提供以下证据予以证实:1、1999年松城镇中乘村第8小组责任田承包公约,证明2004年第一次分配方案是按1999年正月16日前出生的农民户口进行发放补偿款以及原告符合分配条件的的事实;2、中乘村第8生产队第三期土地补偿款户主及人口数花名册(1999年至2005年人口)、中乘村第8村民小组2004年征地补偿费分配明细表、中乘村第8村民小组2004年第二期征地款分配明细表、中乘村第8村民小组发款花名册,以上4组名册表证明2004年原告应分得的征地补偿款34000元并已被其父林**领取的事实;3、2006年松城街道中乘经联社第8组责任田承包公约、2011年松城街道中乘经联社第8组征地赔偿款分配公约,证明2012年第二次分配方案是按2006年正月16日前出生的农民户口进行发放补偿款以及原告符合分配条件的事实;4、**乘队8队征地户原分田232人花名册、中乘经联社第8村民小组征地款分配表,证明2012年第二次应分配人员摸底时已经把原告列入分配对象,同时证明原告妹妹林**因不符合条件而未列入应分配摸底对象以及这次征地补偿款51600元已被其二哥林*领取的事实。所以,其在两次的分配补偿款过程中多出1人份额属原告所有,而非原告妹妹林**。

原告对以上证据质证认为,对被告提供的以上4组证据没有异议,但对证明的事实有异议。首先,根据被告的两次分配方案规定,其户口早已迁出,不符合被告要求的有登记在册农民户口,所以,被告在这两次征地补偿款的分配中都没有安排原告的份额;其次,其妹妹林**于1982年6月刚出生一个月就被父母抱养,从小就属中乘经联社第8村民小组成员,在本集体经济组织生产、生活,以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土地为基本生活保障,具备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因此,其父亲林**与二哥林忠两次所领取的征地补偿款均包含有妹妹林**的份额,而不是原告份额。

上述证据经本院审查分析认为,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2、3、4的形式要件和实质要件双方没有异议,本院予以采信。对原告申请的证人林*系原告兄长,与其存在厉害关系,证人郑*证言不明确,且俩证人证言无其他书证相互印证,故该证人证言本院不予采信。对原告系中乘村第8村民小组成员,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和享有参与分配征地补偿款的事实双方没有异议,本院予以采信。根据被告2004年和2012年的分配方案规定,本案原告属中乘村第8村民小组农民户口,原告虽因犯罪户口移至福建省建阳,但不影响原告拥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对此,双方没有异议;而原告妹妹林**于2008年以补错漏的方式申报户口,系非亲属,被告根据分配方案的规定不予分配征地补偿款的事实可以确认。据此,被告中乘**联社、中乘村第8村民小组在2004年和2012年两次发放征地补偿款中均有原告份额,多出1人份额属原告所有而非原告妹妹林**。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农民集体所有的不动产和动产,属于本集体成员集体所有。本案原告林**系中乘经联社第八村民小组成员,合法拥有本集体组织成员资格,不因其属于正在服刑人员而丧失。被告按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于2004年和2012年两次已将原告的补偿款份额共计85000元如数发放,并由其父亲林**及其二哥林**为领取。故原告请求被告霞浦县**经济联合社、霞浦县松**村民小组再次支付原告征地补偿款85000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为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五十九条、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林**要求被告霞浦县**经济联合社、霞浦县松**村民小组支付原告征地补偿款85000元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1925元,适用简易程序减半收取为962.5元,由原告林**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宁德**民法院。(上诉案件受理费缴纳方法:到本院领取省财政厅印制的人民法院诉讼费用缴纳通知书,至迟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预交到福建省宁德**民法院,逾期不交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