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刘*与长沙市雨**区筹建委员会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5.07.07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长中民一终字第02544号

审理经过

上诉人刘*与上诉人长沙**区筹建委员会(以下简称大桥社区)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均不服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2014)雨民初字第0366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刘*的母亲李**原系大桥社区村民,后与城镇居民刘**结婚,双方于1979年3月4日生育刘*,刘*于1985年12月登记户籍,户籍登记在大桥社区大桥村陈家湾组,刘*母亲李**的户籍于2000年从大桥社区处迁出,刘*的户籍登记在其舅舅李*甲户籍名下。2000年11月16日,大桥社区召开村民代表大会通过了《大桥村征地房屋拆迁和重建安置暂行办法》,对大桥村村民安置从小区位置、面积、安置户数、安置对象、安置的基本原则、安置房建设、安置户地基分配等方面进行了规定;2001年10月15日,大桥社区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制定了《大桥村拆迁安置方案》、《大桥村征地安置补偿方案及实施细则》,从村民安置的总原则、安置规定、安置对象、实施细则、生产用地建设方案等方面进行了具体规定。其中,从2001年10月15日起,大桥村范围内征地、拆迁安置的基本原则均按上述方案及实施细则实施,安置补偿费标准的核算按照长沙市政府60号令标准,在册农业人口安置补助费标准为25600元/人,空挂户、挂靠户不享受安置待遇等。上述方案实施后,大桥社区按照方案向村民按25600元/人的标准发放了安置补助费,并对部分村民进行了安置。因大桥社区认为刘*属于“挂靠户”,未向刘*支付安置补助费及进行安置,刘*从2007年开始向相关部门信访,并于2014年8月19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如所诉。

一审法院认为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刘*申请证人李*甲(刘*舅舅)、李*乙(刘*姨妈)、李*丙(刘*姨妈)、杜*(1989年至1990年期间在李*甲家做学徒)出庭作证。李*甲证实,刘*的户籍于1985年登记在大桥社区处,1993年刘*父母在大桥社区处建了房屋,大约83平方米,后来拆迁,大桥社区给刘*补偿了20000多元;李*乙证实,刘*的户籍于1985年登记在李*甲的户头,刘*父母于1993年在李*甲房屋旁建了80平方米左右的房屋;李*丙证实,刘*的房屋于1987年建成,后来房屋拆迁,但刘*没有得到补偿;杜*证实,刘*于1989年至1990年期间寒暑假住在其舅舅李*甲家,李*甲家房屋后面好像还有点房屋。

另查明,刘*于2013年11月12日加入长沙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新农合人员基本医疗保险。

本案经原审法院主持调解,当事人之间未能达成协议。

本院认为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一、刘*是否为大桥社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二、大桥社区是否应支付刘*安置补助费25600元;三、大桥社区是否应支付刘*房屋过渡补助费49920元;四、刘*的诉讼请求是否已超过诉讼时效。现评析如下:一、刘*是否为大桥社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经查明,刘*的母亲原系大桥社区的村民,刘*出生后其户籍随母亲登记在大桥社区处,系原始取得大桥社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在我国目前的户籍管理体制中,公民户籍注册分为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农业户口是以土地、山林资源作为其生存条件的集体户口群,享有对国家、集体赋予的责任田、责任山、责任水的承包经营权、享有宅基地、风景林的占有、使用、继承权,同时承担国家、集体规定的各项税收上缴义务。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原长沙市雨**民委员会变更为长沙市雨花区黎托街道大桥社区筹建委员会,村民变更为了居民,村民享有的相应权益也随之变更。安置房、集体经济组织收益等取代了宅基地、责任田、责任山、责任水的承包经营权。从公民的生存权出发,刘*应享有大桥社区居民的同等待遇,即刘*应为大桥社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二、大桥社区是否应支付刘*安置补助费25600元。大桥社区依据村民代表大会制定的《大桥村征地安置补偿方案及实施细则》,认为刘*属于“挂靠户”,未让其享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待遇,侵犯了刘*的合法权益。刘*主张安置补助费25600元的诉讼请求,符合大桥社区当时对同等村民的安置补偿,原审法院予以支持。三、大桥社区是否应支付刘*房屋过渡补助费49920元。刘*依据《长沙市征地补偿安置条例实施办法》(长沙市人民政府令第60号)的规定,房屋过渡补助费按4元/月/平方米计算,刘*主张80平方米,过渡期限13年,共156个月,房屋过渡补助费计算为49920元。原审法院认为,《长沙市征地补偿安置条例实施办法》中规定,房屋过渡补助费按合法建筑面积计算,刘*提出房屋过渡补助费的诉讼请求,应该提供在大桥社区处建有合法建筑面积房屋的证据。刘*申请证人李**、李**、李**、杜*出庭作证证实其原有合法房屋面积为80平方米,但李**、李**、李**系刘*的舅舅和姨妈,与刘*有利害关系,并且他们的证言中对房屋的建筑时间、拆迁时间、房屋面积、是否补偿亦陈述不一致,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证人杜*的证言没有证实刘*在大桥社区处有合法建筑面积为80平方米的房屋,只是证实了刘*于1989年至1990年期间寒暑假住在其舅舅李**家,李**家房屋后面好像还有点房屋。综上,刘*没有证据证实其在大桥社区处有合法建筑面积为80平方米的房屋,刘*主张房屋过渡补助费49920元没有事实依据,原审法院不予支持。四、刘*的诉讼请求是否已超过诉讼时效。大桥社区主张,大桥社区于2000年召开村民代表大会通过了《大桥村征地房屋拆迁和重建安置暂行办法》等方案,界定刘*不享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权益,刘*据此一直未向相关部门主张权利,刘*现在向法院起诉主张权利,已超过了两年的诉讼时效。原审法院认为,由于大桥社区的拆迁安置补偿工作至今未完毕,并且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享有的权益一直在持续,而刘*的权利一直处于持续被侵害的状态,刘*于2014年8月19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主张权利,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四条、第一百零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五十八条、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一、确认刘*享有大桥社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二、大桥社区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支付刘*安置补助费25600元;三、驳回刘*的其他诉讼请求。如大桥社区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1456元,由大桥社区负担。

刘*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一、一审判决没有确认刘*曾有80平方米合法房屋,与事实不符。一审法庭调查阶段,证人李**、李**、李**接受法庭询问时,均证实刘*在大桥社区处曾有80平方米房子(一楼三间,二楼一间),房子和李**的房屋是建在一起,且是1993年建成,2002年拆迁。证人杜*的证言也证实刘*在李**房子后面有房子。虽然四位证人其中三位与刘*有一定亲戚关系,但是鉴于他们对年代久远的事实基本上都还能清楚回忆,同时对建筑时间、拆迁时间、房屋面积、是否补偿都相互印证。同时,大桥社区在一审时也承认了刘*有一处房屋,而且此处住房拆迁时是以每平方米三百多元的价格进行的补偿。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大桥社区应当依法支付刘*房屋过渡补助费。刘*80平方米房屋为了公共利益需要被拆迁后,一直都是租房住。大桥社区置男女平等基本原则于不顾,以“村规民约”公然剥夺刘*的集体拆迁福利分配权,根据长沙市征地补偿安置条例实施办法(长沙市人民政府令第60号)附件六中规定,大桥社区应支付刘*房屋过渡补助费49920元。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一、维持一审判决第一、二项;二、撤销一审判决第三项,并依法改判大桥社区支付刘*房屋过渡补助费49920元;三、本案一、二审全部诉讼费用由大桥社区承担。

大桥社区答辩称,关于刘*第二项上诉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刘*该项诉讼请求。

大桥社区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一、一审判决事实认定错误,即“刘*应为大桥社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是错误的。1、刘*提交的1999年常住人口登记卡证明,刘*出生于1979年3月4日,户籍于1985年12月10日登记在大桥社区处,户主为李*甲,与户主关系为侄女。根本没有证据证明“刘*出生后其户籍随母亲登记在大桥社区处”2、1985年12月10日,刘*户籍登记在大桥社区处时,其正在长沙**园小学就学,至2000年大桥社区辖区的房屋土地被征收,在长达近15年的时间里,刘*从未就“宅基地、责任田、责任山、责任水的承包经营权”向大桥社区主张权利,自刘*的户籍登记在大桥社区处,至今近30年来,刘*从未承担国家、集体规定的各项税收上缴义务。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既然一审法院认为“村民变成居民,村民享有的相应权益也随之变更。安置房、集体经济组织收益等取代了宅基地、责任田、责任山、责任水的承包经营权”,那么安置房、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就视同宅基地、责任田、责任山、责任水的承包经营权。也就是说刘*所谓的“权利”自1985年就开始受到侵害,相应权利的诉讼时效届时也开始计算,至2014年8月19日近30年。一审法院认定刘*的诉讼请求未过诉讼时效,是错误的。综上,请求:1、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判决,并依法改判。2、依法判令刘*承担本案一、二审全部诉讼费用。

刘*答辩称,一、一审判决认定刘*为大桥社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予维持。二、本案依然在诉讼时效内,一审判决认定刘*的诉讼请求没有超过诉讼时效,适用法律正确,裁判结果公平合理。

本院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为:一、大桥社区是否应支付刘*房屋过渡补助费问题。《长沙市征地补偿安置条例实施办法》中规定,房屋过渡补助费按合法建筑面积计算。刘*主张其80平方米房屋的房屋过渡补助费,应该提供其在大桥社区处建有合法建筑面积房屋的证据。刘*申请证人李**、李**、李**等人出庭作证证实其原有合法房屋面积为80平方米,因李**、李**、李**系刘*的舅舅和姨妈,与刘*有利害关系,并且他们的证言中对房屋的建筑时间、拆迁时间、房屋面积、是否补偿亦陈述不一致,上述证言又无其他证据印证,故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刘*没有证据证实其在大桥社区处有合法建筑面积为80平方米的房屋,其上诉主张房屋过渡补助费49920元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二、刘*是否为大桥社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问题。刘*的母亲原系大桥社区的村民,其父为非农人口,根据当时的户籍制度,刘*出生后其户籍只能随母亲登记在大桥社区处,系原始取得大桥社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大桥社区尚无证据证明刘*将户籍迁往他处,刘*应为大桥社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其享有大桥社区居民的同等待遇,大桥社区应支付刘*安置补助费25600元。三、刘*的诉讼请求是否已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大桥社区的拆迁安置补偿工作至今未完毕,并且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享有的权益一直在持续,而刘*的权利一直处于持续被侵害的状态,刘*于2014年8月19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主张权利,并未超过诉讼时效。综上所述,刘*、大桥社区的上诉理由均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受理费1456元,由刘*、长沙市雨**区筹建委员会各承担728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七月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