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文书详情

旷云香与浏阳市**民委员会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民事一审判决书

2015.09.07浏阳市人民法院(2015)浏民初字第02762号

审理经过

原告旷**与被告浏**村民委员会(以下简称北**村委会)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6月1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陈**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7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旷**及其诉讼代理人李**、被告北**村委会的代表人陈**及其诉讼代理人于孟*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原告旷*香诉称,原告于2010年10月25日嫁到被告处,成为被告村民李**的妻子。考虑到长期生活于被告处,原告于2011年10月26日将户口迁移至浏阳市北盛镇拔茅村石子湾片上屋组31-1号。原告婚后一直生活在被告处,与丈夫李**共同经营家中的一亩五分田及山中的茶树,原告就靠着这点山林、田地生活,除此之外并无其他生活来源,在原户籍所在地也没有任何待遇享受。2012年至2014年被告的土地被工业园征收,按照分配标准,每人可获得19800元的征收款,但村上认为原告是非农户口不能参与分配,因此原告没有享受到分配待遇。原告认为原告的户口虽然是非农户口性质,但并未享受任何城镇居民待遇,自2010年以来,一直与丈夫李**经营被告的山林、田地,以此形成了固定的生产、生活,并且被告的山林、田地成为原告的基本生活保障。请求被告支付原告山林土地土地征收款19800元。

被告辩称

被告北**村委会辩称,原告之所以没有享受到被告的分配待遇是因为原告不具备被告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没有参与分配的权利。具体理由如下:1、原告在娘家就不具备农民资格。据原告提供的户籍信息及街道办事处出示的证明显示,原告在出嫁前其本人的身份是城镇居民,即非农户口,其不具备农民资格。2、原告嫁入被告村上后,没有取得农民资格。原告嫁入后,其户口性质仍为非农户口,其配偶李*智系农村户口为一户,原告不能与其配偶合在一户,另立一非农户。原告虽然生活居住在被告处,但没有得到被告的同意,没有真正变为该辖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没有承包责任田,不是辖区的农民,其性质属于该辖区的空挂户,其家庭属于中国特殊的“半边户”。虽然原告的配偶是农民,但原告却不具备农民的资格,不是被告集体经济组织成员。3、土地是被告辖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基本生活保障,该土地被征收时,能够享有分配权的只能是本辖区具有集体成员资格、承包责任田、在本辖区生活居住、履行村组义务的,经过村组民主议定程序,符合会议决定的分配对象,才能参加分配。综上,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原户籍在其娘家所在地即衡阳市南岳区南岳镇原万福村车站组,其户口性质原系农业家庭户口。1985年原告与其前夫结婚,因其前夫系城镇户口,故原告户口无法迁出,仍留存娘家处。1993年,原告娘家土地被征收,其户口性质被统一转为非农业家庭户口,但因原告当时已外嫁,根据其娘家所在地村组的分配原则,其未在其娘家处享受任何征收分配待遇。2010年10月25日,原告与被告村民李**登记结婚。2011年10月26日,原告的户籍迁往被告处,但户口性质仍为非农业家庭户口。2011年11月,被告部分土地被长沙国家**有限公司征收。2012年2月28日,被告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制定了拔茅村首期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该分配方案对相关人口进行限定,其中第二条规定“非农户籍人口一概不享受分配”。2012年3月,被告按上述分配方案以人平5000元标准进行了实际分配。2013年9月,被告部分土地再次被征收,人平获得征地补偿款5800元,此次征收分配方案仍规定“非农户籍人口一概不享受分配”。2014年,被告部分土地第三次被征收,人平获得征地补偿款9000元,此次征收分配方案仍规定“非农业户籍人口,一概不享受分配”。被告根据上述分配方案,三次分配均未分配征地补偿款给原告,原告遂起诉至本院。另查明,1、原告与被告村民李**结婚后一直生活居住在被告处,且无固定工作,同时在被告处参与了浏阳市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2、被告处的田土归其各村民小组所有,并由各村民小组发包给承包户;被告处的林地归被告所有,并自2007年起由被告统一管理,且未进行发包,上述三次征收均为征收被告的林地。3、诉讼过程中,原告称其在被告土地于2012年第一次被征收后多次向被告主张过权利要求进行分配,但没有证据予以证实,且被告主张原告要求分配2012年的征地补偿款人平5000元的诉讼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

以上事实,有当事人陈述、身份证、常住人口登记卡、户口迁移审批表、农村合作医疗筹资收据和医疗卡、证明、《拔茅村首期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拔茅村二期征地补偿款分配方案》、《拔茅村三期山林山地征收分配方案》、征地协议书等证据证实,并经庭审质证核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原告是否具有被告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确定,应当从我国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具有的自然共同体特征出发,以成员权理论为依据,以形成较为固定的生产、生活,并依法登记所在地常住户口作为形式要件,以是否需要本集体经济组织农村土地为基本生活保障为实质要件,综合予以判定。本案原告因结婚将户口登记在被告处,虽然户口性质为非农业家庭户口,但其户口于2011年即第一次(2012年)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前就已经迁入被告处,为被告的常住户口,且其户口原系农业家庭户口性质,仅因政策原因转为了非农业家庭户口性质,故原告已具备作为被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形式要件;原告在结婚之后一直生活居住在被告处,且无固定工作,也在被告处参与了浏阳市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其在他处没有享受相关福利待遇,且被告亦未提交证据证明原告曾经在其娘家或其他地方享受了征收分配待遇,故从目前证据来看,原告仍需要被告土地为其基本生活保障,故原告具备被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实质要件。综上,自2012年第一次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原告已具备被告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应当依法享有与本村村民同等待遇,应获得相应的征地补偿款。但是,因被告首期征地补偿款人平5000元于2012年3月进行了发放,而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此后两年内其向被告主张过权利,被告对此提出超过诉讼请求的主张,故对于原告现请求被告给付其首期征地补偿款500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对于原告请求被告给付其第二期和第三期征地补偿款共计1480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五十九条、《最**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最**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浏阳市**民委员会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旷云香征地补偿款14800元。

二、驳回旷云香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295元,减半收取148元,由旷云香负担48元,由浏阳市**民委员会负担1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民法院。

裁判日期

二〇一五年九月七日